杨威:评《纽约时报》两篇奇怪的文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7月7日凌晨1点左右,《纽约时报》的脸书中文页,忽然贴出两句话:
法轮功的盟友正游说开放科技基金和国务院为法轮功开发的一些软体提供资金,尤其是翻墙软体‘无界浏览’。”

“批评人士警告,如果让游说者达到目的,将开放科技基金的重点转移到只支持无界浏览这种软体上,可能会让互联网自由的斗争倒退几十年。”

纽约时报》脸书发出这样的信息,令人感到奇怪。后面不少跟贴都在批评《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的文章也很奇怪

《纽约时报》脸书这条信息的下面,有一个链接,直接进入了《纽约时报》中文网页的一篇文章:“法轮功翻墙软体寻求联邦资助引发争议”。作者是PRANSHU VERMA,黄安伟,发表时间也是2020年7月7日,推测时间应该在凌晨0点至1点之间。

这篇文章开篇一直讨论美国的一个开放科技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引起的不同看法。谈著谈著,忽然谈起了法轮功:

“这场斗争是围绕着法轮功开发的软体展开的,法轮功是一个受中共迫害的秘密精神运动”。“现在,法轮功的盟友正在努力推动开放科技基金和美国国务院为法轮功开发的一些软体提供资金,尤其是一名法轮功成员大约10年前开发的‘无界浏览’(Ultrasurf)”。“法轮功成员的想法是,如果有足够多的中国公民拥有这款软体,他们就可以翻过政府审查的防火长城,看到有关中共镇压的新闻。”

然后,文章又开始引用一些人的话,谈论翻墙软件。谈著谈著,忽然又无厘头地来了一句:

“批评人士还警告,如果让游说者达到目的,将开放科技基金的重点转移到只支持无界浏览这种软体上,可能会让互联网自由的斗争倒退几十年。”

之后,文章又引用了不少人的话,谈论翻墙软件。文章前后引用不同人的话,都有名有姓,唯有上面这句话,笼统称“批评人士还警告”,但不肯交代“批评人士”的身份,显得很神秘。

这句来源不明的话,却被单独挑出来,放在了《纽约时报》脸书上。这表明,作者写了长长的一篇文章,最想说的就是这句话,但偏偏这句话没有来源出处。

《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偏离了媒体的基本原则,没有依据事实进行报导,只为了一个无来源的观点而报导。文章搭配了不少毫无关联的内容,却在脸书里特意摘出“批评人士”的话,用意十分明显。

《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并不想谈论如何破除中共的网络封锁,只为贬低法轮功学员开发的“无界浏览”软件,认为“太旧了”。但《纽约时报》以“无界浏览”软件“太旧了”为由,反对提供资金继续开发新的软件,完全颠倒了逻辑。看起来,《纽约时报》真的不想让法轮功学员开发新软件,这是在帮助什么样的“批评人士”呢?

脸书网友的反馈

《纽约时报》脸书的这条信息发出13个小时后,有数人加入评论。

蓝培纲:看来纽时被中共渗透得很深。

Edmund Rolland:纽约时报还自以为民主党左派,其实只是让人失望的风向机,拿中共的钱在捧中共懒趴。

Hong Zong Liao NYT:最近对大纪元、法轮功火力全开喔,还是草纸真香啊。

Fun Chi Kai:纽时是有多怕法轮功啊?用这种力度打大纪元

Ellis Shen:要去过大陆就知道 不用无界浏览这样的类似软体根本翻不出墙,纽约时报这种言论恰恰是在帮中共打压自由,不知道到底是中共在纽约的分支媒体还是一个自由媒体了。

Elvi Chang :纽时的报导去脉络化了?令人惊讶。
美国国会报告多年前表示过,法轮功学员破网软体是最有效的。从来免费帮助中国人,已经许多国家民众突破封锁,传递大量真实消息。纽约时报忘了多年前自己刊登过,中东茉莉花革命当年的成功,是有人使用了法轮功学员研发的免费破网软体,成功突破封锁,把被打压照片透过Twitter传出吗?美国国会多年前曾召开听证会,抨击美国多家科技巨头(多家副总裁出席被质询抨击)向中共屈服,当时还邀请被持枪袭击的大纪元技术总监出席,场内鼓掌致敬。

另有一人的评论比较奇怪。

Van Tide:本身就是骗钱的软件。

查阅这个名为Van Tide的脸书页,没有任何主题内容,也没有关于自己的任何信息。但在喜欢的媒体一栏中列出了不少名字,包括:CGTN(中国环球电视网),The New York Times Chinese-Traditional 纽约时报中文网,CCTV 中文,China Press (中国报)。

《纽约时报》脸书的奇怪信息,看来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纽约时报》脸书又发了一条莫名信息。

事情到了这一步,《纽约时报》的用意就很明显了,背后是谁,应该也能猜到了。但事情还没完。

《纽约时报》的脸书上,在7月7日早上7点前后,又发出一条信息:

“YouTube上来自《大纪元时报》的广告似乎无处不在。此前该报纸曾被脸书禁止发布广告。”

“巨额支出、法轮功背景再加上激进的党派内容,这家报纸已引起社群媒体监管机构的怀疑。”

看起来,不知名的“批评人士”催促的力度很大、很急,《纽约时报》凌晨熬夜工作,专门对准了法轮功。

《纽约时报》又一篇奇怪文章

《纽约时报》脸书这第2条信息的下面,又链接了《纽约时报》中文网页的另一篇文章:“当YouTube成为《大纪元时报》的扩音器”。作者是KEVIN ROOSE,发表时间也是2020年7月7日,推测时间应该在早上7点之前。《纽约时报》中文部,还真是很卖力。

这篇文章,主要针对英文《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并称它为“鲜为人知的媒体”。真要“鲜为人知”,《纽约时报》应该不会如此重视。英文《大纪元时报》总部也在纽约,在纽约和美国一些城市已经有相当的影响力,对中国时局的报导独一无二,《纽约时报》可能明显感到了竞争压力,特别是《纽约时报》背后神秘的“批评人士”更难受。

这篇文章实在找不出可以攻击英文《大纪元时报》的实例,只好强调英文《大纪元时报》在Youtube做了很多广告,但这并不算问题,现在的传统媒体都在融入网络和社交媒体,《纽约时报》的这两篇文章,不就在用脸书推广吗?

《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没有着力点,只好又搬出了法轮功,称“工作人员主要是法轮功学员”,但这能说明什么呢?《纽约时报》的工作人员中,应该有很多不同信仰的人,除非与中共党媒一样,都是无神论者。他们中可能不少人经常也读《圣经》等宗教书籍,甚至去教堂等宗教场所。世界上诬蔑、歪曲法轮功的,就是中共及其控制的喉舌媒体和一些中文媒体,难道《纽约时报》要按照中共的标准对待法轮功?

《纽约时报》应该反对中共的宗教迫害,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纽约时报》不大量报导这些事实,却有歧视法轮功的嫌疑,在美国社会歧视某种宗教活动,本身就是违法的。《纽约时报》这篇文章作者的动机,很令人怀疑。

这篇文章可能也知道,这样的逻辑站不住脚,于是又称英文《大纪元时报》是“亲川普声音”。目前中文、英文和其它语种《大纪元时报》就是秉承客观报导事实的原则,才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读者。《纽约时报》文章却硬说“亲川普声音”,实际暴露了自己反川普、反保守党的一贯立场,这不应该是一个专业新闻媒体的做法,新闻媒体更不应该成为党派争斗的工具。

《纽约时报》称《大纪元时报》是“鲜为人知的媒体”,却把这两篇文章,都放在了中文网页的首页。《纽约时报》对法轮功、大纪元的态度,在西方自由社会里显得很奇怪。《纽约时报》脸书上网友的留言,也许切中了要害,《纽约时报》中文部里,恐怕早已被中共渗透,凌晨加班赶制两篇奇怪的文章,到底要给谁交差呢?

更多脸书网友的反馈

《纽约时报》脸书的这条信息发出8个小时后,竟然有263人加入评论。仅抄录最上面的10条。

Hayden Yeung:本来就不看大纪元,因为确实很多神乎其神的评论。但我觉得不至于纽约时报大费周章报道,看来是资金到位了。

张喜多:当纽约时报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扩音器。

Dimi Dèn-Kìed Hí:至少人家剖析中国的议题,有比贵报还更有见解的地方。

Beck Tsai:看来人民币对左胶时报还是很有吸引力啊~。

Gary Chung:毕竟大纪元下的广告费不是人民币……纽时当然就要加强审查啰。

张翰元:中共花了四千万做大外宣的其中之一媒体不就是纽约时报?我有记错吗?

Ethan Luā:纽约时报还是担心自家的中文编辑被中共渗透的问题。

にわ あやき:怎样,人家水管投广告是碍到你啰。

Thomas Wu:看到纽时想黑别人,结果自己被出征。甚感欣慰。

王硕贤:原来是恶人先告状的部分啊。

Suki Wang:纽约时报自己才是中共扩音器吧,也不检讨检讨自己。

《纽约时报》脸书的这第2条信息,争议更大,基本上一边倒,《纽约时报》被自己灼伤,还被怀疑到了背后金主。

谁是《纽约时报》的大股东

5月4日,美国网络杂志《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特约撰稿人克莉茜·克拉克(Chrissy Clark)在该杂志上发文说,尽管中共有压迫民众的记录,但即便是在因中共掩盖而恶化的疫情期间,一些媒体仍在鹦鹉学舌般地重复这个专制政府的宣传,其中很多媒体都与受到中共严格监督的中国公司有着金融​​联系。文章盘点了美国几大主流媒体与中共之间的金融​​联系,包括《纽约时报》。

文章说,墨西哥亿万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通过购买《纽约时报》的A类股,拥有了该公司17.4%的股份,成为公司最大的股东,由此掌握了公司董事会约三分之一的表决权。

这位墨西哥富翁斯利姆,经常同与中共有明显联系的中国公司做生意。2017年,斯利姆的巨人汽车(Giant Motors)与中国的江淮汽车(JAC Motors)联合投资,开始在墨西哥生产汽车,以便在拉美市场上销售。据《福布斯》报导,出售给拉美的目的是规避川普政府旨在保护美国就业的贸易政策,此举在中美贸易战中有益于北京。

据法律新闻网站《彭博法务》(Bloomberg Law)报导,这位墨西哥富翁斯利姆的美洲电信公司(América Móvil)正在与中共电信巨头华为合作,今年向哥伦比亚政府竭力推销5G试点项目。华为正努力通过推翻美国禁止使用华为5G网络的立法,来损害美国的安全利益。

这位墨西哥富翁斯利姆正与中国政府做着各种有利可图的生意,同时影响着《纽约时报》的业务方面。他可能不会列席编辑会议,但该报的所有领导人当然都知道,谁在给他们支付薪水。

有着悠久历史的《纽约时报》,也曾有过良好的口碑,没想到今天却沦落到此种地步,不能不令人惋惜。《纽约时报》刚刚发表的这两篇文章,暴露了自己的立场,中共的渗透已经进入美国的主流媒体,美国各界需要更认真地反思与中共的关系了。瘟疫还没有过去,美国不要再重蹈覆辙。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