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明泽个资外泄来龙去脉 数十人成替罪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31日讯】日前,24名中国年轻人被控泄露习近平女儿习明泽个人资料而被法院重判。其中“恶俗维基”维护员牛腾宇被重判14年。对此,“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28日揭露,24人疑遭公安陷害成替罪羊。有媒体则详细揭露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24名中国年轻人于2020年12月30日,被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法院重判,其中9名是未成年人,另外15人是正在读书的学生。他们被控泄露习近平女儿习明泽、习近平姊夫邓家贵的个人资料

其中20岁的牛腾宇在“恶俗维基”网当维护员,他被控主谋,遭法院以“寻衅滋事”、“侵犯个人信息”和“非法经营”等罪名重判14年。

茂名网警为献媚邀功炮制冤案

1月28日,目前居于日本,曾有份创办“恶俗维基”及“支纳维基”的肖彦锐向“自由亚洲电台”还原事件真相,并澄清牛腾宇及其他被判刑者,与习明泽个人信息被泄露事件无关。

肖彦锐说,广东省茂名市网警为献媚邀功炮制冤案,最先发布习明泽信息的网站并非“恶俗维基”,2019年5月,习明泽及邓家贵的身份证信息已曝光于“红岸基金”、“支纳维基”等网站。

随后包括化名为楚晨的习明泽个人身份证、早年护照照片等信息,在推特等社交媒体广泛蔓延。但因广东网警无法将抓捕之手伸向海外,所以才将牛腾宇及“恶俗维基”的人员当作替罪羊。

“恶俗维基”和“支纳维基”及“红岸基金会”,是由大陆和海外网友2013年搭建和运作,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

肖彦锐说,他跟另外一个朋友2013年创立了“恶俗维基”,这个网站不太涉及政治。后来又创办了“支纳维基”网站,美国那边有一个叫“红岸基金会”网站。

他们通过“红岸基金会”在国内有一些势力,通过拉取公民的信息库,查到了习明泽的个人资料、还有改名的信息,她后面叫做楚晨。之后习明泽就挂到“红岸基金会”上,同时也放在“支纳维基”上。

因涉及习近平女儿习明泽身份泄露,中共重判24名网民。(恶俗维基图片)

肖彦锐说,习明泽的信息外泄跟“恶俗维基”没有任何关系的,根本就是在胡乱抓人,最终公安还是把“恶俗维基”的成员全部抓去当了替罪羊。

他表示,被称为计算机天才的牛腾宇,在生活中非常低调及有原则,也愿意与很多年轻朋友分享他的专业知识,相信这令当局非常忌惮。他说,牛腾宇曾无故失踪,此次遭公安构陷,更怀疑他被报复是因他到香港围观“反送中”游行有关。

肖彦锐强调,这次许多资讯被中共指控为罪证,但其实都来自中共内部系统,“当局不敢让案件真相大白,是在掩盖一个腐败的系统”,而频频隐藏习近平家属名字,也不敢提及“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等涉政网站,就是担心年轻人效仿。

他透露,“支纳维基”记录了中共在新疆和香港做下的种种罪行,“它们是不敢提出这两个名字,因为如果提出了可能引起很多人的兴趣”,而中共担心后续效应发生,才会先发制人。

肖彦锐说,如今有不明人士称,他出卖消息给中共,以求离间他和受害者家属,他自身和家人的资讯也被大幅传播;他认为,这就是中共当局利用卑劣的手段,来报复并进行另类的“网路通缉”。他一年前就退出网路圈,但仍感风险尚存。

肖彦锐透露这是当时流传在网上的习明泽护照照片。(推特截图)

24人受非人折磨 身上都烂掉了

肖彦锐还透露,前天有数位判刑较轻人员已出狱,他们披露在里面受到非人折磨,全部都得了皮肤病,身上都烂掉了,有的人瘦得眼睛都大了一整圈,很少有睡觉的机会,目光是呆滞的。

出狱的人透露,受到酷刑最严重的是牛腾宇,牛腾宇一开始被国安关到酒店里打,空调开的是16度,不让他穿衣服,把他打晕之后又用冷水把他泼醒,国安一脚把他踢倒,然后打到楼梯间。

牛腾宇母亲受访时说,牛腾宇在单亲家庭长大,因学籍问题,于13岁辍学,之后自学计算机知识,于2014年获得西安中国网络安全技能大赛第三名,靠编写软件为生。

牛母确信儿子绝不可能做违法事情,她谴责当局使用酷刑逼供手段。她说,警方给这些孩子找证据,剥夺人权,把这些孩子关押在类似纳粹集中营的看守所,每天对他们逼供诱供、威胁恐吓……特别是其子牛腾宇,警方让他承认自己是主犯,酷刑折磨他,殴打、吊他,不让他睡眠,他一条胳膊被打残了。

牛腾宇托人带出的纸条,披露在被羁押期间遭受酷刑和逼迫认罪。(网络截图)

习明泽身份泄密案来龙去脉

1月22日,“光传媒”发布《习明泽身份泄密案来龙去脉》一文,介绍2019年有人举报“红岸基金会”泄露习明泽的个人资料,收到举报后,中共公安部为此特别成立了“1902136”专案组。

同年6月14日,公安部下令全国各地所指定的警方抓捕了数十名孩子。经过审讯和检查孩子们的电脑,发现只是聊天与争吵,就放人了。

但作为公安部指定的专案组之一的茂名警方为邀功不愿放人,经过仔细检查,发现湛江一名未成年人手机里有“恶俗维基”的会员资料。

同年7月20日,茂名警方再一次对“恶俗维基”网站会员进行大搜捕。突击审讯发现这些孩子不涉及政治,不构成犯罪。但警方仍给孩子们扣上与反华势力相勾结、精日分子的帽子,并向公安部汇报本案取得圆满成功。

同年10月前后,“1902136”专案组荣立公安部集体一等功,相关人员荣立一等功、二等功、三等功,茂名市网监支队大队长因此立了一等功。

文章揭露,茂名警方首次大抓捕期间,就锁定了家住上海的顾某阳是“恶俗维基”实际掌控者之一。但其母亲出巨资把事件摆平了。茂名警方为制造主犯,锁定了计算机精英牛腾宇。

同年10月,警方把所有被抓的孩子,秘密押送到了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从电脑系统上删掉了他们的姓名,剥夺了他们的一切人身权利,不允许律师会见,不允许说出真实姓名。

在那里孩子们不断地被“提审”,写“材料”、诱“供”、逼“供”。数名未成年人被殴打致残,在黑色恐怖中被迫签字认罪;牛腾宇被秘密带关押在一间民房内,警方用吊打、剥夺睡眠等方式酷刑折磨、逼迫他写下数十万自述材料后,将他右臂打残。

2020年11月2日,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对本案秘密庭审。不允许家长旁听,更不允许孩子们亲属以外的人靠近。在开庭前,律师被集中到司法局训话,不准他们做无罪辩护;12月30日,茂名市茂南法院一审重判24名年轻人,牛腾宇获刑14年。

2021年1月23日,警方将案件移送检察院起诉。检察院认为此案漏洞太多,还有5个孩子不认罪,便将案子退回侦查。并书面汇报上级。

近日,24名年轻人的家长准备集体上诉。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