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资深记者:习近平将我逼成了对华强硬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8日讯】美国资深驻华记者迈克尔·舒曼(Michael Schuman)周五(3月5日)在《政治客》(Politico)的欧洲网站上撰文(原文)说,他真的不想成为对华鹰派,但中国(中共)领导层让他别无选择。

舒曼过去20年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北京或香港工作、生活,曾为《时代》、彭博社等撰稿。

舒曼在文章中说,中共领导人逼着关心公民自由的人士再也不能假装中国(中共)不是威胁。

“中国(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想要的世界是,让中国(中共)主导全球经济的制高点,并主导国际外交和话语权,但是这样的世界对民主来说是不安全的。”他写道。

舒曼说,虽然他一直知道,自由市场不会让中国摆脱毛泽东式的统治;中共的领导层始终都是一群令人讨厌的人,他们总采用残暴手段快速压制任何异议。

但他也看到了中国这20年来的巨大变化。随着中国在美国帮助下从经济上融入世界,中国人现在能够周游世界,通过新科技进行交流。即使在与美国关系恶化的情况下,上一学年仍有37万2,000名中国人在美国大学学习,比任何其它国家的学生都多。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舒曼的心情却越发黯淡,部分原因是源于他长期生活在中国——个人对国家没有追索权的国度,难免脑海里总有一种担心,有人会半夜来敲你的门。舒曼说,他熟悉的两个人最近就被拘留了。

另一部分则是他越来越意识到,中国(中共)领导人已经失去了与美国合作的兴趣,无论通过多少次对话都无法让中方动手解决他们不公平对待美国公司的问题。上世纪70年代末启动的中国“改革开放”进程停滞不前,华盛顿需要对中国(中共)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但过去三年的发展才让我真正变得鹰派。我之所以改变,是因为中国正在改变。”他写道。

舒曼说,科技不仅没有让中国人民自由,反而将他们困在奥威尔式的控制网中,老百姓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动作都受到国家的监控,以防止任何异议出现;习近平当局将西部地区新疆不计其数的维吾尔人关在相当于21世纪西伯利亚古拉格的地方,却不以为然;中国(中共)还撕毁了与英国签订的条约,对香港的民主活动人士下手,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身陷囹圄。

“现在,习近平正试图改变我们对好政府和民主价值的看法,以便使他的残暴行为在世人眼中可以被接受。”舒曼在文章中说。

他表示,习近平将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攻击带入了中共最重要的思想领域,此举对世界民主国家的威胁甚于中国可能在贸易或技术上取得的优势。

舒曼说,中共的国家媒体不仅嘲讽美国的疫情应对糟糕,并越来越多地将美国描绘成一个衰落的大国;与此相反的是,北京在将自己推销为一个更负责任的全球行为者,渴望与世界上的穷国合作并分享其(自制生产的)疫苗。此外,中共的宣传机器还将西方国家面临的困难归咎于民主本身的基本原则。

“习近平希望提升专制主义,培养一个没有自由价值的新世界体系。”舒曼认为。习近平在1月份的一次演讲中说,推动民主和人权是“傲慢、偏见和仇视”,“可怕的是想把人类文明分为三六九等,可怕的是把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社会制度强加给他人”。

洞悉中共话语的舒曼解释说,习近平这番发言的意思是,“对北京来说,美国促进公民自由的整套使命都是对世界的不当入侵”。

事实上,对习近平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形象比喻是,社区内住了这样一户人家、男人每天晚上都会殴打他的妻子,但任何试图想帮他妻子的人都是“干预他家的内政”;如果你为了显示自己没有“偏见”,邀请这个家伙来参加聚会,并假装若无其事地跟他微笑,说不定他还会给你带几瓶啤酒,而这就是习近平对“相互尊重 ”的定义。

“我不想住在那个小区。”舒曼说。“西方要与中国完全脱钩是不切实际的。但我们确实要认真思考如何选择与北京打交道。”

“通过分享我们最好的技术来助长习近平的崛起不是一个好主意。用制裁让中国(中共)为其侵犯人权的行为付出代价是必须的。”他补充说。

他开玩笑说,亲北京的人会说,西方人是虚伪的,西方的真正目的是“打倒中国”;但是,西方国家没有义务与一个越来越蔑视西方价值观的政权分享西方的技术和资本。

“与今天的中国(中共)抗衡的唯一办法就是让更多人成为对华鹰派(强硬派)。”舒曼写道。“虽然这是个可怕的解决方案,但它以后的选项会更糟糕。”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