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青海前政协委员王瑞琴:民企痛恨中共体制(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2日讯】上一集节目,我们关注了青海东湖宾馆贷款纠纷案。该案主角之一--青海省前政协委员王瑞琴,坚决不贿赂银行高层,因此陷入了一场马拉松式的诉讼案。王瑞琴深感中共体制民企生存的种种艰辛,以及中共当局的倒行逆施,她毅然写了一篇公开信,发往中共“两会”。

今年5月21号,中共“两会”召开首日,王瑞琴发表《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一封公开信》,列数中共多年恶行。

青海前政协委员王瑞琴:“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说这些话,因为我做民营企业,我特别知道民营企业有多么困难、多么辛苦,我也知道现在习近平当局,他们倒行逆施有多么不得人心。中国急需根本的改变。”

公开信表示,近期中共肺炎爆发,中共当局向公众乃至全世界隐瞒真相,致使病毒肆虐全球,导致无数家庭破碎等。而当局却不断推卸责任,对外纵容“无赖外交”,四处挑衅,致使中国的国际形象一落千丈,国家信用荡然无存,累及无数海外华人。

公开信还呼吁罢免习近平。这犹如投下了一枚震撼弹。

王瑞琴:“一下子就把他们⋯⋯暴怒。这封信当时封得很紧,所有的形式⋯⋯图片都发不到国内,现在全国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都看到了这封信,所以很恼火,他们成立了个专案组,叫616专案组。一部分从经济上,把我们的账本抱走了,所有的企业有20年,专门查我的帐,每一笔每一笔的查。”

王瑞琴说,中共做的恶,超乎正常人想像。不仅追查她本人,还对所有和她有关的企业和人进行清查。

王瑞琴:“我原来想,他可能这个事情,我反共,反对习近平,他可能会很暴怒,他就会查跟我相关的直系亲属,实际不是这样,所有跟我们相关的,就企业有20多家,一笔一笔账的查,一个人一个人的过。有些很多年跟我没有联系的人,最近都找我,说什么事啊,在查你。我就感觉到这个国家(政权),它不能这样对人民这么的实施暴政,任何一种为这国家尝试做出努力的人,推动民主的人,它都会这么血腥,我觉得这国家(政权)是没救的。所以每个人都应该站出来,像我一样。”

家人遭到当局威胁,王瑞琴的公司资产也被冻结。为了不牵连家人,她在6月22号发表中英文声明,表示与大陆所有亲属断绝关系。

王瑞琴是在2018年前往美国暂居。

基于近30年经营民企的观察,2015年她曾撰文《民企十痛》,《民营企业的痛与怕》,指出压在中国民企身上的“新三座大山”,包括金融歧视、政府行为不规范和司法不公等。

她曾说过,如果有机会让她重新选择,她不会选择在中国经营实体。

她说,在中国做民企是非常痛苦的事情。中共不仅重复收税,税赋重,让企业无以为继,而且税收制度很多漏洞,故意让人钻空子,目的就是逼良为娼。

在法律层面,民企的地位与国企、央企,甚至外企相比,都是不对等的,社会地位也无法像国企那样有保障。所有中共部门,到民企一定会吃拿卡要。

王瑞琴:“有一次新上任一个消防队队长,(把宾馆餐厅夜总会)全部都关了以后,他通知底下。第二天下午上班,他的办公室楼道里站满了各个餐厅、KTV、夜总会,过道里头站满了人群,夹了钱夹了烟在那等他。后来我们桑拿过来也说,今天你不知道,新队长上任发威,西区的全关了,过道里全是,打遍了电话,都在问,谁认识这个新队长?这个新队长从哪来的?找关系去疏通!像这样的事情很多。你钱一给,他就开了,你说消防设施跟上了吗?他就是这样,诈钱。一遍一遍,一茬一茬,换一个人又是这样。”

王瑞琴说,中国民企业主百分之五十以上的精力,都用在和各种政府部门打交道,疏通关系,真正用在管理企业的时间不多。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和那些夫妻胼手胝足创立的小店,特别值得关注和同情,中共有关部门,随时找一个理由,就可以轻易的把店给封了。要想解封,得花上很多钱。

编辑/王子琦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