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名书画家的见证(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6日讯】(接上文

两次被非法劳教 见证残酷的迫害

王建中刚刚到家,仅仅洗脸的功夫,公安就闯进了家门。他说:“我还没来得及和家人说几句话,就被强行绑架到里则派出所。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年三十下午,又把我送入滨州市看守所。当天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警察立即让我看所谓的中央新闻联播。第二天,就有公安记者来采访我,问我看了天安门‘自焚’之后,有什么感想和体会,我回答:这不是真的。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是不杀生、不自杀的,我们师父讲的很清楚。如果这些人是真修大法的,他们绝对不会去自焚。我还肯定的说,这是你们导演的。公安的意图是让我颠倒是非诽谤大法,替邪党宣传。我没有配合他们,这帮公安记者就灰溜溜的走了。”

“因为我坚持真、善、忍信仰,不放弃大法修炼,公安逼迫我在劳教书上签字,我当场拒绝签字。就这样邪党610恶警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把我绑架到山东省王村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因为我拒绝转化,时常遭到恶警的折磨,每天都被强制超时超强度的奴役,吃的是猪狗都不想吃的饭菜,一人要干几人的劳动量,经常累的头晕心慌。” 王建中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被释放。在两年六个月的劳教迫害中,他的精神和身体上受到严重伤害。

据明慧网报导,中国有大约三百个劳动教养管理所、七百所监狱,在明慧网已查证的案例中,截止到2019年7月10日,有86050人被绑架,28143人被非法劳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绑架关入洗脑班,809人被绑架进精神病院,各种酷刑迫害的总人次518940。二零零一年中国某劳教所副所长透露全国关押法轮功学员二十一万人。

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来,山东一直是迫害的重灾区,从迫害的数量到打压的惨烈程度都是令人发指的,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王村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曾多次在明慧网上曝光。二十多年来,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残。其中青岛海洋大学生物系硕士邹松涛,被迫害致死时年仅二十八岁。

据明慧网发表的案例统计,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九年七月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人数,前三位是:辽宁(2165人)、黑龙江(1746人)、山东(1545人)。1999年到2013年,中国各地法轮功学员遭劳教迫害人数前三位是辽宁(3223人),山东(2963人)和河北(2877人)。二零一九年,山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人数达1392人,在全国是第一位的。而山东省精神病院的药物迫害,在全国也是最严重的。王村劳教所也采取了这一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九年七月,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山东413人。二零二零年,又有三位山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王建中继续讲到:“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因为我坚持‘真、善、忍’信仰,不放弃大法修炼,而且在大纪元网站用真名退党,被中共邪党610恶警第二次绑架到山东省王村劳教所,劳教期三年,还是在王村劳教所八大队。期间,以大队长郑万新为首的恶警每天都逼迫我们在高强度,长时间,高定额恶劣的环境下劳动。包括我在内的绝大部分法轮功学员经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钟。”

为了抵制残酷的劳动迫害,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八日,王建中根据中共司法部为劳教所制定的《劳教法律法规》和中共《劳动法》,写了六页书面材料揭露劳教所恶警知法犯法的恶劣行径,很多法轮功学员在上面签了名,以表示对劳动迫害的抵制。他把这份揭发迫害的材料拿到大队部,大声读给大队长和其他小队长听。王建中说:“一时间,他们傻了眼,个个目瞪口呆。好大一会儿他们才清醒过来,大队长喊住口,把我拽到了另一房间,对我进行疯狂报复,立即下令将我关禁闭(小号)迫害一个月。”

“我被禁闭在一间潮湿黑暗的小房间,昼夜恶警在门口看守。”白天他被吊在有上下铺垫钢丝床上,就是遭受酷刑“上大挂”迫害,晚上则睡“死人床”。

王建中说:“上大挂”酷刑,就是双手被挂铐在床架上。有时,把人双手吊起,脚尖着地。有时恶警会变换招式,强迫让人双脚站在铁床一边,身体在两层铺床板的下方,双手吊在铁床另一边的上方,整个人呈现扭曲状;有时,将双手反背,再吊起来。睡“死人床”是把人的两手两脚分别用手铐、脚镣固定在床角的四个铁环上,呈“大”字形。长时间遭受这些酷刑,会导致肢体严重损伤,甚至可能终身残废、失去生命。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上大挂)

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中共时任党魁江泽民下令施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迫害政策。在江泽民的指使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百种酷刑以及不同的流氓手段。根据明慧网收录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受酷刑案例,其中四千多人直接死于酷刑。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劳教所从非法轮功大队调入九名心狠手辣的劳教人员,到王建中所在的八大队成立了严管班,参与管教协助恶警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王建中在被关禁闭一个月的最后一天,又被关进了严管班迫害。

“我被关进严管班后,很快又被关进来六名法轮功学员,这些凶狠的管教逼迫我们每天坐小板凳,不准动一动,一天四五个小时。谁要动一下,那些管教就会对我们头上身上拳打脚踢,经常有同修被打的头破血流。特别是夏天的时候由于长时间坐小板凳,有的同修的屁股和裤子粘到一起,裤子都脱不下来了,一看屁股发炎溃烂掉皮,再坐小板凳时如坐针毡。同修之间如果被发现有任何言语的交流,凶狠的管教马上就大打出手,同修们被打伤是家常便饭。我们晚上十一点多才让睡觉,早上四点就逼迫起床。严管班是劳教所最邪恶的地方。同修们遭受的迫害罄竹难书。”

王建中记的有一位名叫尹子敬的法轮功学员,他为抵制迫害,绝食反迫害长达三个月。尹子敬被长期单独关押,多次被野蛮灌食,直到他生命垂危,看守所才不得不通知家人来把人接回家。“后来得知,尹子敬回家后坚持学法炼功,一个月后恢复了健康。”

在劳教所里,由于王建中不配合邪恶坚决不转化,经常遭到恶警吊铐,就在被劳教三年还剩最后三天时又被关禁闭三天。

王建中说:“我的家人为我承受了很多,特别是我的太太。我被劳教期间,公安警察经常到家里去骚扰、恐吓。她原是学校老师,因为受牵连,也无法继续工作了。一两年下来,身心受到很大的损伤,特别是精神上受到的打击导致严重的心脏病。曾经病重卧床将近一年。女儿当时在校读书本来学习成绩很好还是班里的课代表,但是由于精神压力过大,不能专心学习,导致考试发挥不正常,学业受到严重影响,最后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她的班主任老师对她没能上大学十分惋惜。”

王建中说:“这二十一年来,中共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亲人经历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血腥迫害和打压。”

王建中说:“这些年来,我本应该有一个好的创作环境,可是因为我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到了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一度中断了书画的创作。”

二零零七年,王建中恢复自由后,也恢复了书画创作。他的作品再度广受欢迎。在好友的支持下,他将龙都书画院(注﹕前面说到,王建中二零零零年十月成立了龙都书画院。)迁到滨州市中心。许多社会阶层比较高的人,从王建中这里了解到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有不少人还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来到海外 揭露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他在到美国参加一个中美文化交流活动后,选择以政治庇护身份留在美国,同时以亲身的经历和见证,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星期六,在美国旧金山湾区的中国城花园角广场举行的集会上,王建中发言揭露中共迫害,表示了解真相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明慧网)

王建中说:“转眼,我来到美国定居已经有九年了。九年来曾长期在旧金山中领馆前炼功讲真相,并在一家文化中心教人们学炼法轮功。逐渐的成立了一个十多人的炼功点。”王建中说:“随着修炼的提高,又唤醒了我对书画创作的兴趣,开始了新的创作。现在已创作了一部分传统书画作品。”

图5:恭祝师尊新年好(隶书)(明慧网)
图3:随师下世救度众生(中国工笔画)(明慧网)
图4:师恩浩荡(篆书)(明慧网)
图6:正邪大战 神魔之争 (篆书)(明慧网)
图7:老子出关图(中国工笔画)(明慧网)
图8:王建中于2014年在旧金山创作的雕塑画稿:九评神剑斩赤龙。(明慧网)
图9:水粉画:天灭中共,红魔解体。(明慧网)

王建中表示,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用心画出《水粉画:天灭中共,红魔解体》,以震慑中共邪恶、清除共产邪灵、惊醒世人。他希望世界上更多的人直观看到、感觉到中共解体就在眼前,赶紧脱离中共。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李红)

原文链接点这里
英文网址(English Vers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1/2/4/190253.html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