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拜登想扼杀美国80%的能源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ephen Moore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当我发表演讲或与听众交谈时,我经常感到惊讶的是,很少有美国人,甚至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知道他们家庭或企业中使用的能源来自哪里。我曾问过大学生,电力是如何产生的,他们耸耸肩,然后指著墙上的电源插座,(在他们看来)电流神奇地来自那个插头。

对于千禧一代来说,支持绿色能源是件很酷、甚至是道德高尚的行为。这是一种流行且无成本的拯救地球的方式,直到没有电力通过电网,然后,笔记本电脑、吹风机、Netflix节目、电脑游戏和iPhone都没电了。

在不久的将来(只要问问加州人停电的事),当阳光被遮住,没风的时候,这种情况可能就会发生。

这使我想到乔‧拜登总统对能源问题采取的“赶尽杀绝”的做法。

他的目标是:扼杀化石燃料;停止建造管道;加入禁止使用化石燃料的国际条约;结束在联邦土地上的钻探;通过监管打击、扼杀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然后将数十亿甚至数万亿的税收投向风能和太阳能农场。

让我们回到我问学生的问题上:我们今天的能源需求有多少是由化石燃料——所谓的肮脏能源——来满足的?

美国能源信息署近日发布了一张图表,显示了美国能源部关于美国能源生产来源的最新官方数据。我们所有能源中约有80%来自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来自风能和太阳能的比例不到5%。不知何故,拜登要在5年或10年内神奇地扭转这些比例?就连支持可再生能源的联邦预测机构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即使拜登能够在未来十年将美国的绿色能源产量翻四番,这是一项巨大的任务,也只能满足大约25%的电力需求。我们将从哪里获得其余75%的电力和运输燃料?像特斯拉和雪佛兰伏特(Chevy Volts),这些电池驱动汽车需要电力来为大量的电池充电。

随着我们国内石油和天然气产量的减少,两件坏事将会发生。首先,汽油价格将迅速上涨,也许会达到每加仑4美元以上。在许多市场,加油站的价格已经开始上涨到每加仑2.5美元以上。第二,我们将通过从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欧佩克(OPEC)国家进口更多的能源来弥补国内能源生产的损失。

我们将把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下实现的能源独立,扭转为拜登领导下的对欧佩克国家的依赖,这对美国经济和国内就业肯定不是好事,但对沙特的石油酋长们、俄罗斯的普京和北京的共产党来说,却是个好消息,他们都会像强盗一样捞到好处﹐这样的好运连他们自己都无法相信。

也许是这样,我的年轻和更理想化的朋友们说,但至少我们会为拯救地球尽一份力。哦,不,在我们关闭煤矿的同时﹐中共和印度正在建设超过100个煤矿。中共和俄罗斯刚刚签署了一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协议,从石油资源丰富的西伯利亚到中国的大城市建设一条管道。如果中共有意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它会投资这项基础设施吗?川普说我们有世界上最严格的环境标准,此言不虚。因此,将能源生产转移出美国只会增加温室气体排放。

也许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风能和太阳能的价格将足够便宜,以满足我们的大部分能源需求。但与此同时,我们要让自己陷入能源不足的困境吗?美国人愿意花4、5美元一加仑的钱﹐去加满沙特或俄罗斯的汽油吗?

比起从那些憎恨我们的国家,从德克萨斯、俄克拉荷马州、北达科他州甚至加拿大的阿尔伯塔省获取我们需要的能源不是更聪明、更安全、更高尚吗?

原文Biden Wants to Kill 80 Percent of America’s Energ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斯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是一名经济新闻记者、作家和专栏作家。他与人合著的许多书中,最新的一本是《川普经济学:重振经济的‘美国优先’计划》《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activate Our Economic》。摩尔还是“经济自由与机遇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