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选者的炫耀:《影子竞选秘史》发表之因由(1)

作者:何清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事件背景:窃选疑云无法消散

拜登于1月20日正式进入白宫,在几天之内签发了四十多项总统令,完成了去川普化过程;但美国社会对拜登Steal Vote(窃选)的怀疑从未消失。社交媒体不得不大量删除指责拜登窃选的推文甚至推号。拜登支持者也将舞弊、窃选说成是川普支持者制造的谣言。

但是,美国《时代周刊》2月5日发表一篇《拯救2020大选的影子竞选秘史》(以下简称《影子竞选秘史》),讲述了“数据驱动政治变化”的先驱者迈克‧波德霍泽(Mike Podhorzer)从2019年开始创立并主导了一个跨界联盟,前所未有地操控全美选举,并“赢”得2020美国大选的故事。

文章发表之后,左派阵营均佩服组织者用数据改变政治的天才般组织才能,保守派则认为这些文章有如金库大盗回到现场展示偷窃的全过程,非常无耻,比如伯恩称拜登为“星号总统(President *),说按照程序是拜登赢了,但是赢得不光彩,就像运动员服用了兴奋剂,所以带星号。白宫前助手卡内特‧齐格勒(Garrett Ziegler)2021年2月6日在一次视频访谈中谈到这种认知分裂时说:“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有两种正义概念的国家,即便把证据摆在左派面前,他们也不会相信。他们会相信2+2=5,如果那是在操作上行得通的(Operational Success)。就像科学上的X和Y染色体已经证明男女有别,但是左派仍然认为男的可以变成女的”,都是客观之论。

作为一位对美国大选密切追踪关注的研究者,我认为这篇纪实深度报道的出现,弥补了2020美国大选一个重要的视角:窃选联盟(他们自号为Democratic Defense Coalition,捍卫民主联盟)的自述。从文献资料来说,研究一段历史,需要有亲历者自述与文献资料、第三方调查这三类。

目前,2020大选有六个战场州在大选之后几十天内连续召开的数场关于大选舞弊的听证会现场录像,属于亲历者自述;也有经济学家、白宫贸易与产业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一个月之内连续发表的三份调查报告:《完美诈骗:选举舞弊的6大关键层面》(The Immaculate Deception: Six Key Dimensions of Election Irregularities,2020年12月17日),《偷窃艺术》(The Art of the Steal,2021年1月12日),《是的,川普总统赢了》(Yes, President Trump Won, 2021年1月13日)。

报告里面说,通过对6个摇摆州(亚利桑那、佐治亚、内华达、密歇根、宾州和威斯康星)选举数据和过程科学分析,得出有力结论:疑似非法选票3,069,002张。纳瓦罗教授的报告非常有力,资料可靠,内容详实,属于第三方调查;只有文献资料阙如,由于乔治亚州、密歇根州都出现销毁原始文档的情况,估计左派阵营也不想留下文献作为证据,《时代》周刊的文章就算是“胜选”方自证了。只要将三类资料对照阅读,对这场大选是否窃选会得出接近真实的结论。

作为美国2020大选的亲历者,我必须做一位清醒的历史见证者,不为立场所左右,也不为传言湮没心智。

《时代》周刊为何会发表这篇深度纪实报道?

《时代》周刊发表《影子竞选秘史》之后,我开始根据《影子竞选秘史》一文大而化之提到的现象,逐一比对大选以来的相关资料(我从不采信Q的传言),复盘大选。从文中所述2020年发生的所有大事件——从疫情与邮寄选票的关连、5月下旬后BLM与Antifa在全美的兴起、社交媒体封禁川普及其支持者言论、2020年11月大选夜发生的六州停止计票后发生的数据证变、对支持川普的关键人物的全面施压(两位密歇根州共和党参议员11月20日去白宫同川普会面所遭遇的各种压力),直到文中提到“捍卫民主联盟”努力吸纳反川普的共和党政客(川普方称之为RINO,Republican In Name Only)而采取的“Red Team”等策略,所有这些,关心大选的公众其实都知道大概,我写过不少相关文章,包括邮寄选票与数据政变,文中所述大选之后的最后五步,在左派网络媒体Axios的创办者吉姆‧范德海在大选之前几天发表的“78天政变计划”里也有叙述,只是没有这么清晰罗列。

所有这一切,川普支持者都认为是深层政府在操控,但没人能说得出这深层政府由哪类人组成、他们如何沟通协调行动。即使是民主党选民,只要不在这个庞大的行动网络中,估计也不很清楚,从这个角度观之,《影子竞选秘史》一文算是将2020年操控选举行动的组织者与组织网络、行动方式大体交待清楚了。

那么,《时代》杂志的左派立场一向亲民主党,该报道记者Molly Ball在文中也承认她与该组织有密切交往并及时分享信息,如果披露内幕对左派阵营只有伤害,绝对不会在这时自曝操控选举内幕,是什么原因导致Molly Ball要写这篇长文,并获“捍卫民主联盟”的同意?

我认为是三个原因:

一、拜登窃选的质疑声不断。大选之后半个月左右,拉斯穆森调查曾于2020年11月20日发表一项民调,约有47%的人认为拜登偷了选举,其中受访的民主党人有30%的人如此认为,共和党人如此认为的达75%,以所有受访者计算,则有47%的人认为拜登偷窃了这场选举。窃选者心中明白,尽管如愿将拜登送进了白宫,但窃选的污名却无法抹去;

二、既然窃选是事实,干脆主动出面,反面文章正面做,说成是“捍卫民主”,为窃选行动戴上政治正确的道德光环。主流媒体都是自家左家帮,如何定性由左派说了算——这篇文章设置的语言陷阱随时可见,作者处处将左派置于道德制高点,将破坏美国民主宪政的窃选说成是捍卫民主的行动,将威胁利诱反对者的配套施压行动说成是压力降级,将违法说成是正义,将以民主党为核心的左派组织系统包装上无党派的外衣以证明其得道多助,如此种种,不但可为自身正名,还可以用来说服左派当中那些怀疑舞弊的选民,算是给他们递上的精神安慰剂。

三、窃选成功,必须让世人知晓其功。文章提到,“无党派法治倡导组织‘保卫民主’(Protect Democracy,捍卫民主联盟的加盟组织)的联合创始人伊恩‧巴辛(Ian Bassin)表示:‘任何干涉选举正确结果的企图都被挫败了’。但让这个国家明白这不是偶然发生的,这非常重要。这个系统并没有神奇地发挥作用。民主不会自动执行。”

所谓选举正确,是指左派眼中,除了选出他们要的人之外,其余的一切都不正确,为达到这个目的采取的一切行动,哪怕是违背现有法律,都是“保卫民主”;所谓“民主不能自动执行”,是让民主党不要忘记,“赢”得这次选举,是他们运用智谋与各种手段得来的,不是选民自动选的。

基于上述利大于弊的考量,才有了《拯救2020大选的影子竞选秘史》这篇奇文。尽管文章通篇都是为窃选联盟评功摆好,声称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卫民主”。但是,鉴于这篇文章揭示的事实触目惊心,几乎完全否定了左媒(包括《时代》周刊在内))以前一边倒的“大选舞弊根本不存在”的辩词,就连盛赞这个“大计划”非常成功的左派媒体,也不得不承认:“《时代》周刊的调查彻底动摇了美国社会,尤其是最保守的行业,它解读了一个历时数月的计划是如何策划出来的,目的是在民调、法庭和公众舆论中击败川普。”

随后,这篇文章终于承认,这是一个“在进步派、自由主义者甚至一些保守派之间组织了一次大阴谋(a mega-conspiracy)”。

由于美国的地位,由于2020美国大选必将成为世界从全球化到大重置的关键转折点,这篇《影子竞选秘史》因自证窃选,为美国、为世界留下了一份珍贵文本。从此以后,左派媒体不能再声称大选公正、透明,只能自弹自赞窃选“非常高明”。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