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闻:和要杀你的人谈竞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白宫换了住户之后,在对中政策中出现了一个新的词,叫“极度竞争”(extreme competition),在CBS2月7日播放的采访中,拜登被问到美中关系时,使用了这个词。

不过,拜登团队也有和川普(川普)团队一致的地方,那就是新任国务卿布林肯也认为,川普团队把中共在新疆对维族人的暴行定义为群体灭绝是对的。

中共搞群体灭绝,这是拜登和川普都认定的,但在之后如何对待这个搞群体灭绝的团伙问题上,就非常不一样了。

川普团队是明确点名中国共产党的,认为中共不能代表中国人,中共不能和自由世界并存。在长期战略上,美国应该领导自由世界国家,并且和中国人民一起,消除中共。川普团队认为中共是美国的敌手(adversary)。

而拜登团队就不同了,他们一方面承认中共是一个搞群体灭绝的团伙,一方面又把对中共的定位从敌手变成了竞争者(competitor)。并且拜登团队也没有把中共和中国明确区分开,可能拜登自己也对这种做法没底,所以又在竞争前面加上了“极度”。

但是再极度的竞争,也是竞争,既然是竞争,其实也就承认了中共的对等地位。而川普政府却明确认为中共不代表中国人民,本质上其实就是不再承认中共的权力合法性。

况且,既然有了竞争,那就也会有合作。拜登政府还期待在全球气候变化上和中共合作。但不妨用常规逻辑想一想,一个对本国信仰团体、少数民族搞大规模群体灭绝的团伙,会在乎什么气候变化?会愿意为他国人的福祉作出奉献?气候变化必将又成为中共对美国开价要挟的一个手段。

再说气候变化这个问题,如果回看一下中国历史,就会发现在历史上政治清明、民众道德高尚时,气候也会风调雨顺。但是在王朝末年,从官场到民间都道德下滑时,就会天灾不断。

真要关心气候变化,减少天灾,不妨从道德方面入手。和一个搞群体灭绝的魔鬼团伙谈合作、谈竞争,本身就是道德极度败落的表现。但是在过去40年里,几乎全世界的政府都在这样干,这或许才是天灾不断的原因。

再说,中共的群体灭绝对象绝不会只停留在国内,在它的长期规划中,如果有一天它真的能征服了美国,它同样也会对不服从的美国民众进行群体灭绝。

在中共环境下长大的中国人都知道,不管是前30年,还是后40年,中共都是一致的把美国视为最大的敌人。之所以有时候在美国人面前挤出笑脸,把和平挂在嘴边,只不过是实力不济而已。中共绑架了14亿中国人,垄断著海量的财富,一旦哪一天中共真的有实力战胜美国,那么它的种族灭绝手段也必定会用在美国人身上。

和一个时时刻刻想杀死你的团伙谈竞争?那就是在交出自己的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