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鲁特大爆炸 群众闯黎巴嫩外交部当“革命基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9日讯】黎巴嫩首都贝鲁特4日发生致命大爆炸,造成158人罹难,至少6000人受伤,数十万人无家可归,震撼全世界。连日来,数千名抗议者聚集在市中心,表达对政治人物的愤怒不满,8日部分抗议群众闯入位于贝鲁特的黎巴嫩外交部,宣告那里是“革命总部”。但在军队强制驱离下仅3小时就结束。

数千民众集结在贝鲁特市中心烈士广场(Martyrs’ Square)要求黎巴嫩政府下台,并丢掷石块,广场上有一辆卡车起火燃烧。安全部队发射催泪瓦斯,试图驱散强行前往国会大厦的民众。

黎巴嫩红十字会表示,已在示威抗议现场将63人分别送往邻近医院救治,并就地治疗另外175名伤者。

图为,2020年8月8日,群众聚集在贝鲁特市中心烈士广场抗议。民众对安全部队成员喊话。(Marwan Tahtah/Getty Images)

由退休黎巴嫩陆军军官率领的部分群众则闯入外交部,宣告那里是“革命总部”。退休军官拉玛(Sami Rammah)在外交部前台阶上透过扩音器宣布:“我们正接管外交部,当作革命基地。”

拉玛说,“我们呼吁所有愤怒的黎巴嫩民众,上街要求起诉一切贪腐者”,并敦促国际社会杯葛黎巴嫩政府。

另一群民众则涌向经济部、能源部与黎巴嫩银行协会(Association of Banks in Lebanon)。黎巴嫩银行协会被洗劫,这家协会明显也是抗议群众的目标,抗议人士向来称执政当局为“众家银行的政府”。

晚间10时30分前,抗议群众已被驱散,在市内各地都有安全部队的部署。

医师:像被自己人捅刀

群众将贝鲁特港区大爆炸,归咎于政客的贪腐和无能。“纽约时报”报导,当垄罩贝鲁特的烟尘消散后,捡拾著断垣残壁的人们,从震惊转变成震怒。他们怒不可遏是因为这场灾难并非世仇外敌所造成,而是自食恶果。

医师道欧(Dominique Daou)说:“我宁愿这场爆炸是以色列人所为,也不希望是我们自己的领导人愚蠢所酿;前者较易接受,后者则像被自己人捅一刀。”

道欧任职的圣乔治医科大学医疗中心(Saint George Hospital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在爆炸中被波及损毁。

数千民众集结在市中心烈士广场要求黎巴嫩政府下台。(AFP via Getty Images)

贝鲁特港区4日发生火灾,引燃存放在仓库的大量硝酸铵,引发威力强大爆炸,夷平周边社区,连200公里外的赛普勒斯(Cyprus)都能感受到爆炸的震撼。卫生部表示,目前已确认158人在大爆炸中罹难,另有至少6000人受伤以及21人仍下落不明,高达30万人无家可归。

总理寻求提早国会大选

面临群情激愤,黎巴嫩总理狄亚布(Hassan Diab)宣布,他将寻求提早举行国会大选,指称这是“摆脱国家结构性危机”的唯一途径。

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8日赶抵贝鲁特感谢救难团队,并与黎巴嫩总统奥恩(Michel Aoun)等人会面,除强调欧盟全力协助救灾,另呼吁黎巴嫩进行政治改革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美国驻贝鲁特大使馆8日也表示,美国政府支持黎巴嫩示威抗议群众的和平抗议权利,并敦促涉及的各方避免暴力。并表示黎巴嫩人民理当拥有的领导人,必须能倾听他们的声音并改弦易辙,以回应民众的透明和究责要求。

目前,美国、法国已表达援助意愿。

图为,2020年8月8日,群众聚集在贝鲁特市中心烈士广场抗议,安全部队发射催泪瓦斯,试图驱散强民众。(AFP via Getty Images)

贝鲁特惊爆 不只是一场恶梦

中央社报导,非营利研究机构华盛顿阿拉伯中心(Arab Center Washington DC)研究员马卡隆(Joe Macaron)在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黎巴嫩就要变成失能国家”(Lebanon is on track to become a failed state)评论文章表示,拥有5000年历史的贝鲁特巿已多次遭到摧毁与重建,有办法从灰烬中重新崛起。

但是浩劫造成的阴影注定将比过去肆虐这座古城的战争、侵略和地震更难以摆脱,因为它不是外敌或天灾引发的,而是出自黎巴嫩统治菁英之手。

虽然遭到任意存放于民用港区长达将近7年的危险化学品硝酸铵如何酿成这起悲剧,原因目前还没有完全明朗,但是4日的灾难说穿了就是一起意外,是国家机构中盘根错节的贪腐文化、统治失能和怠忽职守所造成的又一致命后果。

贝鲁特港营运不受政府实质监督,而是由黎巴嫩海关和贝鲁特港务局共同管理,两者分别由总统奥恩(Michel Aoun)、前总理哈里里(Saad Hariri)亲信掌控,他们只听命于教派领袖或利益保护者,官僚体系或国会都鞭长莫及。

根据当局过去针对官员玩忽职守和贪腐调查的结果研判,司法很可能根本办不到涉及这场悲剧的许多最高层人士,政府公信力将会遭到进一步削弱。

这场惊爆也将会对深陷长期困境的黎巴嫩经济、脆弱的政治现况和国际地位造成毁灭性影响。浩劫造成高达30万人无家可归,政府有无足够资金安置灾民并确保基本物资供应无虞,仍在未定之天。

现有国内债务和外债最终将无可避免地因为重建复原工作而攀升,造成黎巴嫩政府对外国援助更加依赖,因而削弱它跟国际货币基金(IMF)谈判的实力。敌对政治阵营已就应向哪一股国际势力靠拢展开政治角力,结果将使外交政策上已出现的分歧更深化。

惊爆造成的灾难和民怨沸腾,加上外国势力介入日深的结果,将会进一步削弱黎巴嫩政府,导致国内政治紧张益发不可收拾。

总理狄亚布(Hassan Diab)和支持者很可能试图运用这起爆炸来削弱哈里里的国内影响力。哈里里则可能跟黎巴嫩德鲁士族(Druze)领袖钟布拉(Walid Jumblatt)合作,发起运动来对抗政府。政坛另一势力游击组织真主党(Hezbollah)也将运用这样的紧张关系,试图维系自身影响力。

国际社会目前倾向于只将这起爆炸视为人道危机。遭逢前所未见巨大悲剧的黎巴嫩人当然需要国际社会伸援,但统治菁英对灾难应当负起直接、间接责任,国际援助不该成为他们脱身的护身符。

如果只对黎巴嫩政坛伸援而不问责,将对贪腐菁英提供另一个开脱责任又不必投入结构性改革的机会,这对黎巴嫩人而言有害无益。

图为,2020年8月8日,群众聚集在贝鲁特市中心烈士广场抗议,丢掷石块,广场上有一辆卡车起火燃烧,安全部队发射催泪瓦斯试图驱散群众。(Marwan Tahtah/Getty Images)
图为,2020年8月8日,群众聚集在贝鲁特市中心烈士广场抗议,丢掷石块。(AFP via Getty Images)
图为,2020年8月8日,群众聚集在贝鲁特市中心烈士广场抗议,丢掷石块,广场上有一辆卡车起火燃烧。安全部队发射催泪瓦斯,试图驱散强行前往国会大厦的民众。(Daniel Carde/Getty Images)

(责任编辑:程以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