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纳维基:若不纠正牛腾宇冤案 将曝光高官贪腐资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1日讯】海外“支纳维基”负责人日前发表声明,谴责广东公安在习明泽信息外泄事件上“移花接木”炮制冤案。他宣布该案的责任由自己承担,若广东当局不立即纠正错误并释放被冤判的人员,那么多个涉及中共政界的网站将曝光更多公安高官的贪腐资讯。

化名L先生的“支纳维基”海外负责人周日(28日)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他明确表示,有关习明泽和邓家贵的消息,是由他本人发布到“恶俗维基”和“红岸基金会”网站上的,与不久前遭广东公安判重刑的牛腾宇以及其他人员都无关,他愿为此负责。

L先生披露,2018年7、8月的时候,海外网络社交平台推特(Twitter)上一个名称为“身份证”(shenfenzheng)的账号率先公开了习近平的个人身份资料,当时并未引起轰动。其后,另一个推特账号“蜘蛛演艺公司”公开了习明泽化名“楚晨”的身份证以及她早年间护照上的照片,而这些资料都是中共公安系统的人员对外贩卖从而流出的。

L先生表示,2019年5、6月份期间,他把习明泽的户籍、联系方式、身份证号码,连同习近平的身份证号码、户籍一起挂到了“支纳维基”上,并添加了多个模板,在多个词条开头显示。

“这个都是以我为首,我是真正的‘主犯’。我就公开宣布‘有种来抓我’,我愿意承担全部的责任。” L先生强调说,“茂名警方简直处处都是漏洞,它们把人屈打成招。它们这样做就是违背天理,我看不下去,我就是要揭穿它们的谎言。”

他进一步指出,“恶俗维基”跟“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没有什么关系。当他听说牛腾宇被判14年后,感到非常震惊,中共公安这种栽赃陷害的做法让他感到义愤填膺。

L先生表示,“支纳维基”最早是肖彦锐创办的,然后交由在海外的Y先生主理。“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根本不是一个网站,虽然他们之间一度相互有联系,但后来这个互联也取消了。然而,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为了邀功,使用了“移花接木”的手段,故意将“支那维基”和“恶俗维基”混为一谈。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称,目前身在日本的肖彦锐早前就曾公开表示,习明泽和邓家贵的个人资料是由境外的“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在网页上公开的,但广东省茂名市茂南网警大队为献媚邀功,靠酷刑逼供炮制了牛腾宇等24人的冤案,当局必须纠正这个错误。

“新恶俗维基”网站的主要管理人员陈明等人日前也表示,如果广东当局在该案的二审阶段不能公开庭审并做出公正判决,“新恶俗维基”网站将曝光已获取的广东各级公安档案材料和广东司法系统官员的贪腐资料。

L先生也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广东公安喊话,要求其立即纠正错误并释放相关人员,否则,多个涉及中共政界的网站将继续公开中共贪腐官员及广东“公检法”系统人员的资料。

据自由亚洲电台稍早前的报导,2019年5月,习近平女儿习明泽与习近平姊夫邓家贵的个人资料被境外网站“支那维基”曝光后,中共官方成立专案组,抓捕了中国境内的“恶俗维基”网站的24名成员,但经过一番调查后,发现这些人其实与“支那维基”无关,相关人等随后被各地警方相继释放。

然而,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却想趁中共建政70周年之际搞个大案作为“献礼”,于是故意移花接木,将“支那维基”和“恶俗维基”说成是同一家网站,并重新羁押了“恶俗维基”的成员,对这些年轻人酷刑逼供。期间被指控为主犯的牛腾宇在逼供中被打残了一条胳膊,被逼于2020年1月写下了10万字“自述材料”。但事后他对外披露了自己遭刑讯逼供的内情,声明那份自述的内容大多不属实,也不代表他本人的意思。

严刑逼供之下,“恶俗维基”的24名成员屈打成招,广东公安随即以“寻衅滋事”、“侵犯个人信息”和“非法经营”等罪名提起诉讼。

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30日,法庭对这24个年轻人作出了判决,其中牛腾宇被重判14年,并处罚金13万元人民币。

牛腾宇的母亲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这次被判刑的年轻人全都是“代罪羔羊”,此案纯属政治事件,她已决定为儿子上诉伸冤。

(记者竺颖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晓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