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Parler执行长:抵制封杀文化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江元贞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1日讯】“他们想做的就是通过取消文化来封杀企业,比如说让雇员被解雇,封杀具体的人,这是一种暴民心态,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必须站起来抵制这种封杀文化。”梅克勒说。

“因为封杀文化不只封杀人们的言论,他会让人失去工作,他会让人从文明社会被孤立,所以对一个文明社会来说,这是一种危险。”

Parler上个月恢复上线了。一个月前,苹果和Google Play商店下架了Parler,亚马逊网络托管服务也终止了对它的服务。这是1月6日国会山庄事件发生后紧跟着发生的。

因此需要发展替代性的生态系统,梅克勒说:“这方面的工作是巨大的,有些要从零开始,有些只要找到合作方就可以了,我正在做这件事,这个非常有意思。”

“最后我想让大家理解是,美国现在面临的是最重要的一场抗争,言论自由是美国系统的根本……如果我们封杀这种多样化的观点,我相信最终美国不再存在了,因为美国是言论自由之家……如果我们失掉美国这个阵地,全世界都不会有言论自由。”梅克勒说。

今天我们的嘉宾是Parler临时执行官马克‧梅克勒(Mark Meckler)。这是本期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如您所知,YouTube已经不再允许我们刊登广告,请您加入我们的邮寄名单组,这样你可以收到我们最新的节目。

杨杰凯:马克‧梅克勒,很高兴您能再次来到本节目。
马克:谢谢,这是我的荣幸。

杨杰凯:马克,上次您是以不同的身份来我们节目的,现在您是Parler的临时首席执行官。Parler是追求言论自由的社交媒体平台,一个月前被迫下架,星期一你们又回来了。我们一直在用Parler,我也一直在使用Parler。新的Parler还没有尽善尽美,你能说一说新版本的Parler现在是怎样的情况?

Parler重返江湖

马克:好的。我先谈一下背景。您知道当时我们被下架的时候,大部分人低估了情况的严重性。

如果一个网站运行正常的话,你不会考虑其背后的技术问题。我们必须深入了解运行这样系统所需的支持,它非常复杂。从技术层到云端,要考虑很多层面。所有这些都要重新构建,这样我们才可以回来。

我为我们的团队感到骄傲,他们每天工作二十多个小时,实现了Parler再次回来。

我们在投放的时候知道,虽然它暂时还不完美,因为性质复杂,所以一开始就完全完美,这不太可能。我们知道一路上会有磕磕碰碰的问题,但是它会变得越来越好。

我们在苹果的iOS上遇到了一些问题,我们现在还回不到苹果商店去,也就是说在苹果,现在还无法更新Parler版本,也无法修补App里面的一些漏洞。我们现在正在想其它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其中一部分是因为流量太多承载量的问题,流量在猛增,我们尽可能疏通,我觉得我们会一天比一天更好,星期一已经比以前好多了,下周情况会好很多。

杨杰凯:我个人遇到了几次这样的问题,有时加载页面时,我说的是台式电脑,会出现页面不存在这个信息,刷新后仍如此,您觉得此时如何办?

马克:首先,我希望人们不要以为Parler还没有回来,我们其实已经回来了。它真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比如这个iOS运行系统,如果你用的是苹果手机或者iPad的话,会遇到系统超载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其实它还不是因为流量的问题,我们在想办法解决。一天比一天更好,现在基本上已经不受干扰地在运作了。基本上下周,所有这些问题,都会得到解决。

杨杰凯:太好了,你们重返江湖,大家都很感兴趣,您现在听到什么样的反馈呢?

马克:您知道我已经接受了不少采访,很多人都很激动,说我们又回来了。我现在跟我们的这些基层人士谈话,传统州中,数以百万计的支持者看到我们回来,都很兴奋。虽然现在新版本还有些问题,但是人们仍然在坚持使用,我们不存在审查和封杀,你知道现在人们在使用脸书和推特时,变得非常小心翼翼和敏感,终于有像我们这样的平台是支持言论自由,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他们不会受到审查了。

Parler敞开大门 欢迎所有的人

杨杰凯:您可以谈一下言论自由这个话题吗,因为这确实是现在的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是怎样能够登录新的Parler,好像存在不能登录的一个情况?

马克:是的,投放的第一个星期,我们只服务现有的用户,为已有账户的用户提供服务,他们是否可以登录?他们是否可以用之前的账户?他们之前关注的人,现在是否还可以仍然关注等等,我们想确保这些都能够顺利运作。然后我们再向广大民众开放,我觉得下周我们可以向广大民众开放了。

杨杰凯:好的,那我们来谈一谈言论自由问题,从一开始,人们就把Parler形容为一个观点多样化的平台,我们在采访Parler之前的CEO,他也这样说的,目标是为大家提供尽可能多的观点,让人们自由表达他们的观点,我想听听您在这方面的想法。很多人从一开始就把Parler当作保守主义的平台。

马克:是的。我想说一下最后这点,过去几天所有的这些报道都在说我们是极右的,我们只接受右派的观点,这些是在给我们扣帽子,我基本上已习惯了这种形容词,但这不是真实的,这是左派想要做的,他们打压言论自由,他们不想让人们听我们平台上这些人的言论。

我们真正的理念是敞开大门,欢迎所有的人,我们不只接受川普总统,我们也接受拜登总统。我们希望两个人都能够上我们的平台,我们欢迎观点自由化,包括政治领域的观点自由化,特别重要的是人们不见得对政治感兴趣才来我们平台,可以对艺术和音乐,还有电玩,我们平台上有很多电玩大咖。

你可以是音乐家,可以是艺术家,我觉得我们的内容很丰富,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都欢迎你。

独立于科技寡头 谨慎选择合作伙伴

杨杰凯:我的一个问题是,您形容Parler是一个真正的独立的平台,但您刚才也说科技层面非常复杂,依靠外部的供应商,您怎么保证他是真正独立的呢?

马克:我说的独立实际上是独立于这些科技寡头,我们有我们的供应商,这些不属于我们的,就是我们不是百分百独立于这些外部供应商,但是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都是支持言论自由的。我跟所有这些公司的CEO都沟通过,他们不会屈服于这个唤醒运动的暴民。

所以我们非常谨慎选择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不见得要和我们自己的政治立场一致,我们只希望他们能够支持言论自由,所以他们都向我们保证他们在科技的方方面面都支持言论自由。

当然我们还需要备用系统,冗余系统。比如其中一部分受到觉醒暴民的攻击或受到科技大公司攻击,我们失去了一部分服务,那么我们会用备用系统来维持,不会出现一处出问题瘫痪整个系统。过去我们有很多薄弱环节,现在我们在这方面变得谨慎,我们想其它的办法来预防这类事情。

杨杰凯:其它社交媒体平台对你们的回应是怎样的?

马克:简单地说,他们不太喜欢我,其他设备提供商对我们基本上是负面,但我们会忽略他们说的。因为我们的立场在市场上跟任何人都不一样,我们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平台,我们相信数据主权和隐私,真实向公众披露情况。我们在这方面过去是主要的平台,将来我们也会是这方面的主要平台,我们不会被其他人的言辞所左右。

暴动人士大部分在脸书推特上

杨杰凯:我知道您现在跟亚马逊在打官司,因为他们之前关闭了您们的服务器。

马克:是的,简单的说就是亚马逊违约了,我们和他们的合约要求他们提前通知我们,他们要重视对我们的服务,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另外,还有各种反托拉斯的违规问题以及言论自由的违规问题,可能还有和言论自由有关的行为问题,我觉得下星期10天之后,我们会呈交第一份这方面的控诉文件。

杨杰凯:他们终止你们的服务,表面理由是什么?

马克:就我所知,没有清晰的表面理由。他们认为我们没有好好地管制我们的内容,所以造成了1月6日国会山庄事件,他们认为是我们的责任。

但这个很令人震惊,因为即使是福布斯,他们都做了一个独立的调查,显示当时脸书,YouTube,包括推特,说要暴动的这些人的数字是我们的十几倍,大部分跟国会山庄有关的人都是在这些主要平台上,Parler上只有很小一部分人。

我觉得这是一次政治攻击,也是一次商业攻击。

Parler不依靠用户数据来盈利

一方面他们要压制言论自由,他们不喜欢人们在网络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另外就是我们的模式跟其他人都不一样,我们不依靠用户数据来盈利,我们不使用算法。大家都很害怕这个词,因为他们强制把内容灌输到人们的网页上去。

你去看Parler,那个内容就是你想看的内容,你关注的人的内容才会出现,所以我觉得人们可以决定自己想看的电视内容,这个对脸书,对推特,对谷歌构成了威胁。

杨杰凯:但是就我所知,您确实在控制内容,我听说有个供应商,我想不起来这个名字了,他是你们的云端供应商,他公布的信息说他们对你们控制内容感到满意,好像您使用人工智能等其它方法来控制平台上的内容,所以您真的是完全言论自由的平台吗?

马克:好的,我想要澄清这一点,我们不控制内容,但是我们有平台社区的一套规定。这些规定是防止人们出现一些违法行为,换句话说只要在公共场合你可以说的,你在我们平台就可以说,如果公共场合不允许鼓动暴力,它不合法,它变成一个可执行的威胁,那么我们平台也不允许。

所以我们有两套系统来进行干预,一是用人工智能去筛查人们说的话,然后我们还有真人的团队去干预。这很重要,我们会确保它不变成一种审查,不变成一种封杀。如果人工智能查出来的信息,但我们真人团队决定是合法的话,我们仍然会允许这样的信息被公布出来。

杨杰凯:之前您提到你们不利用数据来赚钱,这个是现在标准商业模式了,那么你们用什么方式来赚钱?

马克:我们只是使用标准的广告模式来赚钱,比如你听收音机的话,广告商会购买其中的一些时段来插入广告,他会购买一些数据流时段来插入广告。

你在听这个广播时,偶尔你会听到一些广告或一系列广告,他们只是直接在购买广告时段,并不是你符合某些具体条件,广告商也不知道你的个人讯息,他没有任何针对性,他们只是选择在这个内容的哪些时段投放广告。

左派通过取消文化来封杀企业

杨杰凯:您是否会担心别人通过取消文化来取消这些广告商?你们如何做呢?

马克:我当然担心,如果不出现这种情况,反而会变得很奇怪。事实上现在整个媒体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我们现在看到媒体供应商出现一个单独的生态系统,他们不在乎觉醒运动这群暴民,他们理解他们的市场是什么?他们愿意直接跟这个市场接触,这些和我们合作的广告商愿意站起来对抗觉醒运动暴民,我们欢迎所有人,邀请所有人,邀请所有的广告商站出来,一起对抗这些暴民。

迎合这些觉醒暴民不是好的商业模式,无论是财富500强,还是夫妻店,他们想做广告,我们都欢迎,我们欢迎所有的观点。

杨杰凯:您刚才说有另外一套系统不受觉醒运动的暴民制约?您可以说明一下,这个觉醒运动的暴民指的是哪群人呢?

马克:我觉得在美国,这是比较少的一群人。他们是有组织的,有一些人可能是拿钱的。我不是一个阴谋论者,但是每当有人说的话做的事不符合新左派观点时,这群暴民就会出来。

有人把他们叫做推特奥迪,他们想做的就是通过取消文化来封杀企业,比如说让雇员被解雇,封杀具体的人,这是一种暴民心态,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必须站起来抵制这种封杀文化。

因为封杀文化不只封杀人们的言论,他会让人失去工作,他会让人从文明社会被孤立,所以对一个文明社会来说,这是一种危险。

需发展一套替代性的生态系统

杨杰凯:您形容的这个情况,就是替代性的一套生态系统同在发展,这些人不受这个暴民的制约,这似乎是平行的系统同时在不同领域发展。

马克:是的,我觉得您说的对。我把它形容为一种大规模的脱钩现象,在美国,我们有两套系统在同时发展,他们听的看的读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我知道很多人感到担忧,其实我个人不太担忧。

因为我们的国家一直存在着分歧,原始殖民地一直是存在分歧,直到他们不得不团结起来,对抗英国人,所以我们的国家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存在分歧的,而我们的系统是能够承受这种分歧的。

我们这个联邦体制考虑到各州的不一样,人群的不一样,人们相信不一样的东西,允许个体共存,联邦系统最不愿意看到这种文化的单一化,所以我觉得现在这是一个良好的发展,你有不同的心态系统,人们相信不同的东西,对不同信息感兴趣,当你想了解互相的想法时,我希望Parler是这样的一个平台,让人们互相可以沟通,可以去了解对方的想法。

杨杰凯:除了这种替代性的系统,你也鼓励开发替代性的科技堆栈或者替代性的金融买卖系统,您可以说一下吗?

马克:是的,我觉得在当今世界是有必要的,我们现在看到是取消文化,他让我们的系统暴露出很多弱点,我们生活在一个数字世界,我们都以这样那样的形式在互联网上存在,就是我们在各个层面都有弱点,比如如果你在云端有托管服务,在云端上就有服务器,那我们Parler也经历了,就是如果你服务器有敌意的话,他可以把你从云端下架,这个整个科技堆栈方方面面都存在这样的弱点。

例如,电子邮件服务提供商ESP正在审查其用户。 MailChimp正在审查其用户,不允许使用某些词汇,像选举公正或选举欺诈等词汇。另一家大型电子邮件服务提供商Constant Contact也是如此。所以最终我们需要一个替代的电邮服务提供商,就像Parler一样,不会审查封杀他们的用户。

它允许你说你想说的话,只要前提是合法的。我们需要这样的服务,我们需要这样的银行服务,因为现在的银行有时候也会拒绝为某些人提供服务,比如你是卖枪支的商店。这连累了很多持保守价值观的人。

所以我们需要我们自己的银行,我们现在在寻求这样的银行,我也找到了这方面的合作伙伴,他们的老板不会封杀他们的用户,他们会跟所有的人做生意。不会因为你的政治观点就封杀你。这些服务是有必要的,它存在于方方面面,其中包括商家账户提供商,处理信用卡的许多信用卡公司现在在封杀某些人,比如说Stripe,一个主要的信用卡公司,他们在封杀川普总统的机构。

因此,我们需要信用卡公司,只要是合法的,它就会为你提供服务,所以这方面的工作是巨大的,有些要从零开始,有些只要找到合作方就可以了,我正在做这件事,这个非常有意思。

不论左派右派 要允许言论自由

杨杰凯:你的意思是问题的关键不是你是不是左派右派,而是你是否允许言论自由,你说是这样吧?

马克:是的,我觉得你这个比喻非常的好。许多个人消费者,企业消费者还有许多商业对商业B2B者,他们认为你作为公司你不要去搞政治,你把政治相关的价值评判和你的业务应该区分开来,你不要把业务和政事搞到一起,所以我觉得关键是一方是言论自由,另一方他们在搞封杀。其实是这两个对抗问题。

杨杰凯:如果这个公司它支持取消文化,你也愿意跟他们合作吗?

马克:不会,如果这个公司支持取消文化,那我们是无法信任他们的,他们可能会取消我们,所以他必须要承诺他不支持取消文化。

因为我们的立场是这些公司不要把政治跟他们的业务混为一谈,你们的工作是生产一流的产品,提供一流的服务,让消费者帮你的股东赚钱,这些我们都能接受,就是不要把政治跟你们的业务混到一起。

杨杰凯:马克,这个观点多样化的问题对你非常重要,您欢迎所有的人上您的平台,
但是现在Parler还是被人们看作是一个保守主义的平台,你是否在做一些外展工作改变人们对Parler的这个看法呢?

马克:是的,我觉得我们一直在做这样的外展的事情,人们可能对此会感到震惊。当然我本人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但是呢我们会给某一些机构预先保留他们的用户名,这一点可能让人们会感到吃惊,我们会欢迎这样的用户来我们的平台。

他们都把我们看作是右倾的平台,比如《纽约时报》,我们会去保留这个用户名,我们不会让别人滥用这个用户名,这不是靠左靠中还是靠右的问题,我们对你是一视同仁的。他们可能考虑上我们的平台,是否名字被别人滥用,所以我们会为这样的机构预先保留用户名。

我们真的很希望他们来,我们希望所有的观点都出现在我们平台上。

言论自由是美国体制的根本

杨杰凯:马克,在我们结束前,还有什么要补充吗?

马克:是的,最后我想让大家理解是,美国现在面临的是最重要的一场抗争,言论自由是美国系统的根本,我们相信越让人说话其实情况越好。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在网上说话已经越来越受到限制,如果这个情况继续恶化,如果我们封杀这种多样化的观点,我相信最终美国不再存在了,因为美国是言论自由之家。

如果我们失掉美国这个阵地,全世界都不会有言论自由,所以我鼓励每一个人,如果你相信言论自由,你相信观点多样化,你都应该来参加Parler,如果你已经有账户了,那么下个星期你可以登录,如果你没有账户,您在近期就可以申请新的账户Parler.com。

杨杰凯:好的,谢谢您,马克,很高兴您来到我们节目,谢谢!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