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封杀金马奖颁奖礼与叫停台湾电影大师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提起台湾电影,大家就会想到金马奖。在华语电影圈,创办于1962年的台湾金马奖与大陆金鸡奖和香港金像奖并称为“华语电影三大奖”。

自金马奖1996年开放中国大陆电影参加以来,每年的金马奖颁奖典礼,大陆媒体都会及时报道,微博上也会有许多消息。不料,2018年,有关台湾学运“太阳花运动”的纪录片获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导演傅榆在获奖感言中说:“希望有一天我们国家可以被当成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因此惹怒了中共,随后金马奖一度成为微博禁词。到了2019年,大陆当局更宣布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当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

今年11月21日,第57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在台湾举行,结果微博网友发现,有关颁奖典礼的消息在微博上根本就发不出来,媒体上就是毫无音讯了!

微博网友 @湾湾独立音乐速报 吐槽说:“今晚发微博跟打游击似的,我已经用Golden Horse了,还是有视频被屏蔽,请问艾怡良唱歌有什么问题吗?桂纶镁和陈柏霖重聚是什么敏感内容吗?而且不止是我一家。

这一晚,很多电影类大号、蓝V发金马的结果都会被屏蔽,一些所谓的门户媒体更是全面禁声,猜测是被下封口令了。

对待一个颁奖礼进行如此严格的“管理”、“封杀”,在我玩微博的这些年里真是闻所未闻,然而这些内容真的至于这样吗?

从金曲,到金音,再到今晚金马,如果你和我一样观看了全程,再对比这边的种种,应该都会和我有一样的感觉,墙内墙外的隔阂真是越来越大了,华语世界越发割裂,一切不过短短几年。

只好想起莫子仪今晚在获得影帝后的感言:“致自由,致平等,致天赋人权,致电影,致创作,致生活。”

许多网友在这条微博下留言说:

“到底是谁在害怕 谁是井底之蛙 不用多说了吧”。

“真的!明明都说的是中文!为什么很明显的觉著完全是不一样的世界!每次想到这里就很无奈的愤怒!”

“就算没有COVID-19,我们也永远无法像十年前那样往来交汇了。”

“唉,我们才是亚细亚的孤儿”。

“封闭自我总不会是进步的,真不知道某些人哪来的自信看不起他们。”

“为什么害怕梧桐台湾,人民受害是一方面,同样也不希望看到最后一块华语文化自由的土地被抹去。”

“还有:愿自由,归于人民。”

“文艺作品就可以共享,我可以任意挑选,而不是遮住我的眼睛蒙上我的耳朵,让它们在我的世界里消失。”

“看完今晚的金马虽然有的奖项不符合自己的预期,但真觉得人家的文化已经与这边没啥关系了。”

“就是这样,隔阂才越来越大,连个消息都无法互通,有时候在笑别人封闭的同时,也要想想自己也是不是也这样?”

“在朋友圈看到有人提到迷航,才好奇地去看了直播,感慨这真的是两个世界。”

“在几年前我看到我们大陆优秀电影大量入围的时候,我很开心,我觉得我们电影越来越好了。我们当然可以因为愤怒拒绝再来往这个奖,我们当然可以批评某些人借这个舞台大放厥词,我们也可以在对岸搞自己奖。可是,这个奖,现在为什么我连消息都不能听到?是谁要捂住我的耳朵呢?”

无独有偶。

与台湾第57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同日举行的杭州“台湾电影大师展”,也因遭举报在开场22分钟时被当局叫停了。据现场观众描述,当时正播映台湾导演蔡明亮的《青少年哪吒》,“车还没到西门町,萤幕就灭了”。

这场名为“漂洋过海”的台湾影展,放映片单开出侯孝贤执导的《儿子的大玩偶》、《童年往事》、《恋恋风尘》;杨德昌执导的《请假装你会舍不得我》、(原名恐怖分子);蔡明亮执导的《青少年哪吒》、《爱情万岁》、《河流》;王童执导的《无言的山丘》、《稻草人》、《香蕉天堂》、《红柿子》;李安执导的《推手》、《喜宴》和《饮食男女》,被形容为“每一部都值得飞一趟杭州”、“今生必看大银幕的台湾电影片单一下就实现了一半”。

消息传开后,网民们愤愤不平:

“这个事情的核心不是举报者吧?而是一举报就受理,就停止放映,这才是可怕的地方。想想你平时对别人,对官家不满的时候举报有用吗?”

“最关键的难道不是?允许他们举报成功背后的它们。”

“这么大一个强国,成天怕这个怕那个,草木皆兵,对自己有点自信可以吗?”

“我要吐了!这都什么烂行为……”

近年来,两岸渐行渐远,从表面看,似乎是因为双方在“统一”的问题上立场不同,但究其实质其实是民主与专制的对立。在文化上同样也不例外。

从封杀金马奖颁奖典礼到叫停台湾电影大师展,凸显的不仅是中共在文化上的不自信,更是专制封闭文化对自由开放文化的敌视与拒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