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祖国、中华、中国是:中华民国

作者:肖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居民:即使你没有任何社会地位;尽管你没有任何宗教信仰;不论你是富人、中产、贫民;也不论你是职员、工人、农民……;纵然你安分守己,不触犯任何“法律”;哪怕你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求安安稳稳的生活;你依然随时都可能无缘无故的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杀死!

中华民国的公民在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落地后,华夏中国的主人变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房客,失去了土地、财产、独立、自由……。“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屠戮抢夺了中国人所拥有的一切;极力编造其合理、合法,血腥、残暴维护抢夺来的一切:土地、财产、权力、统治……。绝大多数人不知道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隐秽著不经过表象的法律程序,随意杀人的机制!机制赋予“中国共产党”中央首脑、地方头目,有超越所有外表的党规、法律、制度、准则等更高的权力。凭借这个随意杀死人的机制,某些级别的中共官员,依据相关的黑党规、黑法令、黑条例、黑程序,通过人们闻所未闻的黑机构、黑部门,可以随意处死任何一个其辖制下的中国人。杀死人的凭据仅是中共官员自己的憯断;甚或没有任何理由,这个中共官员就可作杀人决定。而对于被杀死的人,竟然是无任何原因的被随意弄死!杀死人,或许只是为了组织部门考核官员的一个勾。二〇一三年八月二十八日CCTV4在“中国新闻”栏目中报道,“中共中央关于废止和宣布失效一批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决定”,“有三百件被废止和宣布失效,……”,其中有“同宪法和法律不一致”。从报道中可以窥探随意杀人机制的端倪。中共地级市公安局专职车技的技术警察,就是用于执行这个机制,以车祸手段暗杀死人的刽子手;当有人被随意处死的时候,使人们认为只是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公安局技术部门,接收到相关黑机构、黑部门暗杀处死某人的指令,其黑话或者暗语是“大×”;以暗杀执行杀死人的手段,其黑话或者暗语是“零×”,绑架是“零×”。公安局存在专职车技的警察,这是中共随意杀人机制参与运作的黑机构、黑部门中,可以被外界察觉到的一个环节。而其仅仅是冰山一角,更多内幕根本不为人知!专职暗杀黑机构、黑部门的存在,被随意暗杀死的人数量极大!笔者曾就职鞍山日报社,同事朱忠均被灭门:朱忠均的儿子八十年代死于离奇的车祸,朱忠均九十年代死于车祸。鞍山日报社有两位记者在八十年代分别死于不同的离奇车祸。还有两位同事也分别死于不同的车祸,几百人的群体竟有如此高的车祸死亡率!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绝对不是偶然的特例。对于有影响力、有号召力的人,有正义感、直言批评“中国共产党”的人,在从事文化、教育、社科、人文、新闻、社会团体等群体中,八十年代、九十年代这些人有多少死于车祸?!近些年杀人的手段增加了远距离、短距离高强能量波长期辐射攻击暗杀;通过饮料、茶叶、水果、肉、蛋、日用品、衣物……等投放的各类快速、慢效杀人毒药暗杀;将杀人毒剂打进身体暗杀;将被害人暗地绑架后,活摘人体器官牟利暗杀……等等,随意杀人手段更加隐蔽、残暴,被暗杀处死的人更类似自然死亡。笔者的一位亲属离奇的突然死亡,其中的一些现象很难不令人怀疑死亡的原因;笔者还有两位同事很离奇的死亡。笔者在国内、国外无缘无故遭到了极多次的车祸暗杀,多种高强能量波长期辐射攻击,通过饮料、茶叶、水果、肉、蛋、日用品、衣物投放杀人毒药暗杀,将杀人毒剂打进身体暗杀以及其它手段的暗杀等等,且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其为实实在在的事实。笔者已经被鞍山地区的中共某头目签下了“大×”,要求黑部门“零×”处死。但是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被处死,被如此狂轰滥炸的处死!随意杀人的机制,“中国共产党”中央,党魁可决定全国范围的群体、个人的生死;地区的头目,可决定本地区范围的群体、个人的生死。中共党魁江泽民依据随意杀人机制,凭自己个人专断,轻松超逾“中国共产党”最高准则的集体领导体制,从容跨越中共组织原则所不允许的个人凌驾集体,设立拥有无上权力的黑机构“六一〇”,调动举国人力、物力、财力对法轮功进行残酷迫害。中共核心领导层已经规范化、制度化的集体领导制度,能出现个人凌驾集体的例外,就是随意杀人机制露出的狰狞面目。表明随意杀人机制,是高于党规、法律、制度、准则的根本机制。所派生的黑机构、黑部门具有至上的权力,以执行随意杀人机制。“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惜采用各种卑鄙手段来维护长久统治,真正的中心、真正的基本点就是随意杀死人的机制。或炮制莫须有闻所未闻的罪名,通过搞运动杀死中国人。或制造饥荒,以饥饿杀死中国人。或煽惑对立人群,并供给武器、弹药,以“群众斗群众”的方式杀死中国人。或人为置措贫穷,以艰困杀死中国人。或调动军队,用机枪、坦克明目张胆的杀死中国人。或制定黑党规、黑法令、黑条例、黑程序,赋予大首脑、小头领几乎无限制的杀人权力,设立专门杀人的黑机构、黑部门,以人们根本不知道、超出认知的黑手段、黑方法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杀死中国人。动用了它能发现的、能找到的、能利用的一切杀人手段,随意杀死“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我国,祖国,中华,华夏中国的主人:中华民国公民!

中国共产党”一九二八年的党章,规定“中共为共产国际之一部分,命名为中国共产党,为共产国际支部”。实质是苏俄为自身利益而构建在中国的苏共分支机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于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苏俄国庆日,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五十天),首都在江西瑞金县;宣称“武装保卫苏联”。一九三五年十月,首都由江西瑞金县迁至陕西延安。“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的画皮,一九三七年九月被“中国共产党”为了生存而丢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一九四九年十月,其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拷贝。是“中国共产党”因生存的需要,而丢弃的第一张画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复制品。“中华人民共和国”嚣言厉色、道貌岸然,其仅是“中国共产党”的另一张画皮。

“中国共产党”这个来自苏俄的邪灵,披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画皮,在我国,祖国,中华,中国,中华民国的土地上无恶不作!出卖大片领土。杀死农民,抢夺他的土地。逼死、打死业主,霸占他的工厂、商号。国家官员、缙绅儒博、民望贤士被杀死、迫害殆尽。华夏文明、道德、文化、礼仪几将倾竭。强征农民的口粮,又不准出门要饭求生,数千万人活生生饿死在家中。故意制造贫穷,数以亿计的人在非人的艰难中挣扎,随时死与困顿。随意弄死不喜欢、不高兴、不耐烦,甚者不顺眼的人。曝骨履肠迫害有信仰的人。各种名目杀死的人难计其数。甚至于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活摘人体器官。弥天大罪,罄竹难穷。

“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公民,它喧聒的“人民”,是“中国共产党”利益集团的替代词;“中华人民共和国”绑架著中国人,豕视为低端人口、不稳定因素、动乱根源,执用监狱的模准施以统治。“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国土,中国是它的浮居寄寓;中国的领土它随便出卖、任意糟蹋。“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苏俄的螟蛉子,其文化纂袭苏俄;中国的文化被“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寇仇,必砸烂、崩乱堪以偷快。“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中国,其仅是中华民国历史的脚注;如人身体癌瘤,没有人的灵魂,决不会是人,其只有恐栗、斮戮、贪婪、愚贱等魔魍的本性。

“中国共产党”行为、组织、思想、理论等形式与实质来源于马克思、列宁等戎狄僻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理念、政治结构、政府体系、政府结构、社会意识、社会结构等蹈辙于弊狄苏俄。中国唐朝杰出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和哲学家韩愈指出:“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夷而进于中国则中国之。”中华王道观念的华夷之辨以为:中华而夷狄则夷狄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华夏、中华、中国名谓的夷狄蛮尘!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前所未有、唯此仅见敝夷浊狄入主我华夏!“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灭我国本、崩我国常、丧我国格、卖我国土、剽我国财、鄙我国众、杀我国士、绝我国师……,叫嚣隳突而国无宁日,一言以蔽之无恶不作。其以中华之名,行毁中华之实。“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辄肆殄灭中华文明。唯“驱除鞑虏”,堪“恢复中华”!不然中华文明则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末,终究殆无孑遗。

绍承中华正统的中华民国,必然使秽夷芥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触及魂魄的遑骇。中华民国的文明、历史、人民、文化、国旗、国歌……,任何中华民国的元素,都使“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来至鄙垢生命本质的恐惧而悸颤。癌瘤随时都会被切除,无时不在的悚栗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行为。

被“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害死的国人,如果化成自己国家的旗帜: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在我国,祖国,中华,中国,中华民国的上空,“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必然灰飞烟灭!

一九四九年十月大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宣布“只要有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插在我们中国领土之上,那就是我黄帝子孙独立自由的标识。”

德国分裂时期,东德尼古拉大教堂定期“祈求上帝,让黑暗中的东德有亮光照耀”,最少时只有六个人捧著蜡烛参加祈祷。参加祈祷的人不断增加,当几十万人点亮蜡烛,一面唱着诗歌,一面手捧护着那被冬天寒风将近吹熄的、忽明忽暗微弱的烛火,缓缓走上街头一起祈祷,柏林墙打开了。

为什么我们大家不为那些被杀死的父老乡亲、兄弟姊妹,树立起来我们自己国家的旗帜: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

为被“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战打死的;土地改革运动打死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打死的;三反五反运动打死的;反右运动迫害死的;被饥饿死的;“文化大革命”逼死的、打死的;历次运动逼死的、打死的;“六四”打死的;“计划生育”未曾来到世上就被杀死的我们的骨肉;迫害信仰而被杀死的;被活摘器官死的;被酷刑折磨死的;被暗杀死的;被失踪死的;被毒奶粉、毒食品、假疫苗、假药、环境污染……致残的、害死的;强占农田、强拆民宅害死的;被贫穷折磨死的;被躲猫猫死、盖被死、梦中死……;为林昭、遇罗克、张志新、聂树斌、李尚平、孙志刚、钱云会、李旺阳、雷洋……;为所有这些被杀死的骨肉同胞、手足至亲,树立起来我们黄帝子孙独立自由的标识: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