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民选川普激战深层政府 拜登软肋抗共隐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7日讯】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 明居正:“这个火再烧下去的话,这一次美国的大选,跟中共党派之争,两个剧要慢慢合成一个剧了。”

美国总统川普第一任期剩不到一周,国会众议院仍然表决成立弹劾案,裴洛西喊出“川普必须走”。政治学者明居正分析,背后有结构因素–包括深层政府(Deep State)。

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 明居正:“ 外国已经有人形容它说,它像是一个‘封建结构’ 不太能动,所以历任总统知不知道这东西?知道这东西;但是敢不敢碰?不太敢碰。”

美国总统 川普:“我正在对战深层政府,我正与沼泽对抗;我过去就在做、在曝光沼泽。”“如果能维持这(对抗沼泽)走向继续下去,我有有机会打破这深层政府。”

川普2016年竞选喊出抽干“华盛顿沼泽”、清理“深层政府”。明居正认为,川普历经多年打击,包括“通俄门”调查,可能就有存在已久、盘根错节的深层政府反击因素。吴嘉隆认为,大选过程背后,就有深层政府联手中共干预的可能。

总体经济学家 吴嘉隆:“它其实是个跨党派的,换句话说川普等于在同时对抗,民主党与共和党里面的既得利益阶级。”

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 明居正:“第一打断逻辑,第二你影响到我们的财路,简单说我们的名利权位情都受到冲击。”“国家改革真的是需要很长时间,川普四年做到这一步,然后现在还能活着,坦白说也不太容易。”

明居正表示,美国政府中确实有些人认同川普理念,也忧心美国政府与社会,被深层政府、左派长期带着越来越向左。

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 明居正:“现在看起来就是,深层政府跟一个真正民主政府之间的一个对抗。”“到底是谁胜谁负,现在就看说,川普能不能用他的理想主义,打动到美国政府跟美国社会,使得一些人愿意说,回复美国的原始的立国民主精神,而来支持他。”

蓬佩奥近期表示,川普对抗中共路线,是有两党的基础,也已经建立巨大的全球同盟。不过,明居正认为,仍然有被紧缩、推翻的可能,同盟也有破局的可能。

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 明居正:“拜登的战略排序有问题,他一直把俄罗斯排成敌人,然后把中共排成一个竞争对手。如果硬盘门的消息是真的,中共很可以拿这回头来去勒索拜登。如果你说川普当年‘通俄门’有问题的话,那拜登的‘通中门’可能更可以成立。”

新唐人亚太电视高健伦丶张东旭台湾台北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