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美中台进新格局 台湾抗共四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3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说明:若需本集节目免翻墙链接,请看视频底下“置顶留言”。

美国大选落幕,拜登政府上任,以美中关系为主轴的国际关系出现新的秩序重组,中共对美国的挑衅、对台湾的文攻武吓近日也持续升级。究竟,在当前面临重整期的国际秩序里,台湾应该如何对抗中共、保持独到竞争力?本集节目,与您探讨。

一年前,我们团队去到台湾,采访台湾大选的盛况,见证了台湾人民无惧中共的文攻武吓,用选票对中共与亲共政客做出强硬反击。一年后的现在,美国大选落幕了,拜登政府上台,美中台三方关系也将走入新的格局。

所以,我们今天要跟大家来聊两个话题:

话题一:后川普(特朗普)时代 国际秩序洗牌 台湾如何抗共竞争?
话题二:唐浩答客问

马上来看第一个话题。

话题一:后川普时代 国际秩序洗牌 台湾如何抗共竞争?

为什么我想要聊这个话题呢?因为,在拜登上任之后,中共开始升级对台海与南海的军事骚扰密度,在1月28日与31日两天,中共军机更是同时发动白天的“日袭”与晚上的“夜袭”骚扰行动,让台湾军方进入高度警戒。

而且,在拜登就任第三天,就传出中共军机在南海飞航时,曾经下令模拟攻击美军“罗斯福号”航空母舰,中共这些咄咄逼人的举措,不但明显是在挑衅拜登政府的美中关系底线,同时也是在刻意试探拜登政府对台湾问题可能会如何回应。

因此,台湾如何在“后美国大选”的时代里,找到合适的防卫战略,特别是军事力量以外的防卫战略,就变得格外重要。因为这不仅牵涉到台湾未来的社会安全与人民的福祉,还牵涉到整个东亚区域安全的稳定。

巧的是,1月31日在台湾,有几位重量级的学者专家举办了一场名家讲座,包括著名的时事评论员汪浩、台湾大学政治系名誉教授明居正、财信传媒集团董事长谢金河以及总统府资政、著名社会学家萧新煌等人,他们一同探讨台湾应该如何在当前全球秩序的重整过程里,找出“奋起”的方向。

我觉得这几位名家,提到了几个亮点,确实很值得借镜,所以我们拿出来跟大家一起分享与探讨。

亮点一:台湾是地缘政治与文明价值观第一岛链

我很赞同汪浩博士提到的一个重点,他说,台湾在自由世界对抗中共霸权的过程里,起到了“标竿”和“桥头堡”作用。汪浩强调,台湾与中共的对抗,不仅仅是在地缘政治上的“第一岛链”,“更是文明价值观的第一岛链”。

这个观点,我认为十分准确,其实不论是台湾与中共的对抗、香港与中共的对抗或者是美国与中共的对抗,其实本质上都不是中共宣称的“民族主义对抗”或者“民族分裂对抗”,本质上都是价值观与文明的对抗,也就是自由社会价值观与共产极权价值观的对抗。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中共总是对外宣传在中共统治下,打赢了脱贫攻坚战、打赢了疫情保卫战,还拿出一堆数据来吹嘘,好像中共真的比西方政府来得强大,做事有成效。

但是,这背后其实是种似是而非的假象。因为,中共可以为了政治宣传而公然造假数据、掩盖真相,这对中共来说一点都不是问题,一点都不会觉得可耻;而且,中共可以为了达成某些政治目标与绩效,会不择手段地伤害人民、摧毁人性与道德的底线。

比方说,从去年疫情爆发到现在,大家都看到了,中共各级政府,为了强制隔离居民、不让人民出门上街,不但会在居民门口贴上封条,甚至还强制把居民的大门焊死,让人们完全出不来,哪怕你的生活过不下去、没有粮食吃了,也不让你出门。

为什么这样?因为在中共的党性思维里头,只有党的地位凌驾一切,人民的死活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保住党的地位以及保住官员自己的乌纱帽,所以中共官员宁可封死居民的活路,也得为自己和党留下生路。这就是中共极权统治的变异价值观,没有人性与道德可言,跟正常文明社会是完全相反的。

再来看看台湾的防疫,虽然台湾最近疫情也略有扩大,但是他们还是采取相当人性的方式来实施隔离与防疫工作,完全没有中共那种不管人民死活、硬是把人封死在家里的蛮横霸道手段。而在欧美社会一样,即便政府下令封城,但还是允许人民合理地外出与采购生活物资。

换句话说,台湾与中共的最鲜明差异,不是在绩效数字的差异,而是在对人性、对道德的认知差异,也就是价值观的差异。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重视数据绩效的表面功夫,但是却完全忽视道德,各种绩效是用摧毁人性、放弃道德的手段达成的,是牺牲了许多人的生命血泪换来的。

所以,台湾不仅仅是在地缘政治上站在与中共对抗的第一岛链滩头堡的地位,也是在捍卫自由社会价值观上,站在第一岛链的地位。

亮点二:台湾要站稳反共立场

台湾大学的明居正教授在这场讲座上强调,目前国际社会上的反共声浪非常强烈,而台湾是美中对抗之间的关键支点,所以他说:“台湾一定要站稳反共立场,如果不反共的话,我们真的没有未来。”

这一点我相当认同,也确实是台湾从政府到民间都应该格外重视的。但是我还想补充一点,就像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一再强调的,我们反对的是“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人民,中国不等于中共,这一点应该要划分开。

在过去一年多来,大家很清楚看到,虽然一开始只有川普政府在强硬对抗中共,但后来随着中共掩盖疫情、造成疫情在全世界大爆发;中共又死不承认,到处甩锅病毒、掠夺防疫物资,造成各国无力防疫。

再加上中共不断打压香港、台湾,迫害新疆维吾尔人以及恐吓欧洲、澳洲、东南亚国家等等,这种跟流氓没什么两样的霸凌举措,让国际社会彻底看清中共的“假、恶、斗”面貌。

而台湾,不但得顶着中共的恐吓压力,而且还坚守着自由、人权的价值观,不向中共妥协,还严密地做好防疫工作,甚至还输出大量口罩与防疫物资帮助其他国家,这一点正好与中共形成鲜明对比。台湾就像中共的照妖镜,把中共的虚伪画皮剥个精光,也让国际社会更明白台湾的可贵、更愿意支持台湾。

所以,明教授讲台湾“一定要站稳反共立场”,其实不是只有“政治上的反共立场”,更重要的是站在“文明上、价值观上的反共立场”,因为中共的一切价值观,都是与正常社会相反的、与普世价值相背离的。

所以,只有远离中共,跟中共站在对立面,才能获得自由世界的认可与支持,台湾才能获得更大的国际空间、交到更多的国际朋友,台湾的地位与安全度才能提高。相反,越靠近中共、越听中共的话,就会跟世界的主流民意越来越脱节,越来越难交到朋友。

亮点三:台湾要明确敌我意识 别对中共有所幻想

台湾亚洲交流基金会董事长萧新煌不但是台湾知名的社会学家,同时也是总统府资政,他在这次的讲座上强调,从过去的国共战争以及中共对西藏、香港的打压迫害来看,都可以看出“中共是不可信任、不能信,一信就会让你倒楣的政权”。

萧老师讲的这句话,虽然非常通俗却又非常精辟,不信大家看看台湾那些亲共政党与政客们,几乎都是一个个走向泡沫化,一个个被边缘化,对不对?这背后的根本原因,其实都跟他们相信中共、认贼作父有关。

当然,现在有某个已经泡沫化的政党前主席,要回去另一个亲共政党选党主席,这是人家的家务事,是中共与红色代理商之间的算计斗争,我们这里先不管。

不过,我们要强调的是,台湾民众接下来面对的中共统战手段,只会越来越多,不会减少,所以台湾一定要更明确地分清中共才是台湾的真正威胁、是所有自由社会人民的共同敌人,全世界也只有中共明确把台湾视为“敌人”,并且一再强调“不放弃武力犯台”。

因此,台湾的朋友们,千万不要误信中共与亲共政党的花言巧语,别把中共当成可以信任的正常朋友,更不要对中共抱持任何幻想,比方说“中共会变好”、“中共会民主化”、“一国两制会实现”等等,那些只是中共的大外宣与大外骗伎俩而已。

毕竟,我们非常清楚中共是怎么回事,很清楚中共在过去是怎么欺骗中国人民的,我们也清楚他们未来会怎么欺骗台湾与海外人民。我记得前阵子台湾流行一句话,说“打台湾不如买台湾,买台湾不如骗台湾”,就是这个道理。因为欺骗与谎言,就是中共斗争史上最擅长、而且成本最低的攻心武器。

亮点四:台湾经济发展 未必要依赖中共

台湾著名的财经专家也是财信传媒集团董事长谢金河,在讲座上特别指出,去年台湾全年度的经济增长率是2.98%,几乎达到3%,是去年全球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之一,还是近三十年来首度超越了中国。

谢金河提出一项很值得反思的观察,他说,有人总是说“两岸关系好,台湾经济才会好”,但他认为未必是这样。他强调,“过去30年两岸关系好,台湾的人、钱被中国都吸走了,当然台湾的经济不会好。”不过,这两年两岸关系非常不好,但是台湾的经济却反而非常好。

当然,谢董事长的这个说法可能稍有简化,毕竟背后还需要考虑到三个大环境因素,包括川普发动美中贸易战;中国疫情爆发,导致大量企业撤出中国;以及台湾防疫表现优异等等。不是简单地说两岸关系变好了,台湾经济就会变差,或者两岸关系变差了,台湾经济就会变好。

不过,谢董事长的这个观察,也确实提醒了一个重点:就是台湾的经济发展未必得全部依赖中国市场或者依赖中共的统战施舍,台湾只要设法保有独到的竞争优势,特别是中共所缺乏的竞争力,就可以让台湾经济保持一定程度的自主性,支持台湾的未来发展。

那什么是台湾的独到竞争优势呢?比方说高科技的技术研发与知识产权,这些是中共缺乏的、也是世界各国追求的,台积电的晶圆技术就是最好的例子;比方说自由、公平、法治的社会环境,这也是中共所没有的;还有信息透明、高度安全的防疫环境,这也是中共所没有的。

当然,这不是说台湾就完全不需要中国市场,企业不需要到中国发展,不是这样的极端思维,而是提醒我们,台湾可以有其它的选择来维持一定的经济自主性,借此摆脱或减少中共的要胁与箝制,避免中共用经济统战来快速淘空台湾,达成“以商逼降”的统战目的。

好,我们再重复一次,在“后美国大选”时代里,台湾要在国际新秩序里维持竞争力,有四个重点相当值得参考:

重点一:台湾是地缘政治与文明价值观的第一岛链。台湾不但要维持一定的国防力量来保障安全,更要坚守自由社会的普世价值与中共对抗,自由台湾的存在,本身就像一面照妖镜一样,不断起到揭露中共的作用。

重点二:台湾要站稳反共立场。当前国际社会的主流民意依然相当反对中共,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了越来越明确的了解,所以台湾更要坚守反对中共、揭露中共的立场,才能获得更多自由国家的认同与支持。

重点三:台湾要明确敌我意识,别对中共有所幻想。中共不会放弃对台湾的统战与欺骗,台湾民众要对中共进行更多了解,更明确而理性地分清中共为什么是台湾的威胁与敌人。

重点四:台湾经济发展,未必要依赖中共。过去台湾受到中共的“磁吸效应”,导致资金与人才大量西进中国,削弱台湾经济基础。但如今国际局势大幅转变,台湾应该借机强化自己的独特竞争力,做中共做不到的事、提供中共给不出的条件,才能稳固经济动能、吸引更多资金进入。

话题二:唐浩答客问

最近有很多朋友留言或写信给我,问的都是这个问题:

问:唐浩最近去哪里了?怎么都没看到人?

好,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其实,自从我们被YouTube切断营利功能之后,我就去研究接下来频道该怎么做才好。不过,没想到,我跟着就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声音变得很虚弱,没有办法做节目,所以就决定先暂停几天,没做节目,这一点还请大家见谅。

虽然不做节目,但我跑去处理其它的周边业务,比方说诗集,我们的诗集目前已经大致完工,就剩最后的设计与插图的补充。

另外,我想了想,目前虽然频道没办法营利,但我们目前还是会先留在YouTube上,因为毕竟这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视频平台,虽然外面也有一些其它的平台,但那边的观众多数都是西方人为主,华人很少。

因为我们的节目有很大的比例是在向全球华人观众揭露中共与左派,所以如果我们搬家到别的平台上,未必能对得上号。但是我们可能会考虑通过其它的方式来经营,比方说通过销售周边商品、或者找赞助广告之类,虽然这确实挺难的,但我们会尽量先试试看,看看效果怎么样再说。

不过说到广告,坦白说,一直都有VPN厂商找我们做广告,但是很抱歉,因为我实在没有能力去核实每一家VPN厂商背后有没有中共资金、您的VPN到底安不安全、能不能保障中国与香港网友的安全。所以,我们目前一概不接VPN合作广告,这一点还请见谅。

因为,对我来说,观众来看我的节目是出自对我的信任,我得珍惜这份信任,同时更得重视他们的网络通信安全,这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另外,还有一点很抱歉的是,我们频道的会员功能也被切断了,所以没办法再做会员节目了,这一点对我们的正义股东们很抱歉。不过,我也准备在我们的一般节目里,做一些我想跟大家分享的题材,比方说神秘学、书籍介绍等等,还请大家拭目以待。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介绍给你的亲朋好友知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田园诗趣

笔耕吟松月
文咏水云间
墨岚沉夕染
仙韵步青烟

唐浩

《世界十字路口》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