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党领导一切”的五大谬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年来,中共一再强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而且党的领导不是一般性的领导,而是“绝对领导”。

党领导一切”的说法最早见于1942年9月1日中共政治局通过的一个决定。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重申此论断。

2016年1月,习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再次提到这个说法。2017年10月,这句话被写进新修订的中共党章。2018年3月,新修订的中共宪法正文第一条增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因为这个“政治原则”被写入中共十九大报告、党章,以及中共宪法,中共的笔杆子们发表了大量文章,对它进行注解,认为它如何如何好。

其实,这一说法不仅无益,而且极端有害,其大谬至少有五:

第一,导致党大于法(垄断权力

党领导一切,意味着党领导立法、执法、司法,党领导公、检、法、司,党领导纪委、政法、宣传、组织等,党领导工会、共青团、妇联等,党领导从中央到地方的所有组织、团体、个人。

中共宪法规定,全国人大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因为“党领导一切”,实际上,党中央,更具体地说,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才是“中共国”最高权力机关。

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最高法院院长,都必须服从中共中央总书记领导。在“中共国”,党权绝对高于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

党领导一切的根源在于:党的权力不是来源于选民的意志,而是来源于“枪杆子”。中共历来迷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中共政权是靠“枪杆子”,加上各种欺骗手段,从中国的合法政权——中华民国手中夺来的。

“老子”打江山,就必须坐江山。这就是“党领导一切”的原始出处。“老子”掌握“枪杆子”,谁不听话就揍谁。这就是中共“绝对领导一切”的底气之所在。

中共政权一直不具合法性,一直靠不断杀人维持着。从1949年当政之日起,中共发动了几十场血腥残暴的政治运动,杀地主、杀资本家、杀知识分子……中共党内自相残杀,害死了8000多万中国人。中共杀人之多,超越古今中外所有最邪恶的政党。

中共这样一个杀人如麻的政党,是根本不可能讲什么法治的。法律法规不过是中共整人、骗人的工具而已,中共随时随地都可以将宪法、党章白纸黑字的规定踩在脚下。

党领导一切的严重后果之一是,过去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现在仍在继续制造大量冤假错案。

第二,导致权贵经济(垄断经济

党领导一切,意味着党必然领导经济。其结果是:中国所有最赚钱的行业、产业、职业,都落入中共权贵家族手中。

1978年中共实行“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部分人主要是中共元老邓小平、陈云、叶剑英、李先念、彭真、薄一波、王震、习仲勋等家族子女。

1989年踏着“六四”学生鲜血入主中南海的江泽民,纵容其子江绵恒亦官亦商,“闷声发大财”,带动一批中共权贵家族子女加入其行列,进而出现江泽民、曾庆红、李岚清、罗干、贾庆林、吴官正、贺国强、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等又一批中共权贵家族。

2019年4月,在美国的大陆富豪郭文贵爆料,江泽民孙子江志成至少坐拥5000亿美元以上资产,江泽民家族在海外控制的财富至少在1万亿美元。

第三,导致中国人民的税费负担全世界最重

在西方,包括今天的台湾,政党是不靠纳税人的钱养活的,纳税人只负担政府官员的费用。但是,在中国,在庞大的政府之外,还有一个庞大的党、团、工、青等组织,必须由中国纳税人养活。

跟美国人民相比,中国人民必须额外养活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党委、纪委、政法委、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等中共官员,从中央到地方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革)、中国民主同盟(民盟)、中国民主建国会(民建)、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中国农工民主党(农工党)、中国致公党(致公党)、九三学社和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台盟)等八个中共“花瓶党”的官员,以及工会、共青团、妇联等各种中共附属组织官员。

中国人民还必须额外养活数不清的中共临时成立的其它组织,如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610办公室官员,以及各级党校官员、各级国有企事业单位官员。

尤其是,许多中共官员不仅不干好事,还天天在干坏事。比如,遍及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各级610办公室,从1999年6月10日成立至今,22年来,每天都在干迫害法轮功的大坏事。仅610办公室这一个中共组织,22年来浪费的纳税人的钱何止几千亿元人民币!

中共就像一个“附体党”,将其无数的吸血管插在亿万中国人民身上,71年如一日地不停地吸着中国人民的血。

第四,导致中共的腐败之癌恶性发展

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

2013年习近平反腐打虎以来,选择性地打了一批老虎。中纪委发布的通告中,几乎所有被查处的党、政、军、国有企业、事业单位的第一把手,几乎个个都是“土皇帝”:决策“一言堂”、用人“一句话”、花钱“一支笔”、项目“一手抓”。

比如,被称为“内蒙古反腐败斗争史上迄今第一大案”的主角李建平,任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7年,贪腐金额高达30亿元人民币。内蒙古自治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刘奇凡,将李建平案存在的问题概括为十乱:乱设公司、乱设职位、乱进人员、乱签协议、乱借资金、乱设账户、制度杂乱、管理混乱、体制错乱、监督散乱。

为什么李建平敢搞“十乱”?一方面,他的上面肯定有后台老板撑腰,另一方面,他是所在单位的党工委书记,第一把手,代表中共对所在单位的人、财、物实行“绝对领导”。

第五,导致中共党文化泛滥成灾(垄断真理)
党领导一切,意味着党是“最高真理”的掌握者、解释者、灌输者。

这个“最高真理”是什么?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共当政71年来不遗余力地向亿万中国人民灌输马克思主义,无数遍地给中国人民洗脑。颂扬马克思是“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至今“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

然而,纵观170多年的国际共运史,马克思主义,如果用四个字概括,就是“高压”、“欺骗”。

中共用马克思主义持续不断给中国人民洗脑的结果是:党说白的是黑的,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都必须跟着说白的是黑的;党说黑的是白的,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也都必须跟着说黑的是白的。谁不跟党保持一致就整谁。

孟子讲:“无是非之心,非人也。”中共灌输党文化71年,将多少中国人变成了“非人”?

“党领导一切”必将加速中共走向灭亡

毛泽东当政时,“党领导一切”导致的最大一场灾难是十年文革,被称为“十年浩劫”。文革结束时,许多地区的老百姓陷入赤贫状态,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邓小平对“党领导一切”曾有过一点反思,意识到党管了许多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窒息了一切生机与活力,才有了所谓“减政放权”、“党政分开”、“政企分开”等。

但是,1989年“六四”屠杀后,邓小平关闭了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习近平上台后,过去几十年积累下来的矛盾集中大爆发,中共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全面危机中,习不断向左转,以至于重弹起毛泽东“党领导一切”的老调。

党什么都管,必然什么都管不好。近年来,我们已从中共应对香港、台湾、中美关系等问题上见证了这一点。

我们更从中共越反越腐的大量案例中见证了这一点。

中共继续这么折腾下去,必将加速中共灭亡的进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