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美禁中共党员入境 律师:赶紧退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01日讯】日前一名中共党员持旅游签证至美探亲时,在机场遭到拦截并被遣返中国。当时接受该党员家属咨询的美国移民律师郑存柱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当下他即劝谕该名党员“赶紧退党!”他说,这是第一宗美国禁止中国共产党员入境的案例,“证明美国对华政策已有巨大调整,对共产党有关的或者亲共的个人与组织,都会采取严厉措施。”

郑存柱还说,中共独裁政权违背人类发展与历史潮流,不可能再持续下去。当美国对中共进行一系列的打击措施后,在美国的“小粉红”与“老粉红”纷纷噤声,亲共热潮已渐消散。他预料,当中国共产党如苏共一夕间垮台时,“9100多万名党员没有人会站出来维护这个党。”

郑存柱目前服务于洛杉矶环球律师事务所,专门负责移民方面业务。他曾参与1989年天安门学运,于2005年移民美国。

9月17日傍晚,郑存柱接到一名女客户的求助电话。女客户父亲持旅游签证抵达美国底特律机场,当即被告知无法入境,面临遣返。“她说,自己是美国公民,已经办理了父亲移民的身份,并且在广州领事馆经过了面谈,正在等待结果。”女客户还说,父亲在面试时如实地回答,自己是共产党员。

郑存柱隐隐感觉,个案与2个月前传出美国将禁止中共党员及家属入境美国的政策有关。女客户传来国家签证中心官方网站的查询结果。“我一看上面写得很清楚,因为他党员的身份,他的移民申请已经被拒绝了。”郑存柱说:“我当时给她唯一的建议就是,四个字‘赶紧退党’!”

鼓励中共接受普世价值 过去美对中采宽容政策

郑存柱说,美国明文规定,不允许中国共产党员取得移民签证。然而过去二十年,美国对此采取较宽容的政策。因为美国鼓励中国走出闭关,与世界融为一体,接触普世价值,进而希望中共进行政治改革,给老百姓应有的民主自由。

不过,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中共专制手段益发变本加厉。“反而利用发展的科技,比如微信、抖音、人脸识别系统,来对老百姓的言论进行监控,实际上可以说(民众)言论空间比以前更加狭窄了。”

“美国政府包括西方的一些主流国家,也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的本性。”“所以美国政府在对华政策上有一个非常大的,可以说是180度的大转弯。”郑存柱说。

《纽约时报》7月15日引述知情人士指,川普政府正考虑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进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被问及此事时说:“我们正在寻找正确的方式,我们要确保这个方式可以反映美国的传统价值观。”

海外掀退党潮 欺瞒党员身份犯重罪

美国政府将禁止中共党员入境美国的政策传出后,近两个月来,在美国已掀起退党潮,经郑存柱向大纪元退党的人数就多达二十多人。“特别是年轻的留学生在国内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现在很多人公开地站出来退出共产党。”

郑存柱也在多年前经办签证业务时,带领客户至大纪元退党中心退党,自己也退出“共青团”。“以前曾经是共青团、少先队,都是属于共产党的相关组织。其实美国(移民)法律是规定说,禁止共产党及其相关联的组织取得移民签证。”他说,即使自己因年龄关系已不属“共青团”,也超过法律规定的5年“被动退党”,“不过从主动的角度来说,采取这种退出的方式,实际上更直接地表明自己的政治观点。”

郑存柱说,依美国相关规定,主动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满2年,即能再申请入籍美国。若“被动”退党,如不交党费、不参与共党活动等,“至少要5年,才能符合入籍的资格。”

那么若有人抱持侥幸、欺瞒美国移民官自身的共产党员身份,会有何后果呢?

“这是很严重的!”郑存柱说,这涉及了两宗严重的联邦罪:伪证罪与移民欺诈罪。即使一时欺瞒得逞,将来被举报或因相关事件而揭露了共党身份,“获得的美国绿卡和美国国籍,就会立即被取消,然后被递解出境。所以不如实申报,欺瞒是更严重的罪行。”

美中关系恶化 党员非移民签证或受影响

而日前美国国土安全部证实,部分与中共军方有关的留学生和研究人员签证已被取消。对此郑存柱解释说,美国签发非移民签证,虽未指名禁发共产党员,但规定禁发的对象包括:“危害美国国家安全”者。

他说,如中共的千人计划,“你在美国,不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而是为了你来自中国的利益,那么你有可能对美国的利益造成了危害。所以像这样的人,就根据这一条,也是可以拒绝签证。最近有很多比较敏感一点的留学生和交换学者的签证给取消了,就是基于这一条:危害美国国家安全。”

此外,美中对抗持续加剧,“那么作为共产党员,肯定是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危害。那么很可能因为这一条(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在申请美国(非移民)签证的时候也会受到影响。”

海外小粉红热潮渐退 “十一”活动冷清

美国对中共实施一连串的打击与政策后,郑存柱观察在美国的“小粉红”与“老粉红”已不似以往的嚣张与高调。如中共驻美休斯顿领事馆被勒令关闭时,现场只见一辆写有“天灭中共”标语的大卡车绕行抗议,“没有一个去声援的,没有一个亲共的人。按理说,一个领事馆在当地经营了那么多年,那么多侨领,那么多所谓的‘爱国’的华侨,到最后一个都没有出现。”

他还提到一个有趣现象。往年在当地总是会举办热闹的“十一”庆祝活动,活动前夕总有当地侨领为争夺“主办的总负责人”,“互相之间闹矛盾,互相之间找关系,为了邀功嘛。”但今年直至9月27日却无声无息,未见庆祝活动的安排,也没有各方侨领为此而吵斗不休了。“可以说与刚刚过去一年时间,是截然相反的。”

他还说,以往美国媒体、电视台若稍有不慎言论,被亲共人士引申为“歧视中国”,就有大批的中国人集结前往抗议。但今年美国的政治人物,如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及国务卿蓬佩奥发表中共专制、侵犯人权的文章,“但是没有一个小粉红站出来,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

小粉红、老粉红与中共走狗:侨领

郑存柱说,中共一直以来利用签证办理,刁难或以此施惠来控制海外留学生与民众。也会以中国访问学生学者联合会或大学里的学生会组织,来监控海外留学生,而这些年轻人就是所谓的“小粉红”。“他们在国内读书,因为国内的洗脑教育,他们不知道共产党的历史。”

此外,所谓的“老粉红”,“他们是文革的那一代。长期受共产党洗脑教育。到了海外以后,也因为语言的问题,没有办法融入美国社会,还是趋于华人之间的这种交往。”

郑存柱说,这些“老粉红”到了美国,还非得要安装卫星电视观看中央电视台、使用微信,“虽然到了美国,还没有真正的走出中国,还是停留在那种被愚民政策。实际上,他们也是受害的一代。”

另外,在“改革开放”后来到海外,取得了美国公民身份;因富裕后的投资移民;中共官员的“小三”或子女,这些人移民美国后积极与中共大使馆建立关系,目的是取得经济利益,“争先恐后地要做一个侨领,讨好中共,就是在美国为中共做走狗。”

“今年比较特别,美国政府对这些涉及到共产党员或者是亲共组织的,据说美国政府要调查和平统一促进的和统会。这时老粉红、小粉红都不见了,今年的洛杉矶很清静。”

他说,“中共靠谎言、封锁,靠军队、武力,是没有办法维持一个正常的国家统治的。”中共有朝一日也将会像苏联一夕间垮台,而且当中共垮台时,“9100多万党员,到最后没有人站出来维护这个党。因为绝大部分人也知道这个党就是一个独裁的,违背了人类发展的历史潮流,是不可能再下去了。”

香港六四烛光感动海外华人

此外,曾参与天安门学运的郑存柱说,非常佩服也一直密切地关注著香港一年多来的民主抗争,“从去年香港人站出来以后,我们在洛杉矶的,特别是当年参与过六四,在海外的人,大家都几乎不约而同地站出来声援香港人。”

港人过去持续30年来举办六四烛光悼念晚会,“对中国大陆追求民主运动的声援和支持,每一年当我们看到了点点烛光的时候,说实话真的让我们感动得流泪。”他说,当人们忘记当年六四的抗争与理想时,香港人始终如一地坚持着。

“只要你们不放弃,坚持自己的理念。就像当年我们看到一个,叫‘狮子山精神’是吧!”

“祝福香港人能够保有自己的司法独立、民主自由的传统。希望保有一国两制,共产党照搬国内大陆统治套到香港的做法不会得逞。”郑存柱说。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