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古艺术研究员陈海涛 从⼈文⻆度抨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31日讯】时为哈佛⼤学访问学者的陈海涛先⽣,最近在媒体上以实名郑重发表了退党宣⾔,退出中共所属的⼀切组织。面对中共在国际国内的⼀系列暴行,从事艺术史研究的陈海涛在媒体上撰文多篇,并参与网路集会发言,从歷史与⼈文的⻆度抨击中共的暴政,将中共政权的特征概括为“嗜⾎拜⾦”,呼吁⼈们认清中共的邪恶,协⼒瓦解中共。

在接受新唐⼈记者采访时,陈海涛谈到了他觉醒的⼼路历程。

问:我们知道陈海涛先⽣是敦煌研究院的研究员,⽬前在美国哈佛做访问学者。是什么原因或者什么经历,促使你决定要退出中共的⼀切组织?

陈海涛:我的觉醒和我的家庭,我的成⻓以及我的思考,还有来美国之后所⻅所闻,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我的⺟亲是⼀位法轮⼤法的修炼者,她得法有20多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这样⼀个⿊暗的历史时刻, 她和千千万万的⼤法弟⼦一样,站出来讲真相,受到了残酷的迫害。她曾经两度被关押劳教⻓达两年之久。她的遭遇给我们家庭,给我的成⻓留下了很⼤的阴影。也促使我去思考,去体验中国的政治现实和中国的未来。

因为在国内我⽆法获得很多真实的、系统的历史与现实的信息,所以我也⽆从去系统的思考我的疑问,去反思造成我家庭不幸的根本原因。但是来到美国之后,通过媒体与网络,与⼤法弟子的接触,我开始有机会⽐较多的了解了中共的历史,它的暴政,它对于中国⼈民所制造的恶业。

⾃2019年以来,世界局势、中国局势⼀系列剧烈的变化,使得中共的残暴的⾯目更加鲜明的展现在世⼈面前。在新疆的集中营,将数百万新疆的普通百姓⻑期拘禁奴役;在⾹港的反送中运动中,以黑社会的⼿段,对⼿⽆无⼨铁的⾹港市民残酷镇压。在今年年初的新冠疫情当中,中共⼜以刻意掩盖欺骗,使得病毒扩散延烧到了全世界。 这⼀切都让我对中共统治的残暴黑暗有了一种更真切的认知。

而且我意识到它不仅只发⽣在历史上,亦绝非是⼀种偶然的现象,它是中共有系统有组织的“初⼼”,只要中共继续存在,这种暴政就会愈演愈烈。所以这也就促使我下定决⼼,满怀着愤慨,同时抱着对历史必然性的认知,决定宣誓退出中共所属的⼀切组织。

问:实名三退就意味着你可能会失去国内的⼯作和⼀切待遇,如果回国还可能⾯臨被中共抓捕或者其它难以预料的事,你如何⾯对这些问题?

我曾存有顾虑,中共在中国无处不在的监视与强权,对每⼀个⼈都是具有危险性的。 但恰如⼀位中国问题专家所⾔:“在中国,有同情⼼,有能力的人,希望有空间在体制内做出改变,但 到了某个时刻,你会开始相信,⽆论你(在体制内)做什么都⽆法阻⽌严重的不公”。

当年我⺟亲挺身⽽出,去讲真相的时候,我其实⾮常的不理解,我觉得她是在以卵击⽯,我甚⾄觉得和她⼀样,不顾个⼈安危去讲真相的那些⼤法弟⼦,也都是在以卵击⽯。 可是从去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给我⼀种很⼤的震撼与启发,我看到那么多⾹港的普通市⺠,为了捍 卫他们的⾃由与尊严,也是挺身⽽出,去⾯对如此残暴的强权。⽽他们的反抗又是如此的卓有成 效,既有⾹港本地的市⺠的运动,同时⼜有香港的⺠主⼈士在国际上⾮常⾼效的沟通和呼吁,在媒体上发声。

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形成了国际上对于中共的恶行的谴责和暴行的清晰的认知,对于国际局势⻛向的转变起到了重要的作⽤。

从这个时刻,我再回望我⺟亲当年的⾏动,还有那些千千万万的法轮功的学员,挺身⽽出,奋不不顾身的⾏动,我觉得她们的牺牲实际上是有着深远的价值和意义的。

时⾄今⽇,其实每⼀个中国⼤地上的善良的⼈们,⽆论他是否看到真相,其实我们都没有退路。如果我们看历史,会发现在历史上有许许多多的例证,如基督教在成为⼀个世界性的宗教之前,受到了罗⻢帝国⻓达几百年的迫害,但是这些基督教的信仰者们,在不断的抗争,同时在不断的与公众进行沟通,来讲解他的教义,所以,最终得以改变了整个世界宗教的⾛向,改变了西⽅的精神世界,这个故事在今天也在发⽣着。

同时,我们也看到在现实中,中共由过去残暴的极权主义,到今天借助⾼科技的⼿段,还有经济总量的加持,成为更为精致与危险的极权主义和独裁主义,对抗它的难度变得更大,更需要每⼀个⼈能够不顾及自身的既得利益和安稳,能够挺身⽽出,携⼿共进,瓦解中共,才能为整个人类未来争取⼀个良好的秩序。

如果⾃由世界像当年去绥靖希特勒勒⼀样,去绥靖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容忍它不断的膨胀发展,还希望安安稳稳地与中共进行⽣意的往来,推杯换盏,那么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中共的统治⽅式渗透到我们世界的每⼀个⻆落。说到底还是我们的孩⼦们,他们将失去我们今天所珍视的一切的宝贵的东西,文化、自由与爱。

面对中共的邪恶,信仰界的王怡,知识界的许章润,法律界的⾼智晟,体制内理论界的蔡霞,商界的任志强,还有千千万万的⼈们都做出了相似的选择。因为我们只有直⾯中共的暴政,直⾯中共给予我们的压迫,阐述真相,瓦解中共,我们才能获得希望,尤其是为我们的下一代赢取希望。如果我们今⽇苟且安稳以避祸,未来我们如何面对我们被继续奴役的孩⼦们? 所以,我也会结合我的专业,去努⼒阐明真相,加⼊时代觉醒的⼤潮。

问:想请你谈谈你对中国传统⽂化的看法,以及中共如何破坏传统文化?

以我所研究的敦煌⽂化为例,我觉得她是充满了神迹,可以说是⼀个奇迹。试想在千年以前,我们的先辈们,出于对信仰的追求,出于⼈类⾯向⽆限未来的各种可能性的探求,也就是丝绸之路上的⽂化艺术和商业的交通往来,在敦煌来营建这样⼀个信仰的空间。以慈悲、智慧、坚忍的⼼靈去探讨⼈与人,⼈与自然,⼈与宇宙之间这种永恒和现实的关系,直到今天还给予我们很多的启发和触动。

⽽且我觉得最为神奇的就是在如此动荡、充满战乱的历史中,敦煌⽯窟却能够幸存下来,她向我们揭示了⼀代一代的人们是如何去珍视并且呵护我们最宝贵的这样⼀种⽂化的传承,也就是对于美,对于信仰的热爱与忠诚。

中国⽂化在近百年以来是遭遇了巨⼤的变局,但是变局中实际上蕴含着希望。很多古⽼的⽂化,通过和世界文明的借鉴,融⼊普世价值,往往能焕发新⽣。 但是在中国⼤陆,在中共践政以来的这⼏十年,中国⽂化⼀再遭遇巨⼤的挫折和毁灭。

我们都知道中共执政的特点就是四个字:嗜⾎拜金。中共在践政前后,通过⼀系列的运动,例如土地改革,将中国的乡绅社会的基础瓦解,变成了一个暴力⾰命式的原⼦化的社会基础,以暴力、贫穷为荣,将过去的这样⼀个温良恭俭的⽂化传统,连根拔起。这就直接导致了后来的三年⼤饥荒,数千万⼈饥饿致死。然后引发了中共权⽃,继发了文化⼤⾰命,⼜使得数百万中国⼈流离失所,死于⾮命,⽆数的家庭分崩离析,整个中国⽂化中的基础“仁义礼智信”这样⼀种⼈的伦常,亲情,友情全部都破碎,被背离。中国传统的信仰、文化、艺术被系统性的毁灭。

中共直到今天依然不允许讨论文革,更遑论去反思⽂革,所以中国实际上⾄今依然没有⾛出⽂革, 那么中国⽂化的重建也就是遥遥无期。

在⽂革后期,中共暴虐低能的执政将中国推向了崩溃的边缘,所以它⼜又通过⼀系列的跃进来延续它的执政的合法性,⽐如说使中国成为世界⼯厂等,这就展开了它拜⾦的特质,对于中国⽂化的根基,也有着同样巨⼤的破坏作⽤,这个相信⼤大家都可以感同身受。

除去这几⼗年中显著的环境惡化,中共保护伞下的有组织的⽂物盗窃,古迹的拆建破坏,远甚于⽂革期间。而社会财富的增长, 没有增益⺠生,⽽是⽤于专制极权的加强。

在根本上,钱穆先⽣生所描述的中国⽂化中那种恬淡⾼远的状态,那种能够将很⻓的时间,很多的精⼒投注在⼀件有意义的事情,⼀件⻓远的功在千秋的事情当中,这种信念,坚韧,都在中共所造成的“闭眼摸钱”的现实中被瓦解了。

教育、科研、医疗等 等需要全情投⼊,慈⼼以待的行业全⾯淪陷。⼀件美好的东⻄,⼀个珍贵的⽂化⼀旦被破碎,重建它将是⼀个极其艰难漫⻓的过程。 中共对于中国传统⽂化和价值的破坏,不是⼀个局部性的,偶然性,⽽是根本性和系统性的,这是中华⽂明的深重悲剧。⽽只有中共的瓦解退场,中华⽂明才有可能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