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评中国学子:贫家“上山下乡” 权贵留学欧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5日讯】面对严峻的就业压力,中共教育部下发最新《通知》,要求全国普通高校推送毕业生,到艰苦偏远的地区就业。有学者说,贫困百姓子女“上山下乡”,但是大批权贵子弟却留学甚至是移民欧美。

中共教育部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大学毕业生人数达874万人。受疫情影响,高校毕业生就业面临许多困难,市场需求下滑,招聘延后,求职遇到新阻力。

雪上加霜的是,2021年中国高校毕业生总人数预计高达909万,将导致高校毕业生面临更为严峻的就业形势,同时也将危及中共的政权“稳定”。

面对就业压力以及可能引发的社会问题,12月1日,中共教育部下发《关于做好2021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高校推送毕业生到艰苦偏远的城乡基层、乡村、西部等地“就业创业”。

教育部更罕有地强调,将把毕业生到边远艰苦地区工作的人数,作为对大学的考核指标之一。

2021年中国高校毕业生总人数预计高达909万。(视频截图)

中共去年已提出要在2022年前动员上千万大中专学生下乡,参与农村发展建设。

今年7月,习近平写信给大学生,鼓励他们到“基层就业创业”;中共7个部门也下发通知,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创业就业”。《人民日报》更是喊出毛时代的口号“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如今中共再次发通知,要求普通高校毕业生艰苦偏远地区“就业”。自由亚洲电台分析说,中共官方再度重提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敏感话题。凸显中国的就业困境。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是中共历史上的一场政治运动,被指是变相劳改,发生于1950年代至1978年,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达到高潮。1968年起,几乎所有的初中、高中生和大学生全部前往农村。

“上山下乡”的知青总数估计在约1,200万至1,800万人之间。知青历史充满了血和泪。几乎一代人的青春被葬送,甚至难以计数的女知青因此遭到性迫害。据说,仅1974至1979年,就有2万5690名知青死亡,成为一代人的惨痛记忆。

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是中共历史上的一场政治运动,被指是变相劳改。(视频截图)

湖南某中学教师梅老师对新唐人说,现在的领导人可能也就是想学当年毛泽东,转移一下就业的压力和矛盾,把责任推给毕业生,你不能就业,你就去基层。但是基层环境太封闭太艰苦了,现在没有学生愿意去,一般的学生还是都选择大城市。”

资深传媒人刘先生告诉自由亚洲说,目前就业形势严峻,教育部出台《通知》动员学生“上山下乡”,凸显了目前中国的贫富不平等问题。

他说,这次官方强调动员毕业生去边远艰苦地区,无路可走的贫寒家庭子弟没有选择,最后只能去艰苦地区,但权贵子弟人家,却都选择了去欧美发达国家留学,甚至是移民欧美。

刘先生说:这次是对所有普通高校的考核,去不去?将来由不得自己,这是政策。当局会强制毕业生去,没关系没背景就去呗。都说是新时代“上山下乡”。他们把自己孩子放到发达国家去,然后穷人的孩子去艰苦地区去,这就是为了缓解就业压力。

大陆独立时评人士张起对《大纪元》说,“上一次的上山下乡运动是因城市的劳动人口过剩无法安置,又担心在城市里产生社会问题。这次中共号召大学生到基层,是经济衰退下,就业形势严峻。

张起表示,中共官二代、商二代有些去了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有的进入国企、有的进入事业单位,有权势的高干子女都利用权势经商。

“上山下乡”运动剥夺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也撕裂了千百万家庭。图为云南知青高喊“我们要回老家去”。(视频截图)

中国金融学者吴斌说,教育部的《通知》重点是,保就业和防止大学生因找不到工作而引发学生运动。大量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这对于中共来说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从1949年以后,几次对中共政权产生威胁的社会动荡,都与大量的青年失业有直接的关系。

10月28日,中共官员在国务院的吹风会上说,目前公共部门吸纳高校毕业生就业已达280万人 ,占2020年毕业生总数的三成以上。但外界普遍中共的统计数据造假,大学毕业生的实际就业形势,可能比统计的还要严峻。

中共教育部7月下发的就业统计文件中,要求把开网店、做微信公众号、电子竞技玩家及拥有博客的人等,都归类为灵活就业,算进就业统计数据中。

前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表示,中共过去可以找各种途径,把就业数字弄漂亮,蒙骗过去。今年疫情,它的各种骗术来不及搬上台面,所以拿出“上山下乡2.0版”。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说,中共最初鼓励年轻人回乡创业,没人响应。后来李克强鼓励大家摆地摊,也解决不了就业。现在又鼓吹内循环、双循环,这个显然也解决不了就业问题。接下来没工作的年轻人要么啃老,要么在社会上游荡,随时会变成一种抗议。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