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回 周纪激反武成王 (视频)

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周文王死了之后,基本上四大诸侯全反了:东伯侯、南伯侯先反了纣王;西伯侯去伐北伯侯崇侯虎,崇城给了崇黑虎,崇黑虎也就占了北伯侯的位置,四大诸侯下面(各管辖二百小诸侯)那八百诸侯几乎也全都反了。所以这是前、后对应的故事。

封神演义》中的前后次序是非常清楚的:

当初八百诸侯进贡纣王的当下,是纣王准备杀四大诸侯,但之前又是因为纣王去女娲庙上香惹出了事,然后,纣王把苏护也叫来了,说要找苏护的女儿(妲己)进宫,狐狸就上来了。等到西伯侯死了,实际天下八百诸侯全都反了。

如果会看《封神演义》的话,其实会看到首尾相扣、方得始终、一阴一阳的故事,相互对应得相当完美!在时间上、人物上、事情上相互对应、首尾相扣……形成了一个完整巡回、形成周天,其实其中有八卦、《周易》背后的涵义……所以与神同行、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没有理由的,就是走一个过场。《封神演义》中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第三十回“周纪激反武成王”。黄飞虎反了。黄飞虎被迫而反,就是讲纣王把真正的忠臣全都逼走了——杀的杀、废的废、走的走。

纣王调戏飞虎妻 逼反武成王

诗曰:

君戏臣妻自不良,纲常污蔑枉成王。

只知苏后妖言惑,不信黄妃直谏匡。

烈妇清贞成个是,昏君愚昧落场殃。

今朝逼反擎天柱,稳助周家世世昌。

黄飞虎的妹妹是黄妃。妲己既杀了武成王的太太,又杀了黄妃,都是经纣王之手。一条道走到黑,这个人就不是人了,被妖怪给糊弄了。

“擎天柱”指武成王。《封神演义》一开始谈到商朝的时候:文,是闻仲;武,就是武成王。武成王家里七世都是行武的,七世都在保纣王的家族。这样的人都反了的话,等于动了商朝的根基。大多王朝要完结的时候也是这样。

话说姚中上摘星楼见驾毕,纣王曰:“卿有何奏章?”姚中曰:“西伯姬昌已死,姬发自立为武王,颁行四方,诸侯归心者甚多,将来为祸不小。臣因见边报,甚是恐惧。陛下当速兴师问罪,以正国法;若怠缓不行,则其中观望者皆效尤耳。”

周武王自立为王,未报纣王,其实是反叛了,而且其他诸侯又倾向他(起码北伯侯的二百诸侯归向他),那作为纣王来讲,就完了!

纣王曰:“料姬发一黄口稚子,有何能为之事?”姚中奏曰:“发虽年幼,姜尚多谋,南宫适、散宜生之辈,谋勇俱全,不可不预为防。”纣王曰:“卿之言虽有理,料姜尚不过一术士,有何作为!”遂不听。姚中知纣王意在不行,随下殿叹曰:“灭商者必姬发矣!”这且不表。

时光迅速,不觉又是年终。次年乃纣二十一年,正月元旦之辰,百官朝贺毕,圣驾回宫。大凡元旦日,各王位并大臣的夫人俱入内朝贺正宫苏皇后。各亲王夫人朝贺毕,出朝──祸因此起。

妲己借这功夫要杀武成王黄飞虎。妲己记恨如仇,因为闻太师出朝之后,纣王很高兴,释放了费仲、尤浑,然后所有人在御花园喝酒,到半夜时妲己喝醉了,狐狸的魂魄出来吃人,被黄飞虎瞧见,黄飞虎厉害,顺手把栏杆撅下来打过去,狐狸动作比他快,闪开了,黄飞虎没招了,把神莺放出来,神莺专吃狐狸,所以把狐狸给抓伤了,就结下这个怨、恨。过了一两年——

且说武成王黄飞虎的元配夫人贾氏,入宫朝贺──二则西宫黄妃是黄飞虎的妹子。一年姑嫂会此一次,必须款洽半日,故贾夫人先往正宫来。宫人报:“启娘娘:贾夫人候旨。”妲己问曰:“那个贾夫人?”宫人:“启娘娘:黄飞虎元配贾夫人。”妲己暗暗点头:“黄飞虎,你恃强助放神莺,抓坏我面门,今日你一般妻子贾氏也入吾圈套!”传旨:“宣。”

贾氏入宫行礼,朝贺毕。娘娘赐坐。夫人谢恩。妲己曰:“夫人青春几何?”贾氏:“启娘娘:臣妾虚度‘四九’。”妲己曰:“夫人长我八岁,还是我姐姐。我苏氏与你结为姊妹,如何?”贾氏奏曰:“娘娘乃万乘之尊,臣妾乃一介之妇,岂有彩凤配山鸡之理?”妲己曰:“夫人太谦!我虽椒房之贵,不过苏侯之女;你位居武成王夫人,况且又是国戚,何卑之有。”传旨:“排宴。”款待贾氏。妲己居上,贾氏居下,传杯共饮。

酒不过三、五巡,官宦启娘娘:“驾到!”贾氏着忙,奏曰:“娘娘将妾身置于何地?”妲己曰:“姐姐,不妨,可往后宫避之。”贾氏果进后宫。妲己接驾至殿上。纣王见有筵席,问曰:“卿与何人饮酒?”妲己奏曰:“妾身陪武成王夫人贾氏饮酒。”纣王曰:“贤哉妲己!”传旨:“换席。”纣王与妲己把盏。妲己曰:“陛下可曾见贾氏之容貌乎?”纣王曰:“卿言差矣。君不见臣妻,礼也。”

北方人逢年过节大家吃饭时,也是男人在一桌、女人在一桌。叔、伯、兄、弟、姊、妹……女宾、男宾不在一桌,很多人理解为男、女“贵贱之分”,其实“男女授受不亲”,这是礼仪,不能破的……

妲己曰:“君固不可见臣妻,今贾氏乃陛下国戚,武成王妹子现在西宫,既为内戚,见亦何妨。外边小民,姑夫、舅母共饮,乃常事耳。陛下暂请出宫,别殿少憩。待妾诓贾氏上摘星楼,那时驾临,使贾氏不能回避。贾氏果然天姿国色,万分妖娆。”纣王大喜,退于偏殿。

男人以为占便宜的时候,其实是女人在抽你的精华,这种相生相克的道理在生命中是绝对的,在活生生的生活中每个人都会遇到。

且说妲己来请贾氏,贾氏谢恩告出。妲己曰:“一年一会,今与姐姐往摘星楼看景一会,何如?”贾氏不敢违命,只得相随往摘星楼来。诗曰:

妲己设计陷忠贞,贾氏楼前命自湮。

名节已全清白信,简编凛烈有谁论。

当然,女人保住自己的贞节,比什么都关键。

在现实的生活中,南方管某些女人叫神女,在很多作品的字里行间也这么称呼。这是今天的人对神的污辱……

妲己携贾氏上得楼来,行至九曲栏枰,望下一看,只见虿盆内蛇蝎狰狞,骷髅白骨,堆堆垛垛,着实难看;酒池中悲风凛凛,肉林下寒气侵侵。贾氏对妲己曰:“启娘娘:此楼下设此池沼、坑穴,为何?”妲己曰:“宫中大弊难除,故设此刑,名曰虿盆。宫人有犯者,剥衣缚身,送下此坑,喂此蛇蝎。”贾氏听罢,魂不附体。妲己传旨:“摆酒上来!”贾氏告辞:“决不敢领娘娘盛意!”妲己曰:“我晓得你还要往西宫去;略饮数杯,也是上楼一番。”贾氏只得依从。且不说贾氏在楼。且说西宫黄妃差官打听,贾夫人入宫朝贺,姑嫂骨肉只此一年一会。黄妃倚宫门而候。差官回复曰:“贾夫人随苏娘娘上摘星楼去了。”黄妃大惊:“妲己乃妒忌之妇,嫂嫂为何随此贱人?”忙差官往楼下打听。

话说妲己、贾氏正饮酒时,宫人来报:“驾到!”贾氏着忙,妲己曰:“姐姐莫慌,请立于栏杆外边;等驾见毕,姐姐下楼,何必着忙。”果然贾氏立在栏杆外边。纣王上楼,妲己礼毕。纣王坐下。故问曰:“栏杆外立者何人?”妲己曰:“武成王夫人贾氏。”贾氏出笏见礼。妲己曰:“赐卿平身。”贾氏立于一旁。纣王偷睛观看贾氏姿色,果然生成端正,长就娇容。

纣王如果欣赏“端庄女人”的话,唯一能解释的就是狐狸的作用。

昏君传旨:“赐坐。”贾氏奏曰:“陛下、国母,乃天下之主,臣妾焉敢坐。臣妾该万死!”妲己曰:“姐姐坐下何妨。”纣王曰:“御妻为何称贾氏为姐姐?”妲己曰:“贾夫人与妾一拜姊妹,故称姐姐──乃是皇姨,便坐下何妨。”贾氏自思:“今日入了苏妲己圈套……”贾氏俯伏奏曰:“臣妾进宫朝贺,乃是恭上;陛下亦合礼下。自古道:‘君不见臣妻,礼也。’愿陛下赐臣妾下楼,感圣恩于无极矣!”纣王曰:“皇姨谦而不坐,朕立奉一杯,如何?”

传统中,男人坐一席、女人坐一席,那是对女人的尊重。

贾氏面红赤紫,怒发冲霄,自思:“我的丈夫何等之人!我怎肯今日受辱!”

王赐酒,那是调戏。

贾氏料今日不能全生。纣王执一杯酒,笑容可掬来奉贾氏。贾氏已无退处,用手抓杯,望纣王劈面打来,大骂:“昏君!我丈夫与你挣江山,立奇功三十余场,不思酬功;今日信苏妲己之言,欺辱臣妻。昏君!你与妲己贱人不知死于何地!”纣王大怒,命左右:“拿了!”贾氏大喝曰:“谁敢拿我!”转身一步,走近栏杆前,大叫曰:“黄将军!妾身与你全其名节!只可怜我三个孩儿,无人看管!……”这夫人将身一跳,撞下楼台,粉骨碎身。

古人对圣洁的概念和现在人的观念、理念相当冲突……

有诗为证,诗曰:

朝贺中宫起祸殃,夫人贞洁坠楼亡。

纣王失政忘君道,烈妇存诚敢自凉。

西伯慢言招国瑞,殷商又道失金汤。

三三两两兵戈动,八百诸侯起战场。

这就逼得武成王没退处了!

话说纣王见贾氏坠楼而死,好懊恼,平地风波,悔之不及。

当贾氏一死,纣王就醒了,他知道自己干了这种事……

且说黄妃的差官打听信息,忙报西宫:“启娘娘:其祸不浅!”黄妃曰:“有什么祸事?”差官报道:“贾夫人坠了摘星楼,不知何故。”黄妃大哭曰:“妲己泼贱!与吾兄有隙,今将吾嫂嫂陷害无辜……”

黄妃步行往摘星楼下,迳上楼,指定纣王骂曰:“昏君!你成汤社稷亏谁?我兄与你东拒海寇,南战蛮夷。掌兵权,一点丹心,助国家,未敢安枕。我父黄滚镇守界牌关,训练士卒,日夕劳苦。一门忠烈,报国忧民。今元旦,遵守朝廷国礼,进宫朝贺,乃敬上守法之臣。任信泼贱,诓彼上楼。昏君!你爱色不分纲常,绝灭彝伦!你有辱先王,污名简册!”

黄妃把纣王骂得默默无言。又见妲己侧坐,黄妃指妲己骂曰:“贱人!你淫乱深宫,蛊惑天子。我嫂嫂被你陷身坠楼,痛伤骨髓!”赶上一把,抓住妲己──黄妃原有气力,乃将门之女。把妲己拖翻在地,捺在尘埃,手起拳落,打了二三十下。妲己虽然是妖怪,见纣王坐在上面,有本事也不敢用出,只叫:“陛下救命!”

纣王看着黄妃打妲己,心有偏向,上前劝解。纣王曰:“不管妲己事。你嫂嫂触朕自愧,故投楼下;与妲己无干。”黄妃急攘之间,不暇检点,回手一拳,误打着纣王脸上,“好昏君!你还来替贱人遮掩!打死了妲己,与嫂嫂偿命!”纣王大怒:“这贱人反将朕打一拳!”一把抓住黄妃后鬓,一把抓住宫衣,拎起来,纣王力大,望摘星楼下一摔──可怜:

香消玉碎佳人绝,粉骨残躯血染衣!

纣王摔了黄妃下楼,独坐无言,心下甚是懊恼,只是不好埋怨妲己。

纣王没能力去埋怨妲己!当人被妖怪诱惑、蛊惑时,人们失去了与它抗争的能力,有时候比那妖怪还邪。

且说贾氏侍儿随夫人往宫朝贺,只在九间殿等候;到下晚也不见出来。只见一内侍问曰:“你们是那里的侍儿?”答曰:“我们是武成王府里的,随夫人朝宫,在此伺候。”内使曰:“你夫人坠了摘星楼;黄娘娘为你夫人辨明,反被天子摔下楼,跌得粉骨碎身。你们快去罢!”侍儿听说,急急回王府来。武成王在内殿同弟黄飞彪、飞豹,黄明、周纪、龙环、吴谦、黄天禄、天爵、天祥三子,元旦良辰欢饮。只见侍儿慌张来报:“千岁爷:祸事不小!”飞虎曰:“有什么事,报得这等凶?”侍儿跪禀曰:“夫人进宫,不知何故,坠了摘星楼;黄娘娘被纣王摔下楼来跌死了!”黄天禄──十四岁,天爵──十二岁,天祥──七岁,听得母亲坠楼而亡,放声大哭。有诗为证,诗曰:

忽闻凶报满门惊,子哭儿啼泪苦倾。

烈妇有恩虽莫负,忠君无愧更当诚。

“效忠”!只有在遇到改朝换代、昏君的时候,才会看到效忠的概念,如果遇到明君就没有这个问题。

左观四友俱怀忿,右视三男苦痛心。

回首不堪重悒怏,伤心只有夜猿鸣。

君不正则臣投外国

话说飞虎听得此信,无语沉吟;又见三子哭得酸楚。黄明曰:“兄长不必踌蹰。纣王失政,大变人伦。嫂嫂进宫,想必昏君看见嫂嫂姿色,君欺臣妻,此事也是有的。嫂嫂乃是女中丈夫,兄长何等豪杰,嫂嫂守贞洁,为夫名节,为子纲常,故此坠楼而死。黄娘娘见嫂嫂惨死,必定向昏君辨明。纣王溺爱偏向,把娘娘摔下楼。此是再无他议。长兄不必迟疑。‘君不正,臣投外国。’想吾辈南征北讨,马不离鞍,东战西攻,人不脱甲,若是这等看起来,愧见天下英雄,有何颜立于人世!君既负臣,臣安能长仕其国。吾等反也!”

四人各上马,持利刃,出门而走。飞虎见四人反了,自思:“难道为一妇人,竟负国恩之理。将此反声扬出,难洗清白……”黄飞虎急出府,大叫曰:“四弟速回!就反也要商议往何地方?投于何主?打点车辆,装载行囊,同出朝歌。为何四人独自前去!”四将听罢,回马,至府下马,进了内殿。

黄飞虎持剑在手,大喝曰:“黄明等!你这四贼!不思报本,反陷害我合门之祸!我家妻子死于摘星楼,与你何干?你等口称‘反’字,黄氏一门七世忠良,享国恩二百余年,难道为一女人造反。你借此乘机要反朝歌而图据掠,你不思金带垂腰,官居神武,尽忠报国,而终成狼子野心,不绝绿林本色耳!”骂的四人默默无语。

所谓忠臣,大多讲爱国、为朝廷、为先王……其实是有代代相传、传脉在里头……表面是肉身,其实其中有一环套一环的轮回转生的道理,才会出现所谓的“愚忠”,哪有说“为一女人造反”?……

当时的商朝有着半人半神的文化、状态(武成王骑的也是神牛,不是一般的马),所以他们知道死亡对于他们是什么(是个过程)。在人的层面,他们当然非常珍惜自己的生命,但在更高的层面,他们又有能力去追溯背后那一份内涵。

黄明笑曰:“长兄,你骂得有理。又不是我们的事,恼他怎的!”四人在旁,抬一桌酒吃。四人大笑不止。黄飞虎心下如火燎一般,又见三子哭声不绝,听得四人抚掌欢欣,黄飞虎问曰:“你们那些儿欢喜?”黄明曰:“兄长家下有事挠心,小弟们心上无事。今元旦吉辰,吃酒作乐,与你何干?”飞虎气不过,恼曰:“你见我有事,反大笑,这是怎么说?”周纪曰:“不瞒兄说,笑的是你。”飞虎道:“有什么事与你笑?我官居王位,禄极人臣,列朝班身居首领,披蟒腰玉,有何事与你笑?”周纪曰:“兄长,你只知官居首领,显耀爵禄,身披蟒袍。知者说你仗平生胸襟,位至尊大;不知者,只说你倚嫂嫂姿色,和悦君王,得其富贵。”

这是存心损黄飞虎……

周纪道罢,黄飞虎大叫一声:“气杀我也!”传家将:“收拾行囊,打点反出朝歌!”

黄飞彪见兄反了,点一千名家将,将车辆四百,把细软、金银珠宝装载停当。飞虎同三子、二弟、四友,临行曰:“我们如今投那方去?”黄明曰:“兄长岂不闻‘贤臣择主而仕’,西岐武王,三分天下,周土已得二分,共享安康之福,岂不为美?”周纪暗思:“方才飞虎反,是我说将计反了;他若还看破,只怕不反。不若使他个绝后计,再也来不得……”周纪曰:“此往西岐,出五关,借兵来朝歌城,为嫂嫂、娘娘报仇,此还是迟著。依小弟愚见,今日就在午门会纣王一战,以见雌雄。你意下如何?”

黄飞虎心下昏乱,随口答应曰:“也是。”──大抵天道该是如此。飞虎金装盔甲,上了五色神牛。飞彪、飞豹同三侄,龙环、吴谦,并家将,保车辆出西门。黄明、周纪同武成王至午门。天色已明。周纪大叫:“传与纣王,早早出来,讲个明白。如迟,杀进宫阙,悔之晚矣!”

过了一宿,第二天早上。

那个时候那些家将本来都是随纣王的,可是他们各随门户,武成王反了,家将随着他反……今天在共产党的体制之下,人毫无道义可言,全是出卖……武成王那时候是有根本原由反的。

纣王大战黄飞虎 闻太师明眼责商王

纣王自贾氏身亡,黄妃已绝,自己悔之不及;正在龙德殿懊恼,无可对人言说。直到天明,当驾官启奏:“黄飞虎反了,现在午门请战。”纣王大怒,借此出气,“好匹夫!焉敢如此欺侮朕躬!”传旨:“取披挂!”九吞八扎,点护驾御林军,上逍遥马,提斩将刀,出午门。

纣王文武双全,当初也是因为他力大无比——他本来是三子,不是长子——被比干他们给推崇出来了。结果比干却死在纣王手里。

怎见得:

冲天盔,龙蟠凤舞;金锁甲,叩就连环。九龙袍,金光愰目;护心镜,前后牢拴。红挺带,攒成八宝;鞍鞒挂竹节钢鞭。逍遥马追风逐日,斩将刀定国安邦。只因天道该如此,至使君臣会战场。

君、臣会战场,那是不应该的(但天道致使如此)。

黄飞虎虽反,今日面君,尚有愧色。

因为人善良才会“尚有愧色”,如不是善良之辈他不会有愧疚之心的。善良者才知有上、下辈分的概念;君、臣相互尊重的概念。君不尊重臣,但臣还是敬君的,就是说:对方的无理、对方的毫无理由、对方的毫无道德,那不能促成我也是毫无理由、毫无道德。这是一种生命境界应该具有的一种品质。

但中共的概念不是这样,你比我狠,我比你还要狠;你杀我一个,我杀你两个。中共是这样的,所以中共的道理是放在一个所谓人的利益上的道理。正常生命的概念不是,是放在一个立体的生命境界上。

周纪见飞虎愧色,在马上大呼:“纣王失政,君欺臣妻,大肆狂悖!”纵马使斧,来取纣王。纣王大怒,手中刀急架相还。黄明走马来攻。黄飞虎口里虽不言,心中大恼曰:“也不等我分清理浊,他二人便动手杀将起来!”飞虎只得催开神牛。一龙三虎杀在午门。

君为龙(纣王);将为虎。

怎见得,有诗为证:

虎斗龙争在午门,纣王无道败彝伦,

眼前贤士归明主,目下黎民叛远村。

纣王自取灭亡。习近平就类似纣王,他背后都是妖、都是怪、都是兽。请神容易送神难,他把乱七八糟的东西请来之后,他想摆脱,太难了,是因为他的利益所在、他的生命品质之所在,他都没有能力去想摆脱妖怪,纣王也是如此。他已经没那个想法了,所以也就变成命里注定了。

三略有人空执法,五关无路可留阍。

忠孝至今传万载,独夫遗臭枉称尊。

三略是“天地人”,五关就是“金木水火土”,在任何一个时空你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组成。在传统文化中,“金木水火土”五行组成了人所知道的“天地人”这三个层面纵向和横向的所有生命,其实是自己生命的整体,也就等于立体的自己。

君臣四骑,杀三十回合。纣王刀法展开,其势真如虎狼。三员大将使开枪斧,纣王抵敌不住,刀尖难举,马往后坐,将刀一掩,败进午门。黄明要赶,飞虎曰:“不可。”三骑随出西门,来赶家将,一同行走,过孟津。不表。

且说纣王败至大殿坐下,懊悔不及。都城百姓官员已知武成王反了,家家闭户,路少人行。又闻天子大战黄飞虎,百官忙入朝,见纣王问安,曰:“黄飞虎因何事造反?”天子怎肯认错,乃曰:“贾氏进宫朝贺,触忤皇后,自己坠楼而死。黄妃倚仗伊兄,恃强殴辱正宫,推跌下楼,亦是误伤。不知黄飞虎自己因何造反,杀入午门,深属不道!诸臣为朕作速议处!”百官听纣王言说,皆默默无语,莫敢先立意见。

媳妇死在宫里肯定你有问题,他的妹妹是你老婆,也死在正殿里,那也是你有问题。结果纣王竟然说“不知为什么黄飞虎造反”,这就说胡话了。

正沉思间,探事马报进午门曰:“闻太师征东海奏凯回兵。”

闻太师他走的这个空档就出了这么档事。所以黄飞虎走了,闻太师就要出马了,因为只有闻太师才能追得了黄飞虎,都是这么对应的。就像我们说的西伯侯杀了北伯侯,结果西伯侯也就完了。

百官大喜,齐辞朝上马,出郭迎接。只见人马远远行至,中军官报入营中曰:“启太师,百官辕门迎接。”闻太师曰:“众官请回,午门相会。”众官进城至朝门,见闻太师骑墨麒麟来至,众官躬身。太师曰:“列位请了!”众官同进朝,见天子,行礼毕起身,不见武成王,太师心下疑惑,奏曰:“武成王为何不来随朝?”王曰:“黄飞虎反了。”太师惊问:“为何事反?”纣王曰:“元旦贾氏进宫,朝贺中宫,触犯苏后,自知罪戾,负愧坠楼而死──此是自取。

这话肯定不成立。正常百官的太太都去拜正宫,而武成王的妻子是每年都要去拜的,怎么今年会出现这种事情呢?

在过去这么长时间里几乎所有死去的清官,都是跟妲己有关。所以当这话说出来之后,闻太师立刻知道这事有麻烦。

西宫黄妃听知贾氏已死,忿怒上楼,毁打苏后,辱朕不堪;是朕怒起相攘,误跌下楼,非朕有意。不知黄飞虎辄敢率众杀入午门,与朕对敌,幸而未遭毒手,今已拥众反出西门。朕正在此沉思,适太师奏捷,乞与朕擒来,以正国法!”

恶人先告状,然后变成了诬告。你可以想像今天中共国体制中官与官、官对民之间的关系,跟纣王今天讲出来的几乎是一样的,就是永远都不是我的错,永远都是你的错;永远都是我对,都是你错。所以明白的人一听就知道这事出麻烦了。

这种奸臣也好、昏君也好,大多跟利益有关,其实就是他缺失了人生命本身(对生命认识)的约束。纣王是被狐狸诱惑了,而当今的社会是被无神论、进化论这些东西所左右。一般相信无神论也好、进化论也好,这样的人都是贪生怕死的(因为最大的利益伤害就是人死了),而且一定把死亡让给别人。而以利益为先的时候,一定是不择手段。所以生命的认识、生命的基点是最关键的,其它都是一种附属的概念。

太师听罢,厉声言曰:“此一件事,据老臣愚见,还是陛下有负于臣子!黄飞虎素有忠君爱国之心,今贾氏进宫朝贺,此臣下之礼,岂有无故而死!况摘星楼乃陛下所居,与中宫相间,贾氏因何上此楼,其中必有主使、引诱之人,故陷陛下于不义。陛下不自详察,而有辱此贞洁之妇。

所以我说闻仲为什么不是武官,是文官呢?是因为他有额头这只眼睛,当具有这只眼睛的时候,他在人中就能明辨是非,就是通常说的:“一眼就看透了。”一眼看透了,用的是真眼。看透了什么?看透了事情的本来。

所以闻仲在事情的判断上永远是对的,但是无论他多对,他却保不了纣王。在人的现实环境中,你可以说他是“半人半神”,但是他终归是人,他要受这种定数、天意的限制——他本事再大,他受控于更大神的道理。所以当他听完纣王这么一说,他就知道这事情的原由。

黄娘娘见嫂死无辜,必定上楼直谏,陛下亦不能容受,溺爱偏向,又将黄娘娘摔跌下楼。致贾氏忿怨死,黄娘娘遭冤,实君有负臣子,与臣下何干。

闻仲就是厉害,闻仲的厉害就在于那只眼睛。不是那只眼睛看见了,而是当他能用那只眼睛的时候,就超出一般人的境界(半人半神)。说白了,就是天目。

况语云:‘君不正则臣投外国。’今黄飞虎以报国赤衷,功在社稷,不能荣子封妻,享久长富贵,反致骨肉无辜惨死,情实伤心。

如果连黄飞虎都反的话,那满朝文武百官都有道理反!如果满朝文武不去反,那满朝文武就是助纣为虐者,跟今天的中国是一样的。但中国因为有中共邪恶在背后,习近平下面的人自然也不太敢反,原因之一是惧怕共产党。

乞陛下可赦黄飞虎一概大罪,待臣追赶飞虎回来,社稷可保,家国太平。”百官在旁,齐言:“太师处之甚明,无不钦服。望陛下速降赦旨,大事定矣!”闻太师又曰:“此是天子负臣,故当赦宥。若果飞虎有负君之处,只怕老臣一时之见,还有礼当说者,即行商议,不可有误国事。”

班中闪一员官,乃下大夫徐荣出见。闻太师曰:“大夫有何议论?”荣曰:“太师所言,虽是天子负臣,黄飞虎也有忤君之罪。”太师曰:“大夫何以见得?”荣曰:“君欺臣妻,天子负臣;不顾恩爱,摔死黄娘娘,也是天子失政。黄飞虎岂得率众杀入午门,声言天子之罪,与天子在午门大战,臣节全无,故武成王也有不是。”

凡是恶的,都是讲人中的理(正的理、反的理),你听起来是那么回事,但他抛弃、掩盖的是善、恶的根本。他只去谈因为、所以,不去讲善、恶。当今社会,律师多不讲善、恶,讲辩证、讲证据。

闻太师听说,乃对诸大臣曰:“今诸臣朦胧,只谈天子之过,不言飞虎之逆。”乃传令吉立、徐庆:“快发飞檄传临潼关、佳梦关、青龙关三路总兵,不可走了反叛;待老臣赶去拿来,以正大法!”不知凶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回 (上)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回 (下)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