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从夺人饭碗到保甲连坐 中共暴政何时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一幅网络照片中,某地村民打出横幅“冯保香陈红波非法越级上访,已影响我村67至79岁老人第三季度奖补金发放”。网友感叹,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保甲连坐法”吗?拉仇恨,是文革中“挑动群众斗群众”的再现。

中共历来都是,谁不听话,就打破谁的饭碗;再不听话,连带你家人的饭碗都不保,这就是中共的邪恶暴政。

前一阵子,中央党校蔡霞教授因发表批评中共国安法和习近平的言论,被中央党校开除党籍,更为过分的是取消蔡霞一切退休待遇。

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因公开批评中共与习近平,七月被中共以所谓的“嫖娼”名义拘留,后遭清华大学开除。八月十三日,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向许教授发出聘书,邀请他赴美做研究学者。就在同一天,许教授被公安约谈,并被告知:禁止离京、禁止出境、禁止接受媒体访问、禁止接受任何资助。

蔡霞的例子说明,中共把政治问题经济化,中共认为你不听话,那就断绝你经济来源,看你没有收入,吃不上饭了,还怎么跟中共作对。

许章润的例子说明,政治问题污名化,先来个“嫖娼罪”,搞你一下子,即使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清白的,我也要这么做,目的就是让你知道,这件事我想要采取什么手段都可以,你只能是乖乖就范。污名化之后,再断你经济来源,连外部资助都不能接受,就让你坐吃山空,直到吃不上饭。

中共对自己人民的欺凌和霸凌可见一斑。

今年5月底,公安部新明确了32种上访行为属于违法犯罪,如:越级上访、未按规定途径投诉等,最重要的是会影响子女等直系亲属的前途。比如,父母要上访的话,就让在单位上班的子女不要上班,回家看好父母,父母如果再上访,子女也就不用来上班了。

曾代理709案谢阳、李和平、王全璋等人的人权律师陈建刚去年逃离中国大陆,他在一篇《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的文章中,列举了中共对律师采用的13种惩罚方式,其中就包括:直接禁止律师办案、注销律师执业证、吊销律师执业证、刑事构陷入罪并酷刑及污名化、“控制家属作人质”以控制律师、“摧毁律师及家庭中的一切,使其陷入困境”,以使律师听话等。

2016年,王全璋律师被中共秘密羁押期间,警察向王全璋家庭所处的北京石景山区所有幼儿园、早教中心等下令,不准接受其儿子泉泉入幼儿园。直至2018年5月泉泉才终于上了一家私教幼儿园,2019年9月,泉泉升入小学,就在家人认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的时候,开学仅仅四天,泉泉就因为警察数次到学校施压,而被迫离开校园。

王全璋妻子、泉泉的妈妈李文足质问到:你们是要让一个妈妈面对失学儿子,无法承受这痛苦绝望,从而向你们屈膝吗?还是借此打击你们关在监狱里的孩子爸爸,强压让他向邪恶悖谬低头?还是你们要用一个6岁的孩子的失学,这一个家庭的痛苦,向70周年的大庆献礼?抱歉,我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邪恶和灭绝人性!

今年8月10日,香港国安警察抓捕了黎智英,并搜查香港《苹果日报》总部。同时被捕的还有黎智英的两个儿子及壹传媒3位高层。

被扣留40小时后黎智英获保释后,通过视频直播,他分享了自己的感受,他表示,在接近人生最后的阶段,知道自己做的事是对的。他形容:“在手镣之下,没有一刻觉得自己很惨或被屈辱。”

但当被读者问及,中共会不会拿家人做人质,要挟要你停止,你会不会放弃苹果?

黎智英一度情绪失控,哽咽道:“这是我最难面对的事情,家庭是我最重要的事,(而)不是我的事业不是我的名誉。如果(中共)做的真的那么离谱,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

中共之邪恶,所作所为完全超越了正常人类的底线,当中共认为你对它有威胁的话,就会用经济手段使你无法生存、用家人做人质使你无法坚守、用各种连坐手段使你承受巨大压力。这就是一个变异政权对付一介草民的种种行径。

当年江泽民在对付法轮功学员时命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我们看到,这种恐怖、邪恶、置人于死地的治人手段正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不仅传到新疆、香港,更在中国大地上屡试不爽。而且已经内化成了中共官员和警察们的行为模式,动不动就搬出来,用到任意一个屁民身上。

正如陈光诚在前几天美国共和党大会上所发表的演讲中所说,中共是人类的公敌,是反人类的政权。现在全世界各国都认清了这一点,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中国人都能认清这一点时,就是中共走向灭亡的时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