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月瞰今昔】体制内的蔡霞还有多少 逃离中国浪潮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31日讯】大家好,欢迎观看慧月瞰今昔。

中共病毒疫情的阴云还未散去,而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态度却愈加明确。加上逃出中共体制的及仍在体制内的精英人士,公开批评这个体制的种种问题。从蔡霞到李传良,从闫丽梦到郝海东,从任志强到许章润,一个个震撼弹,让世界听到了许多真实和真相。

今天慧月就跟您聊聊引起轩然大波的两个人,以及近来在中国大陆从上至下掀起的移居海外浪潮。

蔡霞:因抨击中共知名的红二代

蔡霞1952年出生在中共典型的革命家庭,她的母亲、舅舅、姨姨都参加了中共军队。退休前在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任教授。她去年以旅游者身份进入美国,回来因为中共病毒疫情爆发而受困滞留。

蔡霞被关注,正是因为她的特殊身份,以及发表的对中共的批评言论。

蔡霞算是典型的体制内高层人士,首先她的经历就很有说道。据她自己介绍,作为红二代,她的成长历程包括1966年参加红卫兵,串联到北京,去见毛泽东的狂热往事,不过,文革中许多老师被毒打的场面,深深触动她的心灵。过去三十几年来透过在党校教书的职位,她说自己从体制内观察中共的变化,因而发表了呼吁美国政府加倍对中共施压,要求国际社会阻止中共渗透国际组织,以及习近平的言论与思想已退回文革时期等言论。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的说法是:蔡霞在互联网上被广泛看成是党校里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发表了一些不亚于中国最激进公知及异见人士代表性的反体制言论。

说她是出身于军人家庭,是“军二代”, 属于“红二代”“扔掉红旗反红旗”也好,是中国的“既得利益者”、“体制核心人”,是中共的忠实拥趸,是最应当维护体制的人也罢,这个曾经帮助中共完善制度、维持统治几十年的人,依然能够自由地思考,并且能站出来公开表达自己对这个体制的不满,直言不讳谈中共党和制度的问题,这股桀骜不驯的倔强还是很令人佩服的,在全球反共的大背景下,引起如此的轰动效应,也不足为怪了。

我看到维基百科上说她知名于——因抨击中共遭处分,觉得有点可乐,也只有在中共体制下,才会出现如此具有中共特色的事儿了吧。蔡霞因为言论,遭到中共开除党籍且取消退休待遇的处分。

蔡霞到底那些言论戳到中共痛处,对她处分了呢?蔡霞在这个月接受了海外多家大媒体的专访,BBC、CNN、卫报、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以更大的声音说出自己对中共体制的绝望。

蔡霞接受采访时介绍,先是在中共病毒“吹哨人”李文亮去世后,她参与了要求言论自由的签名后,中央党校就打电话要找她谈话。接着就是香港国安法的强行推行,她很愤怒,写了一个关于香港国安法的文章表达看法,说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是“强暴香港人民”,直截了当指在中国共产党在这个问题上是跟人类文明在做敌对。此前流出的一段她的录音中,也暗指习近平为黑帮老大,并称中共是“政治僵尸”。她还公开为地产大亨任志强辩护。

蔡霞还说中共国是对世界的威胁,支持川普政府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禁用令,并提议美国政府对中共官员进行制裁,呼吁美国政府强化针对中国的强硬路线”。她的反共立场,对中共来说的确是杀伤力了得。她引起的巨大波澜,至少有两层意思的潜台词。

首先,她是所谓正统的红二代:这一群体的政治表述长期被视作更有象征意义,是否有相当一部分已经出现了分裂?其实蔡霞自己也曾对美国之音说,“我不孤单。”中共党内其实有很多人和她持相同观点,她说,“我觉得大家嘴里不说,心里是有想法的。我自己做了个估算,百分之六十到七十。”

再者,她是中共政治核心圈内的人。因为中央党校是中共干部的摇篮,中共历代数名一把手包括毛泽东、胡锦涛、习近平都曾兼任党校校长,蔡霞在这里常年执教。斥责中共的言论来自如此核心的圈内,或许对中共高层杀伤力更大。

前鸡西副市长海外退党

前黑龙江省鸡西市副市长李传良出逃到美国,继蔡霞之后,他于8月19日用真名实姓在大纪元网站上公开退党

他说自己原来一直在体制内工作,听过、看过、感受过的事情太多了。现年57岁的李传良,2003年任鸡西市财政局局长、党组书记,2011年底升任鸡西市副市长,2014年他主动要求退出公职,于4月调任鹤岗副市长,随后被停发工资。2017年,李传良彻底离开中共及政府体制,即人们常说的“裸退”。

之所以出逃,因为他得知同事议论当局隐瞒疫情遭到举报,后被逮捕,李传良获悉后,担心自己过往的言论与观点也会遭株连,在海外民运人士协助下,辗转周折在疫情下惊心出逃,近日才抵达洛杉矶。

李传良说,中共政府政策明显是服务于利益集团的,你反对的话,他们就会打击你,所以自己这种看不惯官场百态、愿意直言的人就干不下去。他还说现在在中共体制内像中共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一样批评中共的人挺多,但是他们越来越不敢明说了。

“因为我私下跟他们有过交流。现在有点像文革时期,一不注意就会被举报。”所以蔡霞和任志强等人发表的观点,很多人私下都会看,但看完后都不吱声而已。

任志强也是中共红二代,北京地产大亨,因为中共应对疫情不力,批评中共及习近平而被抓捕、调查,遭受政治迫害。

李传良虽然不似蔡霞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但却代表了他这个级别的更广泛官员群体的心态和想法,只能说中共这艘破船要沈,越来越多的人都看得明白,心知肚明。

放弃幻想 从高官到平民的逃离潮

出逃几乎已经成了中共官员们的共识。有些可能已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转移了资产,获得了其它国家护照,随时准备着跑路。

现在作为红二代研究中共理论的人,很了解中共打压和整人的手段,能够站出来大声批评中共,一定是感受到世界格局的变化,预见到未来趋势,否则不会贸然行动。蔡霞自己也说,“中共是不可能完成中国的转型这个历史任务。所以它必须要下去,”她说。 “不是我们让它下,而是整个历史就会把它抛掉。”

实际上现在不只是中共官员,还有富商和中产阶级的人离开中国,就连许多被中共视作“低端人口”的平民百姓,都意识到了危机,想着法子逃离中国呢。

我看到自由亚洲电台有这样一篇报导,广东一位居民一个月前抵达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的一个小国。之前已有十多人比她早到,未来还有大批人到该国居住。

她说因为害怕中共“闭关锁国”,“国内的经济不好,很多青年人失业,那艘船都漏水了。我不准备回去了,在这里再作打算吧。大陆环境以后不看好。”

她透露还会有另外一批国人将抵达她所在的这个小国。无论生活怎样,她认为“起码这里是欧洲国家,她始终是一个有信仰的环境,比大陆好。我觉得自由最重要。平民百姓在中国安分守己也很难安居乐业,所以我带着我的儿子出来。”她形容自己一批平民百姓是“低端人口”。

她身边的人都觉得,在中国,无论有钱没钱的人,纷纷意识到自己早晚会被政府“收割”,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而逃出中国。有钱人去五眼联盟国家,中等收入家庭去申根成员国家。

比如,欧盟成员国塞浦路斯,近年成了中国富豪和官员移民的“新天地”。在三年间,塞浦路斯向七十多个国家的申请者发出一千四百本所谓黄金护照,其中超过五百本给了中国富豪或政府官员。不过,申请人须投资至少215万欧元,才可获得塞浦路斯发出的“黄金护照”。

面临国人的出逃潮和资金外流,近年来,中共官方不断收紧对中国公民出境的管制。其中,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员、银行职员以及国企管理人员,都被要求上缴护照。去年10月前后,多个地方亦将管控范围扩大到公立学校老师及退休人员。

近几周,中共官方又将收缴护照的范围,扩大至村委和居委会。《新京报》说,北京市平谷区村干部上缴私人护照,北京市将新增的监察对象全部纳入防逃体系。涉及的村干部包括各村以及社区居委会党委和村居委会领导班子,在官方的通知中明确显示,除收缴这些官员已有的私人护照外,对还没有办理护照的官员,亦实行更严格的审批和控制。

近年来,中共官方逐渐收紧对中国公民出境的管制。其中,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员、银行职员以及国企管理人员,都被要求上缴护照。去年10月前后,多个地方亦将管控范围扩大到公立学校老师及退休人员。

不仅如此,中共当局还严格管制外汇,防止资金外流。比如,限制每年每人换汇上限为5万美元。但最新研究数据显示,过去12个月,约有50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资产汇出中国,显示中国有投资者正在规避当局的外汇管制。

而中共商务部2周前宣布将在全国28个地区,包括香港,试点实施数字人民币,更是要加强对国内民众的控制,全面掌控国人财富。真的是阴招不断,祸害百姓。不过,倒是从侧面印证了中共面临的种种危机,然而物极必反,越是管控严格到离谱,越是加速中共走到穷途末路。好像更多人都在等著看到中共退出历史舞台的那一天呢。

好了,今天就分享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