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四段回忆揭示社会主义真面目

Orlando Gutierrez-Boronat撰文 /爱迪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记忆”是人们记取教训、学习成长的主要方式,它是思维能量流运作的核心部分。当我们在回忆时会运用脑部的大部分区域。

记忆是“人类重要的基本行为”,是能够认知自我提升的主要工具。

极权主义摧毁人类所保有的与意识形态相关的记忆,试图借此来控制人类。他们控制大众媒体和国家组织,扭曲人类真实生活中对爱的重要记忆,驱使人民自动屈服于暴政官僚的命令。

为了让大家更深刻地了解社会主义的真实面目,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透过我真实的回忆与人生经历,启发我们为自由的努力。

接下来我将分享四段回忆:

回忆一

我坐在哈瓦那(Havana)一个又大又美的教堂内,但却没什么人,神父在主持弥撒时大约只有五个人在场。为什么人这么少?很多古巴人不敢进教堂作礼拜,共产党暴徒常常会站在教堂外侮辱、骚扰信徒。如果你是天主教徒,不论上班或上学都可能受到歧视。

神学家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曾说:“宗教自由是其它所有自由的根源。”是否相信神及选择如何维护信仰都是掌握自我灵魂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共产主义总是攻击宗教自由,也是为什么直到今天,无政府共产主义者(anarcho-communists)仍将教堂、圣像和雕像当成攻击目标。

正因为这些原因,争取自由的古巴人一直站在对抗共产主义的最前线。直到今天,成千上万的古巴人因这场抗争而丧生或被监禁。古巴政治领导人一直以来对我们团体(我们团体对选举具有强大影响力)做出许多承诺,但却很少兑现。最突显的例子是,那些试图与共产极权抗争的古巴人被抛弃在猪猡湾(Bay of Pigs)、古巴的大小城市和山区,等不到领导人允诺要提供的物资和支援。

因此,我们由衷感谢美国总统川普兑现了他对我们团体做出的承诺:启动《古巴自由与民主声援法》(Cuban Libertad Act,《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和第四条法规,以及针对卡斯楚(Castro)政权的安全和情报部门所采取的战略性制裁,确实已经削弱了卡斯楚政权。每当古巴人民得到真正的支援时,他们就会为自由挺身而战。所以在过去几个月和几周里,我们在古巴的不同城市都看到了反对共产极权的抗议活动。现在是时候加强在电视、马蒂广播电台(Radio Marti)及共和广播电台(Radio Republica)的宣传。

争取自由的古巴人必须经常面对媒体与好莱坞大量捏造出来关于共产主义与古巴的谎言。人们对于社会主义还是缺乏正确的认识。切·格瓦拉( Che Guevara ,古巴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目地是摧毁个人、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

个人自由恰恰是社会繁荣的动力。我们可以对照古巴与以色列、台湾的经济发展,在共产主义统治下古巴的经济崩溃了,而以色列和台湾则是经济繁荣。我们也特别感谢川普总统对以色列和台湾等自由国家的大力支持。

我继续分享第二段回忆。

回忆二

我记得我在古巴读小学时,有次放学回家向母亲展示了老师让我做的画,是按数字填色(color by numbers)画出切·格瓦拉的人像。没想到,我母亲看到后,把这幅画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我母亲说:“他们真的连小孩都不尊重!”要知道在当时的古巴,连垃圾桶里都不安全。

回忆三

我的第三个记忆是,父亲在离开之前带我四处去看看哈瓦那。他知道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结果他真的再也没回到哈瓦那),他想让我记住我的国家、我的城市。哈瓦那曾经是个美丽的城市。但是现在共产主义已经彻底将它摧毁。

1902年至1959年间,古巴人将西班牙占领期间几乎被种族灭绝的古巴,转变成不断成长、成功的经济体,成为拉丁美洲经济领先的国家。在共产主义统治之前,古巴是一个自给自足,向全世界出口食品的国家,现在却要依靠美国捐赠食物才能生存。

共产主义必须藉由摧毁一个国家的历史来剥夺个人的成就感,如此才能找到借口把共产主义国家的存在说成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回忆四

我的第四个记忆是1996年2月24日,卡斯楚政权残酷地屠杀了四名年轻的古巴裔美国人,当时他们正飞越国际水域,帮助古巴人逃离共产主义。我们敦促川普总统以此罪行起诉劳尔·卡斯楚(Raul Castro),并设立一个特别国际法庭—古巴的纽伦堡审判,以便将来对卡斯楚政权作出反人类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的判决。

最后,我是我祖父母的唯一孙子,而我的祖父却要求父亲将我带出古巴。即使他不能再见到我,但他还是希望我能在自由的环境中成长。因此我们以身为美国人和古巴人而感到自豪。

卡斯楚政权是共产党员占领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的基地。如果能协助古巴人脱离共产政权,那么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半球将更容易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原文4 Memories: Concepts of Socialism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奥兰多·古提瑞兹·博罗纳特(Orlando Gutierrez-Boronat)博士是位作家、教育家和分析家。他是古巴民主领导机构 (Cuban Democratic Directorate)的联合创始人兼发言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