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精英层试图操控游戏规则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sh Hammer撰文/孙洐源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骚动事件之后,美国统治阶级(精英阶层)向民众展露了前所未有的强横手段。

大科技寡头们行动一致,联手封杀可能成为Twitter竞争对手的新锐社交媒体Parler,并禁止前总统川普(特朗普)和其他数十名知名保守派人士在Twitter上发声。全美最知名的图书出版商之一的西蒙与舒斯特(Simon & Schuster)取消了保守派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委托出版书的交易。

拜登直接违背了他在竞选时的诺言(即团结美国人),对他上任第一周发生的严重意识形态的分裂听之任之。知名的证券零售经纪公司罗宾汉(Robinhood)采取了严厉的措施,限制GameStop的股票交易,因为普通民众在社交网站Reddit上交换信息而引起的股票购买狂潮大幅飙升了GameStop的股价,并给做空的华尔街对冲基金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人们不禁回想起奥巴马前白宫幕僚长、芝加哥前市长伊曼纽尔(Rahm Emanuel)曾经说过的那句最具典范的左派进步主义咒语:“永远不要浪费任何一场严重的危机(You never want a serious crisis to go to waste)。”

伊曼纽尔的阶级机会主义极具启示性。但美国精英阶层寻求的不仅仅是政治机会主义,而是寻求对可允许意见和可容忍信仰边界的统一控制,而且它愿意为此动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杠杆。

但为了实现这一目标,2021年的美国统治精英阶层实际上与当选的左派政客和持左派理念的公司共生并需要一些额外的援助。精英阶层在其工具库中需要更多的工具,而不是基于必要的文凭和适当党派关系的简单把关。

精英阶层选择的工具是操控“游戏规则”。

纵观整个美国社会,左派越来越多地按照一套规则行事,而“可恶”的右派则需按照另一套规则行事。虽然这种歧视性的策略在一段时间内是以微妙的方式设计的,在没有透明度的情况下颁布的,是隐藏在辞藻华丽的公开言语之下的,但左派这种操控规则的协同努力越来越多地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我们的眼前表演着。

回想一下自2000年以来,在每一次由共和党人赢得的总统选举中,民主党的国会参众议员都会对至少一部分选举人团的结果提出反对。

然而,在2020年,在一场有疫情的选举中,具有极大不确定性的邮寄选票被大规模使用,以及无数对各州选举法的修改,当参众两院的一些共和党人也做了同样的事(即反对选举人团结果),那些共和党参众议员却由于一场不相关的国会骚动事件被抹黑成“叛乱分子”和“煽动者”。而这些共和党人也失去了捐款人和书籍出版,甚至连筹款人的活动场地都订不到。

还可以考虑一下,在川普担任总统的四年里,民主党人如何无休止地在媒体上吹嘘和宣传完全不可信的“通俄门”之说,即2016年普京和含糊不清的“俄罗斯网络机器人”以某种方式勾结起来,为川普窃取总统职位。

希拉里至今仍对自己的选举失败耿耿于怀。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也从未正式承认她在2018年(乔州)州长竞选中败选。但是对于敢继续揭露关于2020年大选舞弊的情况,硅谷的科技寡头则毫不犹豫地对从川普本人到MyPillow的创始人等一众敢言人士进行言论封杀。

最后,考虑一下股票交易经纪公司最近的表现。

停止交易GameStop的股票并有时违背散户的意愿强行出售该股票,这几乎是不加掩饰地试图保护华尔街的做空对冲基金,并伤害Reddit网站上的普通投资者。

正如从众议员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到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都指出的那样,这种行为充满了裙带关系和非法操纵市场的味道。这可能是第一次美国股市如此清晰地显示出成为统治阶级(精英阶层)的棋子。在这种情况下,机构高频交易商和个人401(k)投资储蓄者如此明显地按照不同的规则行事。

当前,我们政治的最大讽刺在于,被统治精英阶层如此抨击的民粹主义的发展(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只是因为精英阶层不断的言论审查和试图操控游戏规则而获利造成的。精英们现在应该好好照一照镜子,深吸一口气,趁早收手,还不算太晚。

原文:American Elites Seek to Rig the Gam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乔希‧汉默(Josh Hammer)是一位宪法律师,《新闻周刊》(Newsweek)的意见编辑,BlazeTV的播客撰稿人,第一自由研究所(First Liberty Institute)的顾问,也是一位专栏作家。

本文仅所表达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