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共外交部一大谎言 14年后删文灭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世界器官移植大事纪中惊天动地的一年,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首度大曝光。

2006年3月9日与17日,两位证人──中国籍的前日本媒体记者,以及沈阳的护士也是主刀医生前妻──先后向《大纪元时报》独家爆料辽宁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器官摘取

2006年3月28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当天例行记者会上就“苏家屯事件”的回复说,“……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是蓄意捏造,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舆论……。”

9年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当年的说法不得不接受自家人──黄洁夫,中共器官移植医疗掌门人与代言人的打脸,而且是重重的打脸。

2015年3月15日,“小央视”香港凤凰卫视播出访谈节目《黄洁夫:周永康落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链》,在视频中,黄洁夫明确表示,“死囚器官”移植形成了利益链,变得肮脏,而周永康落马才打破了这个利益链。黄洁夫续言:“太清楚了,大老虎这个知道,周永康是大老虎,周永康是我们政法委书记,是原来的政治局常委。……“死囚器官”的来源在哪里,这不是很清晰了吗?”

同一视频中,黄洁夫并透露:“实际上这件(取消“死囚器官”移植)工作是得到了上一届的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的支持,这一届得到了习主席跟克强总理的支持,不然是很难完成这件事情的。”黄洁夫这一席话,普遍认为毫无疑问是代胡温习李与江泽民切割。

周永康落马导火索2012年重庆薄王事件,周永康、薄熙来,都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苏家屯事件所指控的内容,最初是发生在薄熙来主政辽宁省期间。

2003年5月,薄熙来的左右手王立军升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长后,成立“现场心理研究中心”,进行“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

2004年央视台采访时,王立军本人描述:“对于从警多年的民警,当一个人走向刑场,在瞬间几分钟转换的时候,将一个人的生命在其他几个人身上延伸时,都会为之震撼。”

国际普遍遵循惯例,鉴定死亡的医生不能参与死亡注射针行刑过程。判断死刑犯人是否死亡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死刑犯人在死刑针注射后,通常在25分钟之后才宣布其死亡。

如美国死刑服务信息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的执行主任Richard Dieter,对于王立军在死亡针注射后2~3分钟即开始摘取器官,他说:“看起来摘取器官成为其死亡的原因,如果此人在因药物死亡之前就这样做的话。”专家的话直白地说,王立军只等了“瞬间几分钟”,就开始摘取人体器官、进行移植,其实这就是“活摘”。

王立军除“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还发明“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简称:“脑干撞击机”或“脑死亡机”),以及“离体器官保护液”等。

王立军在任锦州、重庆两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期间,先后创办了中共公安系统仅有的两个“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即技术解剖的现场,器官受体移植的现场。王立军与其身份学识不符的热衷于活摘移植技术研究,一方面表明官方非法移植器官真实存在,另一方面,他有能力为研究提供大样本的供体来源之处,是周永康主管的政法系统,也是迫害法轮功的主力系统。

从2003年5月开启进行所谓死刑犯器官摘取、处理、移植研究相关研究,到2006年9月,王立军领取了项目的资助者中共共青团中央直属光华科技基金会颁发的“创新特别贡献奖”。

在苏家屯活摘黑幕曝光后,大陆搜狐网2006年3月28日刊文《器官移植催热近百亿元的免疫抑制剂市场》。而有舆论亦指,从抗免疫抑制剂等的销量,就可大致推算出器官移植数量,远远超过全国法院宣判的死刑犯数量。

深度参与江泽民迫害政策的王立军,其器官移植相关研究这一时间轴,完全吻和国际调查报告,2003年到2006年正值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数量大幅度增加,并且达到波段高峰。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秦刚就苏家屯事件的有关言论,已得到《美联社》等国际媒体所确认。但是,在中共外交部官方网站“新闻服务”(今改称“发言人表态”)栏目的“例行记者会实录”项下,2006年3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答记者问”全文中,却不见有关苏家屯事件的回复内容。(原文链接http:/www.fmprc.gov.cn/chn/xwfw/fyrth/1032/t242735.htm)

如今点击上述链接,出现的中英文信息是:“对不起,我们没有找到您要的网页。╱Sorry, the page you requested cannot be found.”

距今14年前,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实录”不敢承认自己说过的谎,14年后,全文甚至已经遭到删除,犹如窜改历史否认谎言存在过,足见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心虚得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