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陈家洛:9月6日 真相与谎言对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5日讯】香港民主派初选的选举报告出炉,9月6日的立法会选举也只剩约40天。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民主派初选“选举观察计划”成员陈家洛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此次民主派初选六十多万人投票,过程和平冷静,且顺利完成,是一次很成功的公民投票。建制派中有人想藉疫情推迟立法会选举,实则是选情压力所逼,这是对制度的破坏。所有极权独裁者都不喜欢不同的声音,中共为阻立法会35+必然有所动作。此次立法会选举,是真相与谎言的对决。

对于港澳办、中联办、香港特首、民政事务总署等文功武吓,试图打压票站,陈家洛表示,香港人不吃这一套,反而是越打压越顽强,最理想的办法是尊重香港人的公民权利,给民间更多的投票活动,对香港的管治有百利而无一害。

在全球的疫情背景之下,陈家洛统计,过去2020大半年,共有31个国家或者地区,如期举行了换届选举,做了41个换届投票,有一些国家即使稍迟押后,都会如期做,香港的建制派却有人说他们不想选举了,要无限期押后,他指出,这是出于政治考量,建制派靠几十万在大湾区的选民回来救驾,他们很担心那些人不来投了,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他认为整件事很不科学,“如果他们真是紧张疫情的,就不要搞那些庆回归的聚会了,减少那些不戴口罩唱歌跳舞的活动。”

据陈家洛观察,世界各地都有推迟选举的经验,他们的法律制度容许有这个弹性,而香港的弹性很小,根据立法会的条例和选举条例,最多只能推迟14天。

“立法会的任期是4年一任,就是说第六届的立法会到9月30日就应该任满了,要换届了。如果换不了届,根据我们的宪制秩序,根据我们的法律规章就会出现立法真空的状态。到这一刻,那些总是要政府改日期、推迟选举一年半载都没有关系的那些建制派的声音,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怎么去填补这个立法会的真空呢?是不是10月1号以后政府做事就不需要立法会监察了?”

陈家洛表示,他最担心北京又插手,推迟选举,找一帮没认受性(正当性)的人来做所谓的临时立法会,给它足够权力去配合林郑月娥施政,如果那样的话,香港的国际社会观感就破灭,意味着香港的民主化完结,走向独裁化。“在这么多坏消息之上再加上一个取消选举、推迟选举这个信息的话,等于宣告,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已经被破坏、蹂躏到体无完肤了。”

在美国制裁中港官员名单拟定的大背景下,今年立法会选举不只是简单的香港人的事情,全世界都在关注。陈家洛说,过去一段时间,断断续续都会有声音出来表示:不如先等等,推迟选举,很明显建制派阵营也没有达成共识,因为这需要合情合理、合宪合法,“如果这些条件都不具备而强行推迟这个选举,那就会自己制造一个宪制的危机,自己在国际社会面前出丑。”

陈家洛指出,选举里面有很多问题需要深入观察、研究去总结经验,退缩不是办法,不管有多大压力大家要团结,“我们是想为香港人公正的记录选举,也为我们未来留下重要的证据,这就是我们的宗旨,也会继续秉持这个宗旨做下去。”

在初选两天的投票中,陈家洛团队训练了超过250名观察员,去到99%的票站,出了2430份完整的观察报告,并做了分析。在即将到来的9月份立法会选举,他表示,希望继续招募更多的义工,来为选举的各个方面,包括政府部门、警方等等做客观独立的观察,为整个选举留下一个客观、中立、详细的一套数据与记录。

对于在大湾区的几十万选民,他强调,“从选举观察角度出发,我会问他们,也会问香港政府,到底不在香港常住的这帮,声称在大湾区常住的选民有多少,他们香港有没有地址在哪住,这个是选举公正、透明的一些基本的资料要求,如果政府回答不了就大件事了。”

如果立法会选举能够预期顺利举行,民主派怎样能拿到35+呢?陈家洛说,关键在投票率。经历过初选的协调,民主阵营会比过往的选举更加团结,这个团结的精神将再次缔造一个重要的奇迹,让北京和香港政府都看到来势汹汹的公民决心,香港人的勇气和坚韧的集体意志,可能中共会惊惧而使出更多方法去操控选举,包括推迟选举等,但在国际瞩目下,中共一出手即是现丑。“这个是真相与谎言的对决,9月6日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民主派初选显示 香港人越打压越顽强

记者:初选的报告出炉,可不可以先跟我们总结一下,今次初选你觉得那个结果有些什么启示?

陈家洛:今次是一个很成功的公民投票,超过60万的市民去实体票站,不论是用电子方式还是纸本方式去投票,但是不单只是(人)数高,而是那个过程很和平、很冷静、很自由,基本上没什么干预的情况下完成的,而结果是大家都接受的,有公信力的,主办的机构或者负责执行的民意研究所的朋友都用心。有很多预计不到的一些困难,在这么多的阻挠下,都可以顺利完成,这个绝对是一个里程碑。

对于我去负责这个选举观察的部分,这个选举观察计划,我们会建议一些改善方法,如果将来继续有这些公民投票,可以怎样做好培训与沟通,也要呼吁政府不要像这次那样文攻武吓,你有港澳办出声,又有中联办出声,特首又接着讲,接着连房屋署、民政事务总署都尝试打压那些票站。香港人是接不受这一套的,你越打压,香港人就越顽强。最理想的方法,是大家都尊重最基本的香港人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给民间社会更多些公民投票的活动,其实对香港的管治真是百利而无一害。

推迟选举是政治考量 忧选情甚于疫情

记者:立法会选举见到已经有建制派提出,因为疫情拖延了选举,甚至说你们初选引致疫情的爆发,你怎样理解这个说法?

陈家洛:大家要想清楚问题在哪里,第一点就是政府过去这大半年,都不断的提醒香港人,这个武汉肺炎(中共病毒)已经成为全世界不单只是香港的新常态,什么叫新常态呢?就是说那个疫情是可以反复的,有严重的时候有舒缓的时候,有很多事我们都继续做的了,是不是?所以问题就在于政府当局有没有为这个疫情的状态下,提出一些设施或者措施,去保证选民去行使他的神圣的投票权的时候,公共健康那边都得到保证呢?

事实上,过去这大半年,全世界已经有31个国家或者地区,如期举行了换届选举或者公民投票,而有一些国家即使稍迟的押后都好,都会如期的进行。到目前为止,我的统计,今年大半年之内,已经有41个换届的投票或者公投完成。

我们香港是不是什么都没有准备呢?并不是,实实在在客观的事实就是说,今年的5月政制和内地事务局局长去立法会交代9月的选举怎么安排的时候,他们都参考了国际经验,提出了那个票站的安排、消毒的设施、对选民的要求,他们都有所准备的。

现在问题就来了,在民主派初选有60万人出来投票之后,建制派忽然敲锣打鼓说不想选举了,要无限期押后这个选举,他们背后是不是有些我们不知道的政治的考量呢?那些政治的考量其实,可能无论是谭耀宗或者叶国谦都讲过的了,他们就很担心在这种情况下,住在大湾区的那些支持者,不敢来香港投票,这个其实是一个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可能他们考虑的就是说,他们那些末席,即那些比例代表在下面不同的区里最后那席,是要靠这几十万在大湾区的选民回来救驾的,是不是?可能就是担心这件事,所以现在就向政府施压,要更改选举日期。但整件事很不科学的,你说(疫情)是新常态,却又押后选举,直到一个不清楚的日期,什么叫疫情受控呢?他们是讲不出来的。

所以我觉得,这保皇党派的代言人,又不怎么做功课,又不怎么看文件,就看着选情。所以我们觉得,似乎他们紧张选情多过紧张疫情。如果他们真是紧张疫情的,就不要搞那些“庆回归”的聚会了,减少那些不戴口罩唱歌跳舞的活动,他们继续做,正因为那些活动是选举工程。所以这种自相矛盾,很多香港人真是冷静去看的时候,就会知道,他们有多真是关心市民的健康,有多关心自己的选情?

推迟一年选举不合法 立法会真空将现宪制危机

记者:万一要是真的拖延了选举,那会让香港陷入什么样的情况?这段时间中方对香港的政治形势会造成什么的冲击。

陈家洛:大家期待9月6日有一个选举。世界各地有推迟选举的经验,因为他们的法律制度,他们的宪政可以容许他们有这个弹性。香港的弹性很小。如果跟据立法会的条例或者是选举条例,最多可以在公布日期的14天之内就要举行。9月6日是一个法定的选举日期,那最多可以往后推迟两个星期,最终还是要在星期天举行。

但现在的讲法就是它可以往后推迟一年,一年之后可以再推迟。这个完全,第一,法律上是没有这个空间的,没有这个弹性。第二个呢,立法会的任期是四年一任,就是说第六届的立法会到9月30日就应该任满了,要换届了。如果换不了届,根据我们的宪制秩序,根据我们的法律规章就会出现立法真空的状态。到这一刻,那些总是要政府改日期、推迟选举一年半载都没有关系的那些建制派的声音,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怎么去填补这个立法会的真空呢?是不是10月1日以后政府做事就不需要立法会监察了?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得了了?所以这个立法会的真空状态,这个宪制的危机其实就是因为这些想法和计算制造出来的。

若中共组建临时立法会 即宣告香港独裁化

陈家洛:我最担心的就是北京又插手了,制造一个临时立法会出来。给它足够权力,给它足够资源去配合,三权合作的去配合林郑月娥的施政的话呢,那么香港在国际社会心目中就是玩完了。不单是港版国安法破坏了我们的法治,破坏一国两制的防火墙。你取消这个选举、推迟这个选举,找一帮没认受性的人来做这个所谓的临时立法会。这个做法也就是在告诉别人香港的民主化已经完结,现在香港是走独裁化。

记者:这次连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都表示推迟选举的影响会很大,他一直以来都是帮政府说话,觉得这次这个事件它们内部是不是也没有统一的意见?

陈家洛:过去这段时间,断断续续都会有声音出来表示:不如先等等,推迟选举。很明显建制派阵营里面也没有达成共识。大家知道建制派阵营的特征就在于他们上面有命令下来,下面就要配合了。我相信现在大家都是在寻找一些空间,去研究怎么样可以做这件事。给政府有空间去研究如何可以做到这件事情,是合情合理,兼且是合宪合法才行啊。如果这些条件都不具备而强行推迟这个选举,那就会自己制造一个宪制的危机,自己在国际社会面前出丑。这个选举并不只是香港人的选举这么简单,全世界都很关心现在香港的情况,所以在这么多坏消息之上再加上一个取消选举、推迟选举这个信息的话,其实都可以告诉别人,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已经被人破坏、蹂躏到完全是体无完肤的了。

秉持知识分子原则 多大压力都要团结

记者:这次民主派初选,包括初选筹办者戴耀廷、区诺轩等人他们都受到了很大的压力,有的人也宣布退出。那您也参与这个机制,您有没有压力?这样打压初选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陈家洛:我自己在学界或者在大学里面工作,希望秉持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有的一些原则来做我的本分。我参与这个初选的观察的计划是义无反顾的,有什么压力我相信我们都能够顶得住的。再讲我们做选举观察的目的是为了长期、短期观察香港的选举活动;促进香港的民主发展;在香港公民社会做好公民教育;讲国际(社会)上对自由选举、民主选举的标准是什么。到底我们香港做得好不好。无论是官方的选举还是公民社会自发的这个初选的选举,我们的标准是一致的。所以里面有很多是我们觉得应该去深入的观察、研究去总结的经验。

退缩不是办法,事实上退缩很多时候会使大家觉得恐惧控制了香港人,控制了香港社会,我希望大家都明白不管多大的压力,大家要团结一起才行,对区诺轩也好、对赵家贤也好、对戴耀廷都好,这些好朋友是我们公民社会发展的中流砥柱,他们暂时可能离开一会,不代表他们会离开这个公民社会。我也见到很开心的地方,即使他们说要暂时休息一下也好,大家的反应都是觉得,多谢你们这么尽力去推动这个公民投票,现在是需要喘口气的时候,然后大家再回来,再帮忙下一个或做其他一些公民社会的组织或者一些活动,这是我很欣赏的。对于我们选举观察计划来说,我们是想为香港人公正的记录选举,也为我们未来留下重要的证据,这就是我们的宗旨,也会继续秉持这个宗旨做下去。

初选训练250多名观察员 9月需招募更多义工

记者:9月份立法会选举就快到了,初选对立法会选举有什么帮助?

陈家洛:这次选举观察计划在初选这两天投票当中,我们训练了超过250名的观察员,他们差不多去到所有各个票站,99%的票站我们都看了,平均每两个小时来自每一个票站都有一份完整的观察报告,总共2430份报告,我们做了分析,今天稍后时间会将这些报告公布。我们希望再接再厉,这次作为选举观察的计划,我们有这么多义务的市民帮忙,去看紧这次的选举,去确保这次选举的自由、公正、透明、问责,为我们下一个无论是立法会选举还是其他公民社会所去启动的、倡议的一些公民投票都立下一个里程碑。

所以即将到来的9月份立法会选举,我与我的团队都很希望继续招募更多的义工,一起去到香港、九龙、新界600多个票站,都希望可以见到我们选举观察计划的义务观察员,来为选举的公正、选举的秩序、各个方面包括可能政府部门、警方等等,我们会做一个详细的记录,我们会客观独立去做这些记录,我们的目的就是为整个选举留下一个客观、中立的一套数据与记录,不只是让香港人知道,这些选举有什么好处、亦有什么不足之处,我相信国际社会对于我们的计划,我们观察和研究的成果都会感到很大的兴趣。

大湾区选民数量住址应透明 叫停选举破坏制度

记者:过往很多次的立法会选举都会揭发出中联办在背后协调和种票的个案,现在港区中共人大常委谭燿宗好担心大湾区的支持者或大陆的支持者来不了这里去投票,如果他们这一部分铁票流失的话,会对选举或者对中联办的选举协调工作有什么影响?

陈家洛:我相信他们经历了这么多届的选举,一定有很多实实在在的数据在手里,过去两个星期的传媒报导当中,来自建制阵营的立法会议员在说,我们有几十万的大湾区的选民是很想来投票,但是不敢来了。那到底有几十万我们不知道,他们知道,所以从选举观察角度出发,我会问他们,也会问香港政府,到底不在香港常住的这帮,声称在大湾区常住的选民有多少,他们住在哪里,他们香港有没有地址在哪住?这个是选举公正、透明的一些基本的资料要求,如果政府回答不了就大件事了,是吧!原来经历那么多年的选举,他们种了几十万票,不在香港永久居住或通常居住的这几十万票,如果涌来香港,一日之内来回,这就会影响选举结果的。

但现在如果他们来不了,可能就要问政府了,既然这样有14天的隔离令,如果这几十万的所谓大湾区常住的选民,本身香港有自己的地址的时候,正常来说回到香港的地方住14天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没有地方住的就有问题了,是吧!或者他们因为那14天的隔离令就不回来的话,我也会与政府讲,这个是他们的选择,也是自由选举最尊重每个选民最基本的权利的一个态度。如果他们不来就随便他们,如果是很紧张来投票的,自然就不会介意那14天的隔离令。所以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的。

现在建制阵营所说要拖延选举,要推后选举,其实背后我相信大家很清楚了,都是一个政治的考虑,是选情严峻逼出来的一个压力,现在就向特区政府或者尝试让北京政府叫特区政府喊停这个选举,这正是对制度的破坏。

民主派35+关键在投票率 中共出手即现丑

记者:如果这个选举能够预期顺利举行的话,你觉得民主派拿到35+的机会有多少?

陈家洛:这个视乎投票率,但我相信香港人会很紧张这次选举,事实上也有很多朋友跟我说,尤其是我的学生,都是年轻人,就说这个可能是他们有生之年最后一次的选举了,大家都很紧张、很不开心,就是到底国安法下面是否还有自由,还有没有得讲民主发展呢?如果不可以的话,这次选举的重要性就很厉害。

所以我期望的就是投票率会很高,尤其是年轻人会很踊跃去投票,所以泛民主派或整个民主阵营所说的35+,经历过初选这个协调之后,是会比过往的选举更加团结,更加愿意所谓的“齐上齐下”,这个团结的精神是会缔造一个很大、很重要的一个奇迹,所以我相信北京或者香港政府都看到这个来势汹汹的一个公民由下而上的一个决心,一种勇气和很坚韧的一个集体意志的表现,可能它们会胆怯也说不定,所以开始想很多其他的方法去做一些选举操控的事,包括可能会推迟选举。

但它们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知道是自欺欺人,我想明眼的香港人、国际社会一看就知道,所有的独裁政权都是不喜欢选举的,所有的极权者、独裁者都不喜欢有所谓不同的声音,可以透过一个选举去展现出来。即使香港选举的本身并不完全是民主自由,它都不想给任何空间机会(让你)做到35+这个奇迹,所以肯定有很多取消候选人资格或者即使选出来也会被取消立法会议员的资格,它们做尽很多方法会做的很难看。

那正好让全世界都知道,香港这个地方再也不能虚伪地说我们有选举了,立法会是选举产生等,这些全部都是假话,这个是真相与谎言的对决,9月6日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