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长江生态噩耗禁渔10年 祸首是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5日讯】中国大陆的长江流域,因为长期受拦河筑坝、水域污染和过度捕捞等活动影响,水生态环境不断恶化。中共宣布从2020年起,长江禁渔10年,恢复长江生态系统。但专家指出,禁渔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三峡大坝才是破坏长江生态的罪魁祸首。

中共农业农村部官网发布关于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范围和时间的通告,宣布从2020年1月1号零时起,对长江实施10年禁渔计划。

大陆媒体报导说,在过去几十年过度捕捞下,长江陷入“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的恶性循环。

北京当局曾执行每年3个月的禁渔期,不过每年7月解禁后的几天内,3个月的禁渔成效就被打捞殆尽。

有大陆学者认为,长江常年禁渔将增加鱼类资源量和增大个体体积,一些珍稀鱼类也将有充足食物,从而逐渐恢复长江生态系统。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则认为,完全禁渔的做法对恢复生态环境没有帮助。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我不赞成禁渔这样的措施。我赞成的是减少捕捉量,但不是禁渔。禁渔不是一种保护生态环境的办法。因为人和其他动物一样,都是环境中的一个因子,所以也必须参与到保护生态环境的过程当中。所以适量的捕捉是必须的,也是对生态环境有益的,绝对的禁捕是无益的。”

除了水生生物资源衰退严重外,长江的生物完整性指数也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近期的论文披露,长江白鲟这一长江的特有物种,目前已经灭绝。

原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的女儿黄肖路指出,当年她父亲曾写信给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劝其不要修建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三峡大坝,但是这个政治工程最终还是强行上马,最终导致了今天的恶果。

原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的女儿黄肖路:“长江禁渔10年和中华鲟的灭绝,都是长江三峡大坝这个祸国殃民的工程,和举办这个祸国殃民工程的不民主的政府所造成的。”

《新华网》最近的一篇报导也承认,大型水坝和水库的存在改变了水文条件。2011年至2018年,三峡水库展开过12次针对长江里最常见的四大家鱼自然繁殖的生态调度试验。而渔业部门的调查显示,四大家鱼繁殖数量都下降了约90%。

王维洛认为,鱼类资源减少和生物多样性指数下降,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但是都与三峡工程有直接关系。

王维洛:“稀有的特有的鱼类灭绝,大坝是主因,捕捞不是主因。你就是现在禁捕了,都不捕了,过几年我告诉你,我们还能听到这样的消息,长江上的中华鲟灭绝了,长江上的鲍鱼灭绝了。”

王维洛认为,当然长江鱼类资源的减少,和大坝有直接关系。

王维洛: “因为大坝建了以后,泥沙都留在了水库里面,下来的都是清水,里面没有营养物质,有营养物质的都留在水库里了,所以鱼能够获得的食料就减少了,那自然产量也就会下去。”

数据显示,长江的天然渔获量,已经从1954年的42.7万吨,下降到如今不足10万吨,仅占全中国淡水水产的0.15%。主要经济鱼类也从1960年代的50几种下降到20几种。

根据大陆官方的纪录,在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渔将涉及10个省市的合法船只11万3千多艘、渔民近28万人。

采访/常春 编辑/李明飞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