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朝鲜的共产主义受害者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91) 作者:皮埃尔‧瑞格勒特 译者:言纯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朝鲜党国的共产主义受害者

朝鲜与斯大林的苏联一样,党内清洗的受害者名单将会极其冗长。一个人权组织统计,首届朝鲜政府的22名成员中,有17名被暗杀、处决或清除。

板门店(Panmunjon)停战协定的墨迹几乎未干,一场清洗就冲击了处于朝鲜党的核心的一些高级干部。1953年8月3日,对于被指控为美国人当间谍并密谋推翻政权的共产党人,进行了一场重大审判。匈牙利记者兼作家蒂博尔.梅雷(Tibor Meray)目睹了这些事件。他认识其中一名被告薛章植(Sol Jang Sik)。此人曾在1951年7月和8月的开城谈判中担任朝鲜代表团的翻译。薛章植也是一名诗人和莎士比亚作品的翻译。

  • 所有囚犯都有一个大数字缝到其夹克的背部。主要嫌犯是1号,其他人按重要性递减的顺序归类,直到14号。
  • 14号就是薛章植。
  • 我几乎认不出他了。他那曾经英俊而充满激情的面孔,现在成为痛苦、疲劳和屈从的写照。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生气。他像机器人一样挪动着。多年后,我才得知,被告们在其首次公开会议前的几周里都吃得很好,因此在经历了所有的折磨和压力之后,他们的外观会有所改善。当公开审判时,当局试图向观众,特别是可能在那里的国际媒体的代表显示,囚犯们身体健康、营养充足,身体和精神状况一般都很好。来自西方的外国记者从未在朝鲜出现过,但总是有来自苏联和其它共产党国家的记者。审判的明确目的是证明被告有罪,从而羞辱曾经是社会主要人物但现在只是坐在被告席上的囚犯的人。
  • 除此之外,审判与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或保加利亚的政治审判完全相同。我对薛的情况非常惊讶,翻译粗略得我几乎记不得那些指控是什么。我唯一的希望是薛能够看到我,但我认为他看不到,因为房间太满了。就我能记得的而言,主要问题是有关一桩针对朝鲜人民共和国的阴谋的一些内情,以及针对他们都很爱戴的领导人金日成的一桩暗杀企图。整个想法是,被告们一直企图将该国变回封建国家,并将朝鲜交给李承晚(Syngman Rhee),且他们一直在为美帝国主义者刺探情报,并把情报传递给他们的特工等等。

被告中有一些高级官员,其中包括党的中央委员会书记之一陆承烨(Lu Sung Yop,音译)、内政部长白炯福(Paik Hyung Bok,音译)、文化和宣传部长助理赵日明(Cho II Myung,音译)。薛是这群人中的一个小人物。其他一些人来自韩国。

外务相朴宪永(Pak Hon Yong)──一名为国征战多年的共产党人,于1955年12月15日被判处死刑,3天后作为美国秘密特工被处决。其他人也在1956年跟进,包括所谓延安派的成员武亭(Mu Chong)。他曾是中共第八军的一名将军、朝鲜炮兵指挥官,然后在对南方的战争中成为中朝联军的参谋长。另一场清洗波及了与苏联有联系的所有干部,包括许嘉谊(Ho Kai);与亲华的延安派有关联的干部,包括1958年3月的金枓奉(Kim Du Bong);曾表示赞同苏联赫鲁晓夫改革的干部。其它各种清洗发生在1960年、1967年(当时,党的书记处的一名书记金光协﹝Kim Kwang Hyup,音译﹞被发配到营地)和1969年(当时,最知名的受害者是负责对南方秘密行动的侯学奉﹝Hu Hak-bong,音译﹞)。平壤外国语革命学院的80名学生失踪也可能与清洗有关。1972年,前副总理兼政治局委员朴金喆(Pak Kum Chul)被发配到营地。1977年,另一名前政治局委员李用茂(Li Yong Mu)被送往监狱营,且更多学生失踪。后者大多是正接受调查的干部的子女。其它清洗发生在1978年和1980年。

这些清洗十分常见。可以看出,它们本质上似乎是体制问题,而不是偶发事件。最近一次清洗发生在1997年9月。党的中央委员会书记之一、负责农业的徐宽熙(So Hwan Hi,音译),作为当时困扰该国的粮食严重短缺的替罪羊,与其他17名干部一起被公开处决。根据难民们的说法,每当国内紧张局势因短缺等物质上的困难而上升时,共产党干部就被追究责任,一些人就被送往监狱营或被处决。

处决

无法确切地知道在朝鲜进行了多少例处决,但可以从刑法典中获得一丝迹象。至少有47项罪行可处以死刑。这些罪行可分为危害国家主权罪、妨害国家行政管理罪或侵犯国家财产罪、侵害个人罪、侵犯财产罪以及军事犯罪。

朝鲜重要的法制专家之一姜丘晋(Kang Koo Chin,音译)估计,1958年至1960年──一个镇压特别残酷的时期,至少9,000人被开除出党、受审,并被判死刑。据此估计值推断,包括其它9轮类似规模的清洗,可得出有9万人被处决。就目前而言,该数字一定只是对此问题规模的估计值;也许有一天,平壤的档案将揭示全部内情。

逃离该国的人证实了以卖淫、叛国、谋杀、强奸和煽动叛乱等罪行例行处决平民。人群受邀参加,宣判伴随着仇恨的喊叫、侮辱和扔石头。当人群反复高喊口号时,囚犯有时被踢并被殴打致死。阶级出身对于决定惩罚非常重要。两名目击者告诉“亚洲观察”(ASIA WATCH),强奸被处以死刑,只是对较低社会阶级的成员而言。

朝鲜司法体制只是为了推动该政权的利益而存在。所有法官和几乎所有的律师都按照党的命令来行事,并被明确指示要遵循严格的马列主义路线。审判往往只涵盖部分指控,其余部分则由法外处理。通常独立于审判之外采取激烈得多的措施。(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