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 当美国是无畏和强大时 整个世界都受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8日讯】你们知道,他是美国第70任国务卿,但实际上,他也是美国第一位倡导“美国第一”的国务卿,让我介绍我的父亲,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

感谢你们的热情欢迎,与自己的儿子站在同一个讲台是福气,不过也有点难为情。我看到了你们所有的人,我真的觉得像在家里一样,谢谢你们!

去年,我作为美国第70任国务卿,川普总统的国务卿, 来到这里。而在那之前,我作为一位来自堪萨斯州中南部的国会议员来到这里。是的,堪萨斯州加油。

但这次不一样,听起来不一样。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被称为小丑、可悲的人和无知的红脖子,我们被称为邪恶的抵抗势力。《纽约时报》认为我是有史以来最差的国务卿。

是啊,自从我最后一次见到你们,中国(中共)就制裁了我,伊朗人也看我不顺眼。但是,我为我们的战斗感到骄傲,我为我们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我们已经真正颠覆了(华盛顿)现有体制。

我们已经展现出了巨大的抵制力量,对社会主义的抵制,对所谓“觉醒运动”“取消文化”的抵制。以后我会谈到这些。我们拒绝看到我们的自由体制与个人自由的被偷走。这是一场崇高、值得一搏的战斗, 我们正在战斗中。

我们在奋战,我们几乎在所有领域奋战,我们将永远奋战到底。我记得他们称我们为破坏者,并说他们反对现有的体制,我们说:正是如此。

现在我来讲讲这个故事,我想我获得“搞破坏”和直言不讳的称号,在蓬佩奥家族中是件很自然的事情, 因为,我曾被与我的外祖父类比。 。外祖父厄尔总总是想什么说什么,他粗犷而强硬,是(典型的)堪萨斯(人)。

他工作很努力,他从来没有赢过“亲切先生”的奖杯,即使在(小小的)米切尔县。但是在危急的时刻,你希望外祖父厄尔在你的身边。在20世纪30年代,外祖父厄尔是堪萨斯州米切尔县的警长,这个县今天的人口少于6500人。

我的母亲多萝西(Dorothy)是厄尔(Earl外祖父)和格丽丝(Grace 外祖母)的10个孩子中的一个。我有一个叔叔理查德(Richard),他是最小的那个。他打算竞选连任警长。理查德也认为自制杜松子酒,可以获得好收入。

所以他在地下室的卧室里,建了一个酒酿蒸馏机。 一切都顺利进行着, 竞选活动和非法酿酒的生意都很不错,直到那个酒酿蒸馏机在地下室爆炸了,炸毁了地下室,也毁掉了竞选。

外祖父厄尔只担任了一任的米切尔县的警长。他把家搬到了更南方。他在惠灵顿抚养了我的母亲,在那里他开了一个台球场。从警长到台球场经营者的转变 如何? 堪萨斯州最好的辣椒酱。

我之所以讲述这个故事是因为我认为,我们这些多年参与保守运动的保守派人士,可以从中学到一些经验教训。首先,他是一位了不起的警长,他之所以被视为了不起,是因为他从来都展现自己的本色。

他从不害怕告诉人们真相。他遵照米切尔县人民对他的期望去做, 他尊重他们。从酿酒事件得到的第二个教训是: 计划会改变,意外会发生。
事情并不会总是以我们想要的路线发展,但我们应该绝不放弃。我们应该永远对自己真实,如果我们做到,我们将会在所有方面取得成功。外祖父厄尔也知道,事实真相很重要。

因此今天,我就将给用一些事实来武装你们, 一些在过去四年中的(我们取得的)成就 。我们在每个转折点上保护了你们每一个人和我们伟大的权利法案。

今天的好消息是,我今天不是你们的第70任国务卿, 因为当你是一位外交官,是第70任国务卿时,你不能够出界(你需要留在你的界线中), 而我今天不是外交官,我今天可以撕开些许。

因此看看,我们从哪里开始?我们从你们开始。 我们从美国所有的工人开始(讲),我们带回了工作机会, 我们带回了女性的工作机会,我们带回了非裔美国人的工作机会,亚裔美国人、拉丁裔美国人,所有人, 所有的人都回去工作了。 我们做到了这一点。 川普总统做到了这一点,我们的团队知道这很重要。 我们专注于经济,将美国人带回去工作。

我们做到了这一点,同时我们也保障了边境的安全, 给了美国人挣个好工资的机会, 给了他们照顾自己家庭的机会。 我们也,我来自于堪萨斯州, 不要忘了,我们也创建了美国人的能源工作 (能源领域的就业机会)我们收回了影响(限制)创造工作机会的规章制度, 我们希望美国人都敢于冒险, 都发展自己的业务,并为整个美国所有的人创造机会

我一次又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我记得2010年我还在国会工作时,当时奥巴马总统主政,(当时的)雇主和工人都(对于未来)没有信心。我们恢复了他们的信心。 他们知道我们得到他们的支持,他们也知道我们支持他们,而不是他们的负担,(他们知道)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成功

我们在美国工作的标志是我们勇敢而无畏。 而且当我今天听说,我听说民主党貌似(假装)他们在意美国的就业机会,但是在椭圆办公室的椅子还没有坐热,他们就毁掉了管道行业的10,000份工作。

我对我的前任说, “绿色怪胎”克里, 他认为这些人都可以去生产太阳能板 告诉你,你去问问在中部德州、奥克拉荷马州或者堪萨斯州、南达科他州、宾夕法尼亚州的那些好人, 你认为石油工程师和钻机手能够出去生产太阳能板, 而且你敢打赌这些太阳能板能够打败那些以人们从未见过的方式, 涌入美国的、中国人产的廉价太阳能板? (我敢说)这种政策对美国不好。

不要搞错,我们被谴责说我们不关心环境,我们创造了就业机会,但是这些就业机会毁掉了市场,这不是真的。我们并不是那么简单地做的。 我们并没有以美国工人付出代价的方式保护环境。

在过去的四年中,新开辟的就业机会远多于找工作的人,这是一个惊人的成就。 而当中国人想来盗窃你的工作机会时,我们只是说“没门!”

40年了,两党(共和党和民主党), 他们长达40年的(政策)失败 让“中国制造”击垮我们, 这种情况必须停止。 我们需要公平和互惠互利的贸易, 不要忘记, 中国更多地依赖于我们,而非我们依赖于他们。 川普总统明白这一点,我们的外交政策知道,我们保护美国工人, 防止他们在美国受到中共的掠夺。

我的工作经常带我去海外 我们保护我们在海外的自由,我们很像祖父或老一辈,我们诚实, 辛勤地工作 我们照这个世界的原样对待它, 而非我们所期望它的那样,我们并非生活在梦幻之国, 我将告诉你, 我曾经走出欧洲的一些非常安静的会议室

我们的外交政策非常克制,但是当情况需要我们领导时, 我们强硬地出击, 我们可以非常坚定。 我反复给这个世界上的坏家伙发送信息, 如果你想动一个美国人,你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现在,我们都知道,我们都知道, 实力威慑坏家伙, 而软弱引发战争, 我们希望远离战争, 我们做到了。

我与总统出行了那么多次, 他会告诉他国的首脑们, 他会说,作为美国的总统,我将优先考虑美国,我期望你也会优先考虑你们的人民, 我将和你合作,并为我们两国实现这一点, 而我们做到了这一点。 你们知道,“美国优先”对美国而言是正确的 对于我们每个人是正确的。

“美国优先”确保了我们的自由,而且当美国是无畏,勇敢和强大时,整个世界都受益于此。让我们只提很少的几个方面, 对吧?

首先,我们认为巴黎气候协议就是一个破坏性的笑话,所以我们(跟它)说“再见”。

我们都希望洁净的空气、安全的饮用水,但是巴黎协议是一个精英外交官的空想,他们所想要的只是所谓的美德标签。而当拜登总统重新加入此协议时, 我可以说,习近平无时无刻不在窃笑,(在这个协议中) 美国工人输了。 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我们在中东地区捍卫美国(的利益), 我们也在中东地区捍卫以色列,在几件事情上我们被警告, 这是建制派的外交政策。

建制派告诉我们, 你们不能够制裁伊朗的什叶派领袖,你们不能够停止把现金给参战的领袖,否则会爆发战争,我们这样做了,没有爆发战争。我们被告知不能够将美国驻以色列的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否则会爆发战争。我们这样做了,也没有爆发战争。

我们被告知,不能够允许以色列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地区,以及戈兰高地拥有其权利,否则会爆发战争。我们那样做了,没有爆发战争。 我们被告知, 这种观点长时间以来一直有人相信,你们无法在中东地区促成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真正和平,除非你们买通巴基斯坦的盗窃政府,你们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但是我们做到了,我们达成了《亚伯拉罕协定》,缔造了中东地区真正的和平。

《亚伯拉罕协定》重写了历史,( 结束了)过去几十年来失败的谈判,因为我们反对精英的外交政策,反对左翼或右翼的建制派的外交政策,我们愿意确保美国人的自由,并捍卫我们的价值观。

不幸的是,看起来新的(政府)团队,好像在走回老路, 绥靖伊朗, 这对于美国将是一个灾难,对于该地区也将是一个灾难。

我还记得川普总统派我去平壤, 当时我还是中情局局长, 去面见金正恩, 为在新加坡举行的历史性的峰会做准备,你们都还记得吗?这引发了一场巨大的怒火,我们被威胁不要那样做, 否则会爆发战争,但是我们扭转了局势,我们威慑了它, 我们做到了, 没有爆发战争。

自从这些峰会以来,有两次峰会,一次是在新加坡,一次是在河内, 朝鲜并没有测试任何一个远程弹道导弹, 他们没有测试他们的核武器, 他们进行了零测试, 这才是真正的外交政策。

在此我谦恭地说,在这第二次朝鲜之行中,我有机会将被朝鲜扣押的美国人质带了回来, 那天凌晨三点,我带回三位人质。

美国优先意味着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的将士,我们将美国的布伦森牧师带回来,没有比这更伟大的荣耀了, 布伦森牧师在土耳其被错误地拘禁了太长的时间。

我们还带回了很多在朝鲜牺牲的士兵的遗体, 这真是令人惊叹,这才是正确的 ,美国优先,你们中还有多少人记得卡西姆• 苏莱曼尼,很多人因他而被捕 ,他是伊朗将军,试图给美国制造麻烦, 他正在准备伤害美国人, 但是我们比他先行了几步。

最后,他没能够再次给美国人或其他人制造麻烦, 你知道吗, 直到今天,大多数自由派人士,仍然有很多学术界的人并不认为,美国击毙恐怖分子是好事情,这是一种空想。

我们也划红线, 当叙利亚用毒气袭击妇女和儿童时, 我们警告他们不要再做了, 当他们跨过这条红线后,川普总统下令发射了70多枚美国制造的战斧导弹, 让他们知道,我们不会允许他们杀害妇女和儿童。

美国优先需要真正的勇气,需要美国的国务卿愿意走入会议室实话实说,而且必须有一位总统在他背后支持他,我们有(这样的总统)。

说到"回归",又说到"回归",我听到拜登总统说美国"回归"了,回归什么呢? 回到了把两个货盘钞票送给了(伊朗的) 宗教头目,好让他们制造威胁我们的导弹; 回到了向用枪口逼迫美国的士兵和水手下跪的伊朗人道歉。 回到了拜登总统关闭美国输油管道,回到所有那些损害美国的事,回到了让美国支持欧洲建设输油管道,送给欧洲大量工作职位的事。

这根本不是我们想要回去的回归! 而且,我们当然不想回到那些过去与中国大陆(中共)的贸易协议来继续扼杀我们的就业机会。 我们负担不起。 我们负担不起。 这不是正确的事情。 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必须强硬,我们必须始终把美国放在首位。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谈论"取消文化",我真的很高兴这里是在电视上播出,所以没有 — 消声,至少目前是这样。 我们孜孜不倦地工作,在传播我们的价值观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些价值观使美国成为一个如此特殊,独特的国家。 这个国家是以我们国父们的理念建立起来,在宪法之后有了人权法。 他们建立了一个国家, 这个国家承认我们的个人权力来自创世主而不是任何形式的政府。 每当我们捍卫主权和保卫边界时,我们的联邦就会变得更加完善。 我为我们是美利坚合众国历史上最珍视生命的一届政府而感到自豪。

我的职责是去否决用辛勤工作的美国纳税人的钱去资助在世界上各地的堕胎实施。 而且,我们在世界各地促进儿童领养。 而且也不要忘记了,川普总统任命了很多的法官,这些法官理解生命的意义,基本自由和具有真实含义的词语。 我与墨西哥政府,我的同行-墨西哥外交部长及墨西哥总统合作,以确保我们的边界安全。 我们也努力工作,以确保毒品和其他物品不会越过边界。我们也保护您们拥有枪支的权利。 我们的第二修正案很重要。 它帮助建立社区。 它帮助建立了强大的家庭,并确保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力保护自己,准确的遵循国父们的立国意愿。

我总是惊讶, 所谓的"自由主义者"们假装关心穷人。 然后他们站在工会老板的一边,反对工人。他们假装代表孩子,而在民主党领导的内城区的孩子们却没有像他们应该的那样坐在计算机前(使用计算机)。 这些孩子正在努力盘算如何远离贩毒者以保持安全以及如何找到食物。 他们不是很好的领袖。 他们不是推宗"美国优先"的领导。 他们没有去照顾保护那些他们有责任去照顾去保护的人们。 我们需要让我们的每个孩子都回到学校, 我们需要现在就让他们回去。

我以前是一位士兵, 那是在25年或30年以前, 也是我的体重比现在轻大约100磅。

当我听到民主党人说,他们希望一个强大的美国时,我知道他们在做的是削弱美国。 遗憾的是,记住我说的话,他们将削减我们的国防预算,我们是花了那么多功夫恢复的。

他们将用这笔钱去支付所谓的“绿色新政”,这令我气愤,不是吗? 他们掏空军费来实现AOC的所谓“绿色新政”,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交易, 正如我前面所说, 对于我们的年轻人,我们不应该去伤害他们。我们不应该让他们去打仗,但是当我们国内国力虚弱, 当我们无法站出来支持我们的军队,当威慑力减弱时,战争的风险就会增加;我们不能够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他们要停止给与警察的财政拨款, 却又将国会山防围了起来, 这是倒行逆施。 他们剥夺了我们和平集会的基本自由, 同时在网路上政审我们的言论。 他们的这些行为是与我们的建国国父们所理解的美国相对立的。

你知道,这让我想起来了,当我前往西点军校上学时, 我的父母因为无法支付飞到纽约的机票,因此他们就把我送到了机场。我是在加州南部长大的。我母亲当时很高兴,有万千的思绪。 高中毕业生的母亲是个烟民。她是我知道的最厚道最强硬的女性, 她送行时叫我, 她叫了一声:“麦克”, 她把我拉到了一边,我认为她当时是不想让我父亲听到。 她说:“麦克, 我知道你是一个粉碎机。 不要让敌手粉碎你,而是粉碎他们”。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母亲那天告诉我的话,我们都应该记住它。 永远粉h碎敌人, 永远拥护美国的价值观。

再讲一个故事, 他是我所认识的最聪明最好的市府官员, 我曾经和他密切合作过的,他是一位美国前空军特种兵, 我会征求他对我们团队中一起工作的其他同事的看法。 我问他: “你认为那个人如何”?他说: “我喜欢那个人,他(她)是会竭尽全力完成使命的人”。 他意思是那个人能够完成任务。他们是粉碎机。他们会竭尽全力的奋战。

你们都知道,未来的四年将考验我们,我们需要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竭尽全力完成使命的人”,把事情做成功。 持续奋战, 做一个“竭尽全力完成使命的人”,在教堂当一位“竭尽全力完成使命的人”,在你们的家长和教师协会(PTA)当一位“竭尽全力完成使命的人”, 不要让他们在教室中教一些疯癫的东西, 在“退伍海外战争军人协会”(VFW)当一位“竭尽全力完成使命的人”, 带领该团队继续支持我们军队里的将士。当他们告诉你们关闭煤矿或工程,因为所谓的“绿色理念”时,出来做一位“竭尽全力完成使命的人”, 继续维持工厂的运作。

里根总统就是一位真正的“竭尽全力完成使命的人”,里根总是完成使命。 他曾经警告说,如果我们在美国失去基本自由,我们将无处可逃, 因为美国是基本自由在地球上的最后一个据点。 我看到了这点。 作为你们的国务卿, 我看到了这一点。

我在世界到处去看过, 我相信他是对的。 只要我们正确理解“我们是谁”这个问题的核心是神赋予我们的基本自由人权,我相信美国之星将继续在天空中熠熠生辉。

我们继续寻求我们人民和全人类的自由, 我将与你们一起奋战。

上帝保佑你们, 上帝保佑美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