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从美国大选异常现象看制度和人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06日讯】美总统大选几无悬念的出现了很多人预计的计票疑点,法律诉讼不可避免。为什么硬盘门都没有显著的影响?民主还是需要人操作,制度和道德哪个重要?

观众朋友好,今天是十一月五号星期四。前天是美国大选的日子,但是当天呢并没有出结果。这在美国大选历史上是非常少见的,曾经有过的也是因为个别州,因为选票太接近了,重新计票。那是只是一个州,像一这次有这么多州,都在当天不能够出选票结果,这确实是没。以前没有发生过,那么这一次选情呢有很多争议,也有很多这个疑点,那我们先把有争议和有疑点地方呢先说一下,简单的概括一下。

选情疑点

亚利桑那:开始宣布拜登当选,但当时计票并非声称的98%,而是86%,撤回,继续计票。继续计票后,川普开始追赶,差距缩小。

密西根和威斯康星,半夜前,拜登川普都是以类似的比例计票,川普领先,但停止计票,几小时后重新计票,拜登选票垂直上升,川普原地不动,威斯康星已经宣布拜登胜选2万票,川普团队已经要求重新计票,按照选举法,这个票数在可以要求重新计票的范围内;而密西根不仅川普总统的票没了,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John James(退伍军人、企业家,昨天计票到60%时还是55比42领先,停止计票。今天开始计票时,昨天10%以上的的领先都没了。

司法观察:“我们的研究表明有180万张多出的选票(幽灵选票)出现在29个州的353个县”

选情胶着,今天有已经有密西根和威斯康星宣布拜登胜选,仍然有可能会有法律挑战,还可能拖延几天。关于选情的变化,属于即时新闻,而法律挑战,就留给竞选团队和律师法庭处理,川普团队包括朱利安尼已经在宾州召开发布会,宣布要提交法律诉讼。这都是早先预料之中的,川普总统任命巴雷特大法官,主要原因也是不能让美国大选后的法律诉讼出现最高法院4:4的僵局。

事实上,选情的胶着是两边都没有预料的的,从选前的造势和选民的热情,预测川普大赢没有什么疑问,尤其由于疫情,或至少以此为借口,拜登及其团队几乎没有进行大选集会,如果这样也能赢得大选,那美国总统大选的整个模式都要彻底改变了;而另一边,大多数媒体和民调都预测拜登大胜,结果差得很远。如果我们不考虑舞弊因素的话,事实上它的胶着的状态也超出大家的预料,那么我想谈一谈几个因素在竞选当中的作用。

一、亨特硬盘门事件。

1. 事件是否足够严重影响选情,从理论上是应该的,且不说有很多证据指向拜登知情甚至参与,仅仅是儿子利用其影响力和外国势力勾结就足以让选民怀疑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是否被出卖。

2. 有没有影响到选情,我们不知道,只知道在硬盘门曝光之前,邮寄选票已经开始了,很多人询问我可不可以改变选票,但有一点可能,影响没有应该的那么大,因为按照常理,在如此严重的情况下,拜登应该是完全没希望的。

3. 选民是否知道?我们知道有主流媒体的沉默,有社交平台的封杀,肯定会影响硬盘门的传播范围和速度,但毕竟连国会都听证了,只要想知道,还是很容易查证的,不会完全不知道。

4. 那只有两种可能:美国人太喜欢拜登和他的社会主义以至于忽略了这件事;美国人根本没把拜登当回事,有多少丑闻都无所谓,我上个节目讲到实际上这是一场川普一个人的竞选就是这个意思。

二、邮寄选票,这确实是最大的问题。

我以前就说过,投票程序越少,舞弊机会越少,邮寄选票经过寄送、收到打开填写寄出,这几步都没有人监视的,寄送过程,收到后的人工处理,每一步都可能出错,再加上时间延后。现在虽然没有调查结果,但已经揭露出来的疑点确实不能否认。这似乎是策划了很久的,从一开始邮寄选票,到延期计票,等等。

现在就要讲一讲民主的问题。中国人都认为美国是民主制度,是灯塔,我到美国不久听一位美国朋友说美国的制度并不好,但是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当时不理解,事实上美国建国时强调的并非民主,而是自由,这是一个神保佑的自由国度,早期移民来美国是投奔自由,主要是宗教信仰自由。美国制度的设计最著名的对权力的制约,三权分立就是权力之间的制约。美国建国领袖们知道民主的弊端,会出现多数暴政,也设计了一套防止的方法,包括确保小州的权利,众院是民主,每个议员代表一定数量的选民,而参院就大小州都两个参议员,就是防止人口大州侵犯小州的利益,选举人团名额也是按照这个分的。

问题是,制度设计的再好,也是人在执行,这次选举和选举前,包括过去4年通俄门调查,弹劾,对硬盘门的刻意隐瞒和封杀,都显示出民主制度遇到非常大的问题了,也许问题一直都有,只是没有遇到机会,一有机会就会爆发出来。也就是这次选举把一些原来存在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

这就牵涉到华人中民主人士的一个辩论话题,是制度还是人性决定论。美国的制度多少是建立在当时美国人的道德水平和价值观上的。本来在发达国家,美国有宗教信仰的人口比例是最高的,但过去几十年,美国进步主义推动他们的观念,在媒体、教育系统,从孩子开始,越来越远离了神,结果连涉嫌腐败和影响国家安全的行为都不在乎了,这样的制度就无法运行了。

古人不是这样的,汉朝每8000人才有一个官员,靠什么管理?制度和道德是相适应的,互相支持的,如果人完全靠制度约束,就会钻制度的空子,渐渐把制度破坏了。比如最近几年不少红州开始变蓝,居然是因为蓝州的公司和个人为了逃避红州的高税收搬到红州去,却继续投他们力图逃离的高税收的政党和政策。人类自己纠错是很难的。还是要回归对神的信仰,好的制度才能维持。

立即订阅支持“横河观点”:https://youtube.com/channel/UCZZTfnyFhcdcg7LwSG6JMxw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