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川普推文被删 你不知道的背后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1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今天这个节目从标题到关键词我们都非常的小心,没有透露我们想要谈论的这个主题。因为任何跟这个内容相关的推文会被删,油管节目会被黄标。就是这样,我也不能保证这次节目上传后不会被黄标。我只能尽量避免涉及那些敏感词。

被媒体封杀的医生国会山抗议

昨晚看到一个视频,一群被媒体封杀的医生再次来到国会山,呼吁美国人不要听信媒体和高科技公司编造的谎言,要自己去问医生、去判断、去决定,因为羟氯奎宁被证实在早期能够有效治愈感染中共病毒的人。这些医生都是来自美国各州的前线医生,在过去几个月跟中共病毒打交道的过程中,通过使用羟氯奎宁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

主持这个新闻发布的珍妮·贝斯·马丁(Jenny Beth Martin)女士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也是“茶党爱国者”的联合创始人兼全国协调员、《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曾在2010年被《时代杂志》票选为最具影响力的领导人。

7月28日,她和一群前线医生在国会山前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告诉人们在中共病毒肆虐期间戴口罩和等待疫苗出现并非解决途径,并推荐羟氯奎宁。那个直播视频的点击次数超过1700万次,川普总统也转发了他们的推文,可是不久,视频被油管、脸书和推特屏蔽,所有有关的信息都被删除,包括川普总统和小川普的推文。

马丁说她在过去的14周内走访了很多医生,讨论有关病毒的事情。结果发现,关于中共病毒,在初期和二级阶段,其实是有药可医的。而且,现在很多人生活在恐惧和隔离当中,引起了更多的健康问题。

她呼吁民众去联系自己的家庭医生,询问真相,问问医生,羟氯奎宁是不是FDA批准的药物?是不是安全的?这个药物有多久的历史了?她披露说,早在1月份,听说了中共病毒之后,普通人都抢购卫生纸,而医生们在购买羟氯奎宁,因为他们知道这个药可以挽救生命。

在场的医生都出来作证。西蒙尼·金(Simone Gold)医生说,羟氯奎宁在65年前就得到FDA的批准了,早在乔治·华盛顿时代的革命战争中,就在树皮中发现了这种合成药物成分,是一种没有任何争议的药物。在感染病毒的早期阶段,服用羟氯奎宁和锌就可以被治愈。而现在对这个药产生的争议,完全是编造出来的。

她说自己之所以挺身而出,是因为不愿再看到病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不愿再看到美国人生活在恐惧的包围中。并表示像她一样的成千上万的医生不会再沉默了,就像海啸一样,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谷歌和油管的审查都不能阻止他们传播真相。

詹姆斯·狄托(James Tito)医生发言时讽刺地说,至少羟氯奎宁还是一种处方药,那些社交媒体平台是什么呢?他们凭什么不信任医生和医生的判断。

他说,作为医生,了解自己的病人、能够判断哪个研究是真的,《柳叶刀》上的那篇研究文章完全是杜撰出来,很可能是基于杜撰的数据写的,所以他们不得不撤回论文。

来自亚特兰大的史考特·阿伯医生也提到《柳叶刀》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以虚假的故事为依据的论文,两周后不得不撤回。

理查·乌尔索(RichardUlso)医生说,羟氯奎宁早在2005年SARS流行时就很管用。他举例说,一直使用羟氯奎宁的地方,几乎没有确诊的案例。在印度、意大利、葡萄牙、尼日利亚等武汉病毒严重的国家进行的预防研究中,病例减少了80%。有个医生用羟氯奎宁治愈了4000个病人。

身兼传道士、医师两职的伊玛努尔(Stella Immanuel)医生说自己来自卡麦隆,那里的人,包括婴儿、孕妇和老人都使用这个药物,没有任何死亡案例。

阿拉巴马州的卡尔德伍德(DavidCalderwood)医生哽咽地说,要得到这种药物的唯一方法是你自己去要求,写信给州长、总统去要求这种药。得到它,就可以挽救自己的生命,挽救很多人的生命。

而加州的马克·唐纳德(Mark Donald)医生是个儿童精神病医生,他非常担心孩子们。因为孩子们被要求待在家里、地下室里、穿上防护服以保证安全。他说那不是个好办法,相反是悲剧。因为他病人的情况在恶化,无一例外。孩子们尿床、自我伤害、抑郁症、焦虑甚至自杀现象急遽增加。其实,那段时间里,没有一个孩子死于病毒,也没有一个成年人通过儿童传播而感染病毒。很多地方的学校开放后,并没有病例明显增多的迹象。

他说,我们需要结束这种恐惧。从这点上看,这不是一场医疗危机,而是一种情绪危机。实践证明羟氯奎宁是有效的。每个人要为自己负责,不要让政治家、媒体、特殊利益集团为你做这个决定。要摆脱恐惧。

羟氯奎宁治疗武汉肺炎是否有效?

羟氯奎宁用来治疗武汉肺炎是否真的有效,我们在很早以前有一期节目中已经讨论过了。那么,就羟氯奎宁是不是有效的问题,美国媒体以此借机来炒作抹黑川普已经很多次了。原因就是川普自己服用羟氯奎宁加锌已经好几个月了,他还发推向大家推荐,但是推文却被警告。

川普3月份在白宫疫情说明会上,当着专家的面说羟氯奎宁也许对治疗有帮助,当时全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佛奇(福西)(Anthony Fauci)就不认同,表示还没有科学证据证明有效。当然,佛奇作为专家自然会在药物的疗效上更为严谨,没有得到研究数据前,是不会轻易表态的。而川普总统悲天悯人,认为美国没有时间等上好几年,等到对药物的测试结果出来再说,尤其药物本身没有什么副作用。

羟氯奎宁及相关的化合药物氯奎宁(Chloroquine)向来用于治疗疟疾,而且因为已知具有抗病毒潜力,使病毒无法进入细胞。在疫情爆发之初,被视为可能的治疗用药。

早在3月份,在医药界属于传统药物的“羟氯奎宁”,被法国专家迪迪尔·拉乌尔特(Didier Raoult)和团队发现有对抗新兴疾病的潜力。研究报告表明,20位受试者接受每天600mg口服剂量的羟氯奎宁,16位接受支持性疗法,结果发现在药物介入第三天后,病毒转阴率出现明显差异。

最让人惊讶的是20位服用羟氯奎宁的人有6位同时也服用“日舒”(Azithromycin,也称阿奇霉素,是一种抗霉浆菌药物),这组受试者病毒转阴率更好,在药物介入第五天全部转阴。

不过,6月份,瑞士制药大厂诺华集团(Novartis)宣布,已决定中止以羟氯奎宁治疗武汉病毒的临床试验,因为要召募足够的病患参与这种有争议性药物的研究有困难。这样,这个药物被用于治疗就遥遥无期了。

大家可能还记得巴西总统波索纳罗(Jair Bolsonaro)7月25日宣布,在7月7日确诊2周之后,他的病毒检查结果已转为阴性。他将自己的康复归功于羟氯奎宁。CNN就评论说,“无论推崇奎宁的人地位多高,一个接一个研究都显示,奎宁对抗新冠病毒无效,甚至还可能有害。”

药物成为左派政客的武器

现在全世界疫情这么严重,已有1700万人感染,超过67万人死亡。而且疫情在美国持续蔓延,7月29日的死亡人数增加1456人,大约每分钟就有一个人死亡。面对这种情况,作为前线的医生们自然是非常着急,尤其是明明知道这个药物有疗效,能够挽救很多人的生命,却无法推广。

重要的是,一个与世界人民性命攸关的药物,现在变成了左派政治家“政治正确”和赢得选举的武器。

小川普推特账号遭到删除的消息,是由共和党选举策略分析师苏拉比恩(Andrew Surabian)最早在推特宣布的。他在推文中说,由此可见,推特“危害言论自由”,“涉及公然干预选举”。

围绕删推这个事情,推特公关小组回应说,小唐纳·川普分享的短片,指羟氯奎宁能治新冠肺炎,经推特认定属于虚假信息,触犯使用规定。

大家应该还记得,在今年早些时候,世卫组织召开了一个全球的媒体大会,把所有的媒体,包括社交媒体,包括像脸书、推特还有Google这样的公司全都叫到一块开了一个大会,要求他们使用世卫的信息作为指导,要避免虚假信息在网路传播。从那以后,我们在脸书,推特和油管频道上都能够看到他们发出一些公告,要求规范使用关于武汉肺炎的一些信息。

作为一个社交媒体来说,推特是不具备这种专业医疗资格去评判这类信息的真实和虚假性的。现在他们之所以这样去做,他们的理由是按照世卫的指导。说实话呢,现在油管、推特的自我审查越来越严厉了,尤其是国务卿蓬佩奥在讨共檄文中公开点名批评他们之后。推特表现出被美国左派和中共控制,触及到中共和美国左派政党利益的话题都变成敏感话题了。

有推文说,“佛奇和民主党压制羟氯奎宁,好让疫情不断夺走人命,以伤害川普。”

社交媒体成为新的左媒代表

前线的医生们都认为有效的传统药物,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能够挽救人的生命。川普总统以身试药,就是告诉人们这个药是安全的,他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他希望挽救更多美国人的生命。

而另一些人正在隔岸观火、幸灾乐祸,希望死于病毒的人越多越好,最好让川普总统引咎辞职,就达成他们的目的了。

媒体干扰美国大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6年,当主流左派媒体用了洪荒之力来阻止川普当选时,不起眼的社交媒体却在川普大选中起了关键作用。不过,这一次,这些社交媒体成了新的左媒代表。

5月,推特首次审查川普总统的“选务”推文,将其标示为不实讯息,引发关于“言论界线”的激辩。川普指控推特干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扼杀言论自由;推特则解释其“公民当责”政策,以及守护美国选举与公民活动之用心。其实主要是因为川普总统近年来受到左派媒体的围攻,不得不使用推特治国,用推特来“原汁原味”地传播自己的想法而不被歪曲。

多行不义必自毙。我相信,很快媒体行业会重新洗牌。那些坏事做的太多的,估计很快会因为世界制裁中共而受到牵连,西方民主社会将开始警觉,绝对不会允许言论被箝制,跟中共统治的中国一样被打压和噤声。

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喜欢我们的节目,别忘了订阅、点赞和转发。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