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朝鲜”为基调 中共网络管控发动自媒体大清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0日讯】中共对网路言论管控进一步收紧。中共国家网信办近期再次针对商业网站和自媒体进行大清洗。有美媒说,中共对互联网的管控学习朝鲜基调的道路上狂奔。

中共审查部门严管网路,无所不用其极。中央网信办近期要求集中整治商业网站平台和自媒体违法违规行为。

据介绍,此次集中整治将重点聚焦6个方面:1,集中整治商业网站平台、手机浏览器、自媒体违规采编发互联网新闻信息、转载非合规稿源问题;2,规范移动应用商店新闻类App审核管理;3,建立社交平台社区规则,加强社交平台运营管理。

4,规范商业网站平台热点榜单运营管理;5,加强网络名人参与论坛、讲座等网络活动管理,规范相关活动网上直播;6,进一步加强自媒体基础管理等等。

上述6条规则出台后,在中国社交媒体随即出现了新一波大清洗,许多人在微博微信的账号被封。由于此次针对自媒体,所有谈论新闻、时政之类的账号几乎都被封杀。

一位参加了网信办此次会议的人在朋友圈透露:接下来自媒体的日子越发难过了,按规定,几乎什么都不可以发,不允许转载官方媒体新闻,不允许报导突发事件,不允许发布房地产负面信息,连预估房价走势都不允许。归根结底就是什么都不能发。

有美媒说,中共对互联网的管控在学习朝鲜基调的道路上狂奔。示意图( KIM WON JIN/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之音报导说,中共在2003年定下政治上“学朝鲜”的基调后,对互联网管控的力度越来越大。从早期的“法外之地”到如今的“寸草不生”,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的背后却是中共网络审查的历史。

《南方都市报》和《新京报》前总编辑程益中认为,中国互联网平台如今的局面早在2003年就开始形成,现在不过是老调重弹,是一轮又一轮打击后的结果。这一次,把自媒体纳入管理,这就像严打似的,要把这个效果做给上面的人看而已。

程益中进一步说,2003年不仅是中国互联网的转折,也是整个中国政治的一个转折点。

他说,2002年10月,胡温上台,当时宣传是“胡温新政”,当时新华社用的词,理解成中共要启动政改。因为江泽民执政14年,很多人骂他,说做了14年,也不政改也不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胡温上台了,给人感觉要把中断的政改重新续上的感觉。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2003年的孙志刚事件、SARS、南都案等一系列事件让当局发现互联网的影响力太大必须管。于是必须改变这个局面,这个局面的转变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程益中回忆说,这些事情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背景。2003年江泽民写信给胡锦涛,称一些反共的自由知识分子利用胡温新政的口号,提出政改主张,实际上是要推翻共产党,要胡温政府不要被利用。

而胡锦涛对信件作出了批示,称朝鲜经济上困难不少,但政治上有很多不错的做法。

程益中认为,如今网络管控出现这个局面早在2003年就定下基调了,只是后来不断重申、不断强化。

图为平壤的朝鲜军人。(KIM WON JIN/AFP via Getty Images)

旅美人权律师滕彪说,在江胡时期,网路的影响不足以威胁政权,因此打压较轻,习近平上台后,网络管控的力度明显增强。

他说,习时代对互联网、社交媒体、NGO组织、维权运动、教会、新闻媒体等等,都逐一打压,打压所有的自由力量,所以对网络的监控也越来越严格不足为奇。背后的原因就是当局认为互联网是对中共政治体制直接重大的威胁。

程益中说,其实中共政府对媒体的控制从来没有宽松过,只是力度更大了,越来越制度化、架构化,并且是规模化。做自媒体在中国是没有希望、没有未来的。

曾在中国做过10年审查和审查相关工作的刘力朋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审查越来越严格,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审核员仅仅是私企的内部工作,内部管理也稍微轻松,但如今的审查各种权利部门都有权力审查,有很多直接是网警审查。

而且当局对审查员的控制也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每一个审查员后面都有监控,且由两人完成,所有的资料文档都有数字指纹,几乎不太可能如同起初那样“枪口抬高一寸”或“睁只眼闭只眼”,更不可能把审查的资料和规则传到外界。

《新京报》2013年曾披露说,在中国从事网络控制的人数多达200多万人。由于中共严厉的网络审查制度,不少中国公司雇用数千人来监管其企业网站的内容。随着中共网路监控不断升级,中国民众的网络言论无时无刻都在监控中。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