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武汉新年花市火爆 党媒谎称“报复性消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年过年,武汉的花市热销到断货。

之所以如此火爆,是因为武汉有一个风俗,就是新年的第一天要上坟祭奠过去一年内去世的亲人,叫上新香。这种时候,花尤其是菊花自然是不可缺少的。而武汉去年死的人那么多,今年过年上坟的人当然就会很多,买花的人也就会很多,花市能不火爆吗?

一位网友描述:“今天来上香的亲戚朋友都说跑遍全程买不到花,来来往往一天的人,只有三盆花,还是有人开车去很远的地方买的。”

另一位网友说:“早上8点出门,按照往年的情况信心满满的以为满街都是卖菊花的,甚至还能货比三家,结果走了四十分钟只找到一家开门的花店,前面排著十几个人,等老板现场插花,应该是插好一个就被买走一个。瞥了一眼地上的零零星星几支黄白菊花,都不知道还能插出几个花篮来。 10点到扁担山,我在2020一整年看过人都没有这里的多。”

可当地党媒却张冠李戴,称花市火爆是因为报复性消费,结果被网友骂惨,不的不关闭评论。这不是活该吗?!

让我们来看看网友们都说了什么:

“武汉人表示今年的菊花花篮要靠抢的,以前都是2-30元一篮,今年供不应求,55元一篮,确实火爆!”

“我跑遍了我们这里的大农村才买到一小盆菊花,身在海外也想给爸妈拜个新香,作为武汉本地媒体,不可能不知道武汉拜新香的传统,你当这是广东呢?还过年花市。”

“我天哪,就把事实讲出来,大家都哀悼一下又怎么了嘛,非要藏半截说成喜事。想说这是“正能量”中毒,又觉得这种报导根本就是虚伪,欺骗,毫无正能量。比不上堂堂正正的哀伤和悼念。”

“明明正确对待集体哀悼能收获一波正能量,结果非要反人性膈应人!”

“想想去年报的死亡人数……不打脸吗……”

“哪怕没有对逝者的哀悼,至少也不能把祭奠亲人的活动,当作个喜事宣传。年味和喜悦难道还是必须达标的政绩吗?”

“一天几百几百人去世的去年,多少家庭悲凉到绝望。”

“我永远忘不了去年是怎么对着喜庆洋洋欢声笑语的春晚背对着家里人流了一晚上的泪。”

“他们能够化一切为力量,为亢奋,为胜利,为躁狂,为歌舞。”

“说真的,我以为今年春晚起码用一段完整的时间讲一下湖北人民的牺牲,缅怀一下在去年不幸离世的人们 结果没有没有冬天是跨不过去的没有冬天是轻松可以跨过去的,大部分人跨过去了,跨不过的那些呢? 刚过去了不久呢。”

“上午看到这条新闻还没意识到,现在想来真是时光斗转,已经记不太清去年春节为武汉流泪时的样子了,人类遗忘的本能呀,除非身处其间,作为看客又记忆多久,汶川地震对我来讲已经只是一个名词了,这次的疫情大概率也会是如此。”

“用同胞的献血织成一次次的胜利献给同胞。”

“考研政治还考了武汉疫情中体现的制度优越性。大家都以为至少照顾武汉考生心情不会考,结果还是考了。”

“在这种事情上耍聪明恶心这个英雄的城市?武汉不需要这种浮华,武汉只需要被铭记真正的历史。”

“不想看春晚节目的重复播放,就直接换台到新闻台。好像是关于武汉春节的板块,中途穿插了一个小片段(大概说是):没能过的年才是最想念的年,今年的新年是一个特殊年(有人团聚,有人身边已经没了去年本能一起过新年的人)。最心碎的画面是女生一直重复播放亲人祝福新年快乐的语音坐在窗边哭。”

“各种意义上来说,这都是灾难。”

“武汉难日,是经历过的人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痛!是经历过的人永远都迈不过去的哀伤!所以,没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都闭嘴吧!别再说什么冬会过去春会来的衰话了!有点同理心吧,是个人的话!”

“虽然我没有经历家人的离世,但我永远忘不了那段时间我的恐惧与悲痛,因为我知道我的城市在遭受巨大的灾难,而我无能为力,我知道很多人都因此永远离去,他们可能曾经与你擦肩而过,是那么鲜活而美好的,那种无奈与悲愤,并不是几句煽情就可以解决的,希望大家正视武汉人民的痛苦。”

“唉,李医生周年的时候,看到一句话——我们不要忘记留在上个春天里的人。”

“宣传部门死绝,中国才有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