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被偷走的大奖 (独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6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最近有一位网友给我们爆料,中国最有可能获得下一个诺贝尔医药奖的一种药和它的发明人,现在被政治打劫了。什么意思呢,就是有一种很重要的药品,它的发明人本来应该另有其人。现在,中共把科学大奖给了学术造假的人。给我们爆料的这位网友身份很特别,他告诉我们,他父亲才是这个药物的真正发明人。

我特意去网搜了一下,果然围绕这种药的发明人,已经争得不可开交很多年了。而这个争论的核心还跟这位网友的父亲无关,因为他父亲在1988年已经去世了,世间的一切纷争似乎已经跟他无关。听起来有点复杂,在展开这个事件之前呢,我想先跟大家讲一下中国的未来科学大奖。

大家是否听说过这个奖项,这个未来科学大奖据说是中国民间发起的。我去查了一下,它的主页上介绍是从2016年开始,由中国的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关注原创性的基础科学研究,奖励在大中华区做出杰出科技成果的科学家,不限国籍。

我搜了一下以前的新闻,企业发起人有百度、腾讯、网易几个中国的网络巨头,还有什么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和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总共是12家吧。虽然他们说这个未来科学大奖是民间发起的,大家其实都明白,在中共国没有什么民间,都是官家的。中共的民企背后全是党领导。

为什么要发起一个这样的奖项呢?我分析呢,主要是两个目的。第一是为了网罗海内外的科技人才。中共打科技战,想要在科技发展上超越美国,以前都是靠偷技术也好,挖人才也好,总之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但是2016年美国大选以后,川普总统上任,对中共的政策开始强硬起来,中共好像已经意识到以后赚不到便宜了。

长远打算来看,就是要继续网罗那些顶尖的科技人才。包括千人计划,都是他们网罗人才的手段。听说为了保护那些千人计划内的专家,对外都说是“国家特聘专家”,不说具体身份的。

这个未来科技奖,要把原创的技术吸引来,还不限国籍,只要是在大中华区以内的研究发明成果都可以。那么这些千人计划的专家只要参与中共国实验室的研究,就都符合资格参加评选了。奖金还非常的高,每个获奖的科学家可以获得百万美元的奖励。这也是名利双收啊,对一些人来说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我想这个是主要的原因。

另一个原因,我在新闻报导中看到他们形容瑞典有诺贝尔奖,香港有邵逸夫奖,现在中国终于有了未来科学大奖。我们知道,除了2015年屠呦呦因为发现了抗疟疾的药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中国再没有获得过任何诺贝尔自然科学奖项。以前有的都是华裔,都是其他国籍的。

这一点对于中共来说应该是一个硬伤。一直吹嘘厉害国多么强大,科技高度发展,诺贝尔奖却沾不上边。怎么办呢?拿不到国际奖项,那就自己设个国际奖,这样就多了一块遮羞布。

说这么多,是想让大家了解,中共国有个这样的一个奖项,号称“东方的诺贝尔奖”。今年的颁奖典礼会在11月中旬举行,获奖名单据说已经出来了,其中有一位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中医学教授张亭栋,他作为三氧化二砷注射液的发明人获得了这个大奖。

我先来科普一下三氧化二砷。这个词很专业,其实它有个大家很熟悉的名字,就是砒霜,或者武侠小说中常用的名字“鹤顶红”。砒霜大家都知道是剧毒的。但是它竟然可以治疗急性早幼粒性白血病,这种病的英文缩写是APL。名字都太专业了,我们就理解成砒霜可以治疗白血病。

这种药物的发明,使得复发率非常高的APL治愈率高达90%以上。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发现,目前已经在很多国家临床运用了,每年都能挽救几千个生命。应该说,这项发明在医学领域的贡献是巨大的,很有可能会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如果获得诺贝尔奖,那就是名垂青史的荣耀,为了这份荣耀,就会有人想要欺世盗名,所有能沾边的人都不遗余力,想方设法证明自己才是这个治疗方案的发明人。张亭栋教授携这个方案成为了今年的未来科学奖的获得者之一。而另外一位张鹏教授却通过多篇博客文章声明,他才是这个治疗方案的第一发明人。这被称作是“二张之争”。网友韩先生的父亲韩太云药师,只是被人们当作第一手信息收集人。

按理说,谁发明了什么药,不是应该一目了然吗?研究论文,临床试验,都可以作为证据。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就出现这么复杂的状况呢?我整理了一下,发现主要是有几个原因,一是这个药物最早发现的时间背景,正是在文革时期,学术方面管理都很混乱;二是因为整个治疗方案从发现研究到临床试验经过了不同的人,最早的发现人韩太云先生又过早离世;三是在中共治下,学术造假成风,科技成果抢劫现象比比皆是,政客抢劫科学家,暗箱操作,外行管内行,中国科学界一片狼藉。

根据我搜集的资料和韩先生的爆料,韩太云药师在其中的作用是不可抹杀的。

韩太云先生是朝鲜族人,原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药剂师,曾跟随日本药剂专家学习,受过严格的现代药剂学训练。他是一个为人低调,做事严谨的人,很善于研发新药。我们知道的双黄连,就是在这次疫情中被抢疯了,据说可以预防武汉肺炎的一款中成药。

这个药就是韩太云通过古方新制的发明。他儿子曾经问他,为什么不多写一些文章发表出来呢?他说,药物研发是很讲究科学严谨的,在没有足够药理,药效和临床数据之前,在有效成分对比试验做好之前,不能过早下结论。

韩太云发现砒霜治疗白血病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1969年,韩太云药师和他的好友,外科大夫赵亭钟送医下乡,他发现一种民间验方竟然救活了已经被医院放弃治疗的晚期癌症。出于好奇,他们就把这个民间的验方拿回了医院。

韩太云药师回到医院后,潜心研究,他根据这个民间验方研究出了三氧化二砷和氯化亚汞100:1的静脉注射液,根据研发成功的日期,他将这个药命名为713注射液,就是1971年3月份的意思。而那个时候,获奖的张亭栋下放去了五七干校,根本不在哈医大,到1972年10月才回到哈医大。

据韩太云药师的同事回忆,因冬天药物出现大量的雾状沉淀,产生大量的废品。他认为氯化亚汞在药物中仅存痕量,意义不大,在根本上不影响药效。所以,他建议取消氯化亚汞,只生产三氧化二砷的单体注射液,可惜的是,三氧化二砷单体注射液正式诞生后,韩太云药师在1988年的秋天没有见到他的研究成果就去世了,享年57岁。他的英年早逝也是跟长期工作在砷汞和有毒物质暴露的环境中有关。

据网友韩先生说,文革期间,他父亲因为得罪了造反派,被安排在下放名单里,虽然他没有服从安排,但已经失去医院的研究条件。他用一口露天大锅开始他的研发工作,当时没有资金也没有助手,工资也被停发,所有的工作全靠他一个人来完成,药物原料都是同事们因为同情他,偷偷提供的。

没有实验室,同事们在医院制剂室不使用的时候偷偷向他开放,幸亏文革期间管理混乱也没人关注他的工作,为他的研究提供了空间。他在解决完制剂上所有的难题后,又遇到动物实验的困扰,文革期间一片混乱,没人搞科研,动物实验室处于半关闭状态,实验室只剩下一个人,这个人常常要去公园的花圃工作,他父亲不得不特意去花圃把他请回来,帮忙开门。

同时还请出从牛棚刚刚出来的哈医大流行病学教授刘瑞璋老师帮忙做了毒理试验,那时他们所有人所做的工作只是因同事间的友情和对科研的执著,与任何个人得失无关。在他们的努力下,1971年3月713静脉注射液终于问世了。

在713静脉注射液问世以后,接下来就是临床使用了。刚开始,因为并没有针对某一种类型的白血病进行临床运用,并没有发现713静脉注射液对白血病有疗效,直到金镇敬医生第一次使用这个药物治疗APL病人,并做了后续的研究确认这个药对APL病人有疗效。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在713的临床方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就是张鹏教授,他在713静脉注射液问世后,很快完成了72例临床试验的研究,并确认了诱导分化和细胞凋亡的机理,完成了著名的哈尔滨方案。

也就是说,在砒霜治疗白血病的方案上,有两个最重要的人,一个是韩太云药师,另一个是张鹏教授。而现在的获奖人张亭栋既不是发明人,也不是第一个使用这个药进行临床治疗的人。那他为什么就成了获奖的发明人了?

据韩先生爆料,1950年张亭栋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哈医大附属医院,他仅仅学了8个月短训班,所学根本无法从事医生工作,不得不改行再去学中医。比起枯燥的中医,他更热衷于政治,而文革给了他一个充分展示才能的机会。

文革刚开始他就成了造反派头目,因为迫害那些专家教授有功,还抄了他中医学恩师钟育衡老师的家,一时间成了哈医大的风云人物,但也被哈医大所有有良知的人所鄙视,甚至同是造反派的战友都讨厌他,1969年他被另一派造反派整到了五七干校,三年后才重返哈医大。他回到哈医大以后仍然热衷于政治,很快成为了哈医大一院普通内科的党支部书记。

那张亭栋又是靠什么来证明自己是发明人呢?他擅长搞政治,也擅长写论文,在第一个临床治疗有效后,他就把哈医大检验科的研究成果借走开始写论文了,抢先发表了这个成果。

据韩先生说,这个药虽然始于民间验方,但是韩太云医师在研究的时候已经跟中医药学脱钩了,从研究方向和制剂方式、药物剂型的设定都是严格地按照西药研发的方式进行的。后期的临床研究和机理研究的方法也都基本采取了西方医学的手段,药物、临床及机理研究三部分的研究过程基本符合西方循证医学的研究方法,而张亭栋的中医药学之说,很多地方都不能自圆其说。

也正因为这样,张亭栋申请了三次,都涉嫌造假被压下来。第四次申请,也就是今年却被评奖。按理说,他四次申请使用了四个不同版本的申请材料,但是未来科学大奖的评委会,竟然没有看到问题。这个评委会是不透明不公开的,所以,这里头暗箱操作的成分有多大,或者说,评委都是谁,懂不懂这些专业知识?这些都是值得质疑的。

在张亭栋获奖的背后,还有一个人值得一提,他就是饶毅。饶毅是首都医科大学校长。曾经的美籍华人。为什么这么说呢?他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获得神经科学博士学位,在哈佛大学担任博士后,后来他加入密苏里州华盛顿大学当教师。

2000年饶毅成功申请了美国公民身份。但是在2011年,他放弃美国籍,恢复了中国国籍。他也是中共“千人计划”中的一员。他回国后,力挺两个人,一个是获诺奖的屠呦呦,还有一个就是张亭栋。而他对张亭栋学术成就的了解,都来自哈医大官方的虚假信息。但因为他在中共国的专家地位,一篇推荐文章阅读量就过百万,对这件事起了一定作用。

说实话,造假这种事情,对于中共来说,真的是太小儿科,举国上下,上到国家机关,下到老百姓,居庙堂之高谎话连篇,处江湖之远造假无边。这种事情发生,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不是前一段时间还看到一个从3岁开始领工资的公务员吗?

2018年哈医大用同样这项发明来申报国家科学技术大会一等发明奖,申报人是张亭栋(排在第一位)、周晋(时任哈医大一院院长)、陈竺(前卫生部部长)、韩太云、张佐、单弘丽。这几个人中,除了韩太云是真正有学术关联的人,其他人,周晋和陈竺,在韩太云药师发明713注射液的时候,都还都在读小学,张佐是前哈医大一院药剂科主任,他在1969年下放1974年才回到哈医大,单弘丽哈医大时任科研处副处长,1973年才出生。这些人竟然都在申报获奖名单里,可见中国的科技界多么荒唐。

韩太云药师的儿子为了使他父亲在天之灵不留遗憾,四处奔波,讨还公道,实在是令人感慨。我在这里做这期节目,也是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真相,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让真实的历史传播出去,致于中共那破玩意什么大奖,实在是没啥稀罕的!灭共在即,谁还会承认中共的任何大奖。都是他们自嗨罢了!但是,我们要让历史永远记住那些真正给人类做出贡献的人!

好,今天就说这么多了,大家记得检查一下你们订阅的状态,听说有些朋友订阅了我们节目,却被自动取关,这油管确实是什么都做得出,总是耍阴招。我们大家一起来抵制它的阴招!检查你的订阅状态,还有按下小铃铛!我们明天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