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滨海监狱迫害周向阳 器官衰竭命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6日讯】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周向阳的妻子李珊珊被冤判六年。周向阳因在天津滨海监狱绝食抵制迫害,昔日高大的身材已被迫害的骨瘦嶙峋。最近家属及狱友说他各个器官衰竭、生命出现危险被送往监狱医院(新生医院),好几个月没有消息。周向阳母亲非常担心儿子,呼吁正义人士关注、救援,让周向阳回家。

明慧网报导,周向阳从北方交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天津铁道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经处,因工作出色,单位送他到天津大学,又获得投资经济学位;一九九八年考取了全国首批造价工程师职业资格,成为当时全国仅有的六十位造价工程师之一。在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他工作兢兢业业,从来不要客户私下给的好处,成为一位世风日下的社会中卓然独立的好青年。

因为修炼法轮功,周向阳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铁路看守所、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九年,期间遭受无数酷刑:被彻夜电击至遍体鳞伤、连续三十天熬夜、多次关小号、野蛮灌食等等。二零零八年六月底,周向阳为抵制迫害,在港北监狱绝食一年多,体重只剩八十多斤,身体虚弱无法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阳在唐山的租住房内再遭绑架,劫持回监狱。

妻子李珊珊因坚持为丈夫申冤,曾遭到监狱的报复,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三年多。二零一三年劳教制度解体了,李珊珊是从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走出来的最后一个。一家人团聚的日子没有多久。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早晨七点,天津警察再一次破门而入,把周向阳和妻子李珊珊抓走了。周向阳被冤判七年,李珊珊被冤判六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发动了文革式的迫害。周向阳全家也受到严重迫害。因不放弃修炼,母亲王绍平多次被抓,被迫流离失所四年,二零零五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冤判一年六个月。父亲周振才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冤判一年六个月。哥哥周向党二零零一年被冤判九年,嫂子被冤判三年。

关于周向阳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在天津滨海监狱绝食抗议近三年 周向阳身体非常虚弱》、《两位母亲的泪》、《工程师周向阳狱中命危 老母亲穿状衣鸣冤》、《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等等。

下面是周向阳母亲近日的呼吁:

我的儿子叫周向阳,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滨海监狱。周向阳在监狱内对这些强加的迫害而绝食己有六年之久。因为疫情的关系,监狱队长以此为由,长达十个月没有我儿子任何消息。最近听他的狱友说我儿子在前些日子被送往监狱医院(新生医院),听说各个器官衰竭,生命危险。

我和老伴儿及大儿子开车去天津滨海监狱探视,费好大劲,把关押向阳的监狱队长叫出来,我大儿子问他向阳去新生医院几个月了?为什么不让我们接见?监狱里别的犯人也像我弟弟这样不让接见?不让给家里打电话?给家人写信的权利都没有了吗?这个队长说你问这个干什么?随后改口说:向阳自己不愿意打电话,我回去逼着他打!又改口说:我劝他给家里打!又说在医院里不能写信!

我听了想:一个大学生连写信的能力都没有了,他身体得多虚弱呀!而监狱队长的搪塞之说无非就是想哄骗我们。后来那个队长又和我们说一月份(指2021年1月)可能搞一次接见。我还想继续问向阳情况,那队长不理我们就进到监狱里去了,无论我们怎么说,看监狱大门的人都不让我们进去找他。

向阳不在监狱,狱警们的冷漠,又见不到孩子,我们只好回家了。回家后想想,十几年前向阳就是被他们迫害而关押在滨海监狱的。记得在上一次接见中,向阳和我说了这样件事:向阳说在前些日子不知道包夹带我去做什么,因为身体虚弱,我不能直立行走,以前是由两个人架着我胳膊向前走,但这次他们是反过来一边一个拉着我胳膊,脸朝后,脚后跟着地,因路远我的脚后跟被拉破了,钻心的疼,我看到后面路上有两条长长的血痕。

又听儿子的狱友说向阳去新生医院好几个月,都没有消息。对向阳的处境,我们深感忧虑!

为了向阳,为了千千万万象向阳的大法弟子,我向国内外正义的媒体及正义人士呼吁:关注他们,他们是善良的信仰者,信仰无罪,真、善、忍是社会的普世价值,希望有能力的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帮帮我儿子,帮助和我儿子一样善良的人们,不要让迫害再持续下去了,让他们早日回家。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绝食抵制迫害逾六年 周向阳器官衰竭被送医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