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蔡咏梅:大佛洗脚天下乱 末代征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9日讯】中国大陆近期的异象频频到来,极端的天灾人祸,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被认为是改朝换代的征兆,引起国人热议。资深媒体人蔡咏梅接受《珍言真语》采访时表示,近期中国四川乐山大佛被洪水淹脚趾是不祥之兆。

乐山大佛被淹脚 灾难来临的象征

蔡咏梅来自四川成都,她认为目前中国罕见的洪灾导致乐山大佛的脚趾被水淹,这在历史上是灾难降临的前兆。当地民间流传着“大佛洗脚,乐山睡不着”和“大佛洗脚,天下会大乱”的说法。乐山大佛是很多当地人的精神寄托,发生这种异象导致人心惶惶。

她介绍说,乐山大佛建于唐朝,至今一千年历史。当初选择在三条大河汇聚的地方建这个大佛,目的是为了保佑这些江上河上行船的人。乐山大佛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石佛,很多中国人对大佛有着精神上的寄托。“加上中国人有一种天然感应的传统,中国大佛发生什么事情,就觉得有一种异象,一定跟人间社会是有某种联系的。所以大佛淹脚这个事情,那就是非常非常大的一件事。”

她表示,在近代发生的一些灾难时,大佛曾显灵出示异象并有拍照作为记录,她亲眼见过照片。例如,“大跃进”时期发生大饥荒,当时江上漂浮了很多那种饿死的尸体,就在三江汇流的回水处漂浮。大佛不忍心看,所以大佛的眼睛就闭起来了。有人拍了照片成为证据。此外,在文革时群众间的武斗搞得很厉害,民不聊生,大佛也闭了眼睛。

此外,当地人认为大佛洗脚不是很吉利的现象。据四川人的历史记载,上一次大佛洗脚是在1933年。当时流经乐山大佛的岷江上游的茂县,发生了山体坡滑,泥石流崩塌时把岷江切断了,形成了一个堰塞湖。几十天后,这个堰塞湖就积了大量的水导致崩塌,造成岷江水一路奔流而下,激起的水浪波浪都达20米高。水一直冲下去,经过成都冲到乐山,淹到了乐山大佛的脚。那次灾难造成1万人死亡。

两百多年前的乾隆年间,大渡河也发生了像岷江那样的堰塞湖。大渡河先是断流,断流后那个水就成了一个湖,囤积在上面。然后经不住上流水冲的时候,堰塞湖崩塌后,大渡河的水冲到了乐山。那一次灾难死伤惨重,造成10万人死亡。

她说,当社会安定祥和的时候,大佛会出现彩虹相伴。这次大佛淹脚,令当地人感到忧虑。“这对大家的心理有很大的冲击。所以就会议论纷纷,对这次的灾难,我觉得现在乐山大佛,已经成为一个这次四川大洪水的一个象征。”

天降异象频繁 国人热议改朝换代

蔡咏梅说,中国天人感应的传统思维其实根深蒂固,天降异象令人联想到朝代更替。“中国历朝改朝换代的时候,就会人心惶惶嘛。人心惶惶的时候就说天有异象,发生日食啦,会在六月下雪,这些中国人正在说。现在已经发生了嘛,北京发生冰雹了,这些都有了。他们觉得只要反常的气候,遇到这种情况,皇帝也很害怕的。皇帝就觉得上天在警告我了。 ”

今年北京六月下雪和冰雹,北京上海出现白昼如黑夜和奇异闪电,青蛙遍地上街,这些异象让很多中国人都相信是上天的警告,心理受到震慑,认为这个社会要出问题了。

蔡咏梅表示,为了稳住人心,中共对内的宣传在拚命美化和淡化这些灾难。“所以现在中国政府,它其实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它为了稳定,你有没有发现它的对内宣传,对外它骗不了,对内的宣传拚命讲一些。比如最先第一次长江洪峰开始兴起,淹的时候,它拍些照片说很美,像仙境那样的景色。这是个灾难呀!你把它当仙境,比如这次长江重庆淹水,很吓人。你看到那个洪水退后,好多人简直欲哭无泪。你看那些商户,那些做生意的家产等全都毁了,很惨的。是吧?最近它宣传重庆淹水:大家看到很高兴,我们重庆的轻轨在水上漂,宣传大家很乐观这样。”

中共的文宣漠视灾民悲苦,甚且粉饰太平。但是,现在有互联网,每个人都有手机,发生的灾难的景象大家都可以放到网上。这种视像效果非常大,对中共当局来说非常不利,也无法再隐瞒。

大量水坝破坏生态 四川洪灾百年不遇

蔡咏梅表示,中共不顾及民生和环境,放任官员滥建水坝工程造成生态环境污染,水灾地震接踵而来。近期的天灾背后实际是人祸。

她说,一些七八十岁的重庆人说从未见过这样大的洪灾,中共建政夺取政权以来没有见过,可谓百年不遇。她认为发生这样的大灾难,一是因为极端气候出现的天灾,二是因为中共乱建水坝的人为因素,导致生态环境恶化。

她解释,水的落差越大,能量就越大,具有水利资源开发的潜力。

长江是中国最大的一条河,水量最丰沛,而大量的水来自四川。四川地方的河流有一个特点,就是河流落差非常大。流到乐山的三条河分别是青衣江、岷江和大渡河。岷江水的流量等于黄河的1.5倍,大渡河的水量比岷江还大。流到下游的两条河流的下游的水变成了岷江的水流。在河流之前的大渡河的水流,水流量比岷江还大。上游和下游的水流有很高的落差。岷江水的落差达到3500米,大渡河的落差达到4000米。

所以在过去几十年中,中共就大力发展水利发电。长江上游那些地方,全部都在建水力发电站。水利发电的建法是梯级发电,沿江不停地建,密密麻麻的。有些是地方政府建的,很粗糙简单。“整个中国的川西的那个地方,简直是说,你开车经过的地方,每20分钟、30分钟就有一个水电站。”

蔡咏梅指出,大量的水坝建起来之后,马上带来了生态环境被破坏的问题。以前大渡河的风景非常美,沿着河边的公路开车可以看到。建立水利发电站后水位上升,沿江的公路全部淹掉,所有的公路都穿洞了。

她说,不仅是公路被破坏掉,整个河流的生态系统都被破坏掉了。四川那个地形叫做横断山,高山峡谷,最高四川的贡嘎雪山,海拔7500米高。那个地方特别难通行,要爬过一座几千米的高山下到峡谷里,上去又下来。

“所以那个地方的地质是很脆弱的。那个地方就经常发生滑坡,经常发生地震。但是你又去建那么多的大坝,建那么多水电站,那么对这个本来就很脆弱的地质引起很大的问题。滑坡啊,这些情况就更严重。所以有人不是上次汶川地震发生后,他们就认为是水电站引起的。因为那个水电站是这样的,你这样的水是积水,本来水就哗哗哗的很自然的就流动下来,你建了一个湖在那个半山上,那么水就给积在上面后,一定会有很大的水的压力。这个水的压力一定会对两边的山都会形成压力。”

她强调,水压着山坡就会有压力,除了汶川地震,还可能引发很多小地震,甚至很多山崩等等。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还允许大量建造水坝,本来自然流动的水都是有很大的落差,水坝建起来后,山崩和水土侵蚀就更严重。据说岷江流域近一半都被水土侵蚀。大渡河一百年来有1亿吨的泥沙被沉入河底,因为建坝后水流放缓了,河床被抬高,水库的库床也被抬高,水库的容量会变小。

“所以现在三峡大坝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上流的那个水来了以后,那些本来会自然冲放掉的那些河沙,泥石这些就冲不掉了。就积存在河床下面。所以你看这一次四川的那个水灾发生了,洪水发生了。你看到那个网上的大量的视频,自媒体的报导的,都是看到山崩,整个山都崩了。山崩后那些泥石都卷入河中。然后被泥浪卷走,你想那个河水,水的力量本来就很大了,再加上泥石的力量加在一起,那个破坏力非常非常的大。”

天然美景被破坏 中央领导发大财

蔡咏梅说,中共利益集团把经济发展变成第一,完全不顾自然生态。经济开放的决策是当官的说了算。造成滥建水电站的情况非常严重,没人管。

她表示,中国民间的制衡力量很弱,搞环保生态的NGO组织全部被认为是“敌对势力”,和外国勾结。现在都不能发声了。然后没有人制衡,中共官员随便乱来,连水流平缓没有利用价值的河流都建水电站。

从青藏高原流出来的河流,基本上全部都建了水电站,唯有怒江逃过一劫,得益于联合国的干涉。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出现了三江并流的自然现象,从西藏流出,经云南西部,三条大河隔着一片山平行地流淌170公里,互不交汇。那片土地的生态、物种和植被丰富,形成的自然奇观在世界上的其它地方极罕见。中国想申请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警告,如果建水电站破坏自然生态就没有希望。因此,原先的建水电站计划才被停止,怒江成为中国几乎是唯一可以自由奔腾的河流。

“所以你会看到中国的这个自然生态的破坏,绝对不是什么一个无心的过失。这个最大的责任就是这个(中共)政府。”

蔡咏梅说,中国大陆的媒体自己披露,水利系统非常赚钱,李鹏家族的上市电力公司非常捞钱。李鹏在主管建三峡大坝的时候,费用是通过从全体全国人民交税来集资。但是三峡大坝建成发电后,收获的利润却不是全国人民的了。“这个三峡大坝这些公司七倒八倒的,七转八转的,居然变成一个私人的上市公司了。所以,这个三峡大坝发电的利润是很大的。那么,从三峡大坝的发电是个很大的利益,所以很多人就从中渔利了。”

中国大陆很多媒体已经披露这个情况,包括中央巡视组不点名地批评了李鹏这个“中央老领导”,但是因为各种政治原因却不处理。“所以说中国大陆反腐不是真正的反腐,它是有策略的反腐。而是出于政治斗争的反腐。如果你是我这一派的,我就不反你了。明明你腐败,我不管,我就把你放过了。”

然而,耗资耗时巨大的三峡大坝却没有防洪功能,而且导致生态污染。蔡咏梅说,三峡大坝建立之前,重庆是不会被淹的,因为长江经过重庆的地方是有坡度的,水就哗哗的流走了,不会淹到这个山城上。但是三峡大坝落成后建了很大的水库,重庆就在水库边上尾部的地方。三峡水坝的水位抬升了以后,重庆被淹是不可避免。“而且不光是淹,重庆还受到建了三峡大坝水库形成以后很多对生态的破坏。比如三峡上流的垃圾啦全部都集在三峡上游的地方了,大坝上游的地方。那么就对水的污染就非常的严重。所以重庆区域的水污染很严重。”

破坏民主自由 中共对西方社会是威胁

蔡咏梅说,这次中共病毒瘟疫传播到全世界,引起西方世界对中共的不满。中美贸易已经让中美关系恶化,再加上香港问题影响大,美国要改变89年“六四”以来的中美政策,中共非常害怕。

“现在美国就是把中共看成对她、对这个自由世界最大威胁的一个政权。因为现在中国的经济实力是第二,现在中国那种对外的扩张也很厉害,尤其是对那个东亚南海这个区域的。所以大家感到威胁。而且它的意识形态的对外扩张,对那些第三世界,对这些地方就有主权的要求,对这个东海、南海是一个主权的要求。比如说台湾问题,南海等等。然后它的海军还要对外扩张,还有一带一路这些。”

她认为,中共的存在令自由社会备感威胁。中共模式的成功意味着西方模式的失败,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会因此去模仿中共,不走自由民主化道路,对世界来说是一种危险。

完整采访请观看《珍言真语》视频节目。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