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中共吹捧 大陆前女记者控诉家暴引热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08日讯】大陆前女记者马金瑜近期在网路发长文,自曝遭丈夫多次家暴。有网民则质疑,若被家暴,为何马金瑜仍曾被中共媒体宣传为拥有美好爱情?

2月6日,马金瑜在网路发布文章“另一个‘拉姆’”,她讲述自己经常被丈夫殴打,2015年丈夫在酒后“找事”,头发被抓着、拳头不断砸在头上,导致自己小便失禁。

马金瑜称,自己一直被打到早上,随后到西宁的青海人民医院检查,眼球血肿、眉骨骨折,并发现自己怀孕上第三个孩子,被打后不到一个月,丈夫和一个藏族女工在一起被她撞见,她质问时又被一脚踹在肚子上,开始流血。随后,她躲到身为祖传彝医的朋友家,尽管一直流血,她还是把孩子保住了。

马金瑜说,丈夫总是在醉酒后打她,还频繁要网店密码。2017年中国新年,马金瑜丈夫和一名藏族女大学生出轨,她要离婚但丈夫不肯。2018年,她终于忍无可忍,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丈夫,

马金瑜自称在这段婚姻中一直选择隐忍,从未报警;此外,她在遭受家暴期间多次接受媒体访问,但选择凸显与丈夫的爱情故事,也引起部分非议。

马金瑜的文章发出后,中共青海省妇联、中央政法委等纷纷力挺马金瑜,称对家暴零容忍。大陆媒体也纷纷报导此事,多是声援马金瑜。青海当地警方也称正在调查。

不过,马金瑜的丈夫7日对陆媒回应称,他没有殴打马金瑜,也并未出轨,他说:“如果我是一个家暴的男人,我们不可能一起生活7、8年。”

他称,3年间他一直没有马金瑜和孩子的消息,直到昨天透过媒体看到网传文章才知道马的近况,直言:“让我太吃惊了!”

谢德成说,马金瑜的眼伤并非被他打伤,而是在2012年的一场车祸中受伤的,他本人也因那场车祸伤了肋骨。

至于出轨,谢表示,当时他和女工在喝酒,马金瑜也与他们一块儿喝酒,“我们在一起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

谢德成还指,是马金瑜不愿意和他过了;两人辛苦经营的网络店铺被她拿走;他爸爸车祸去世后获得的11万赔偿款也被她拿走了⋯⋯

他表示,2017年,马金瑜回新疆探望生病的家人之后“打电话说,不和我过了”,之后马金瑜又于新年、六一儿童节回来过几次,直到2018年彻底出走。“她带着孩子走的时候,打电话不接,微信也把我拉黑(封锁)。”

曾在《新京报》、《南方人物周刊》等媒体任记者的马金瑜2012年与青海蜂农扎西(谢德成)结婚,他们住在青海西南部的贵德县。2015年马金瑜开始发展电商,出售偏远牧区的生态食材,有一定知名度。她也在这个时期多次登上媒体专访,与扎西的爱情故事被大陆各大媒体宣传,包括中共官媒。

马金瑜被家暴的消息引发社会持续关注。有网民报以同情心表示,“为什么不报警?为了孩子隐忍吗?孩子也因为你的隐忍在受害”、“怀第三个孩子的时候为什么要回去呢?虽说很无奈,那也不能回去被打啊”。但很多网民对马金瑜的所为表示怀疑。

有大陆网民留言表示,“当年被家暴,为何当年不说,过了3年才说?作为记者,不可能不懂得留证据,为何自述文章中没有给出任何实质的证据,如被打后的伤痕照片等,可是你连张伤情照片也没有,或者调下医院病历也可以啊⋯⋯”

还有网民质疑:“2015至2017年,马金瑜仍然在对外宣讲她的爱情童话,描写自己与丈夫的爱情,指丈夫的心‘像山上的泉水一样’,指丈夫不说话,但是是一个‘很有灵性的人’⋯⋯期间马金瑜还跑去大学演讲,要学生‘相信爱情’,‘哪怕下一步是悬崖,不要怕,跳’⋯⋯”

凤凰网则有文章指,过去即使她被打到小便失禁、流产,也要在媒体前把丈夫说的超凡脱俗,忽悠大学生“跳悬崖”;如今又笔锋一转,丈夫成了十恶不赦的恶魔⋯⋯质疑马金瑜是情绪化的表达,并指这样既不发掘原因,也不提出解决方案。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