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推迟8个月公布中印冲突死亡数据 更多黑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2月21日讯】中印边境去年6月曾发生流血冲突,造成至少20名印军死亡。中方直到目前才公布4名官兵死伤。引发舆论质疑。有港媒披露习近平当局被迫公开死亡数据的内情,并曝出军中更多死伤黑幕。

中共央视2月19日公布一段中印军方去年6月在两国边境发生流血冲突的短片,并称中方在冲突有4人死亡、1人重伤。死者包括某机步营营长陈红军、士兵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受重伤的是某边防团团长祁发宝。

这是中印边境冲突发生8个月后,中共首次宣布有4名军人死亡。印方当时即报告说,其军队至少20人死亡,76人受伤。但北京当时没有提供任何数据。

据俄罗斯媒体此前披露,在中印冲突中,中方有45名军人死亡。印度军方此前也多次表示,中方伤亡人数远远超过印军死伤人数。

拥有250万粉丝的微博大V“辣笔小球”,因推断中方真正的死亡人数不止4人,20日已遭中共警方逮捕。其微博账号被封,但相关的帖子仍在流传。

(网络截图)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军事专家向《苹果日报》表示,印度军队拥有全球最庞大的山地战部队,当中有藏兵和山民,适合高原作战,而中共军人体能未必适应,双方以人海战术交战,中共没有太大胜算,战败很合理,否则也不用调动西藏民兵上山支援。

该军事专家还指,中共军队如果真的“取得重大胜利”,死伤仅5人,早已经“大锣大鼓庆祝”,现在明显是撒谎,历史上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那么中共为何在冲突过去8个月后,才对外宣布中共官兵有死伤呢,也令外界颇多猜详。但中方没有给予解释。

习近平不得不公开中印冲突死亡原因

2月20日,总部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网站刊文披露,习近平当局不得不公开中印冲突死者原因,是因为该中心一直寻找真相,并接触到阵亡者家属。

如果他们率先在海外引述家属的证言,证实中印冲突有死者,习近平会更加被动,因此习不得不尽快公布死亡人数。

据悉,该中心8个月来打了2000多个电话,找了300多人试图找到陈祥榕等死者亲属,在福建屏南县信息中心就找了200多人。

包括屏南县退役军人事务局4名人士,屏南县全部乡,镇的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任,以及陈祥榕所在部队新退役人士及去过新疆康西瓦陵园人士。

对于中共军人仅公布4名死者,该中心表示,他们正在调查。并指,习近平掌控军队后,对军队的死伤保密越来越严密,而这样做造成了军队的致命伤,因为对军人死伤数据保密的军队,绝对不是现代军队。

图为2020年9月2日印度陆军车队携带补给品,在中印接壤的高速公路上行驶。(Yawar Nazir/Getty Images) ;

中共军队有待揭开的更多死伤黑幕

该中心在文章还提到两宗仍有待揭开的军人死亡事件。其中一宗是2018年导致12名军人死亡的“1.29”空难仍被保密。

2018年1月29日,空军20师59团的一架运-8GX4电子战飞机,在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郑场镇坠落。当时机上载有12人,其中机组人员5人,执勤人员7人,12人全部死亡。

死亡人员分别是闫阁、王玉合、郭朝庆、唐忠柏、汪良波、魏相超、孙鑫、尚琎、郭明刚、张宏俊、邹存邈、陈宁方。

另一宗就是官方此次证实的在中印冲突中死亡的陈祥榕所在的69316部队一次重大伤亡,至今仍高度保密。

文章说,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前夕,2017年8月29日,69316部队发生了一次高度可疑的极其重大爆炸事件,至今军方仍对事件高度保密。

该中心在调查陈祥榕的事情时,发现了这起高度保密且可疑的极其重大爆炸事件。至今已发现部队的6名死者,包括副团长李光辉,副连职参谋王继圣,副班长朱斌,副班长潘克,副班长杜兵虎,上等兵蒋洪波。

文章认为,该炸弹爆炸事件高度可疑,这6人直到2018年12月才被南疆军区政治部评为烈士,之后家属才被允许安葬死者骨灰。

文章说,中共军队以前曾发生恶性事件,有士兵拉响手榴弹自杀殃及其它官兵,被殃及的官兵要1年半后才被评为烈士,因此69316部队发生的这起爆炸也高度可疑。

《看中国》也曾披露一份涉绝密的“2019年中共军队死亡军人名单”。名单中有曾负责中南海防空的中部战区第81军防空旅关键人物、该防空旅旅长黄会伦神秘死亡。

这份绝密名单中的黄会伦死亡信息,只写着:“2019年7月22日,不幸牺牲”。但官方从未发布消息。而名单上的其他军人,也从未有官方发布死亡信息,只是散见于地方官媒间接报导。

《南华早报》曾援引中共军队内部消息人士透露,北京对军事伤亡“非常敏感”,所有数字都必须经过军委主席习近平批准。

时评人郑中原分析说,从中共建党到建政后维持政权,所积累的害怕倒台的经验,都让它有一点风吹草动都神经绷紧、如临大敌,任何事件都被认为是政治,生怕导致它政权不稳,因而事事都有可能成为它的“非常敏感”事件。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