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左媒协同中共攻击西方 前中情局官员点名抨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8日讯】美国左媒已成为中共的子弹。《华尔街日报》3月7日发表社论批评,中共利用左媒的言论攻击西方利益。

“五眼联盟”的三个成员加拿大、英国和澳大利亚最近联合向中共施压。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气急败坏的称西方已经形成了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种族主义的、黑手党式的共同体。”        

五眼联盟是由五个英语圈国家所组成的情报联盟,在英美协定下组成的国际情报分享团体,成员国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

环球时报》称,“五眼”成员“具有强烈的文明优越感”,“川普(特朗普)政府是一个极其典型的白人至上主义政府”,而中共抵制五眼联盟“是在捍卫现代世界的多样性”。

《华尔街日报》社论说,“白人至上”、“多样性”、“文明优越性”这些词汇,直接来自于美国左派媒体,而《环球时报》的编辑们“显然一直在阅读《纽约时报》”。

左媒《华盛顿邮报》2014年的社会调查显示,美国媒体从业人员中,28.1%自称民主党,7.1%自称共和党,相差四倍。在大的报纸和电视媒体中,左派占了绝大多数,从媒体所有权到社论、报导倾向,都明显左倾。

为什么媒体如此左倾呢?大纪元社论《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六十年代受共产思潮影响,发生了大规模的左派激进社会运动,那些激进的学生后来摇身一变进入了媒体、学术界、上层社会、政府机构、媒体、艺术等领域,抢占话语权。

除了美国知识界和媒体界自身左倾,中共也积极渗透美国的媒体。由于拥有大量现金并利用中国市场的诱惑力,中共已经收买了许多号称“新闻自由”的媒体。

“您经常会看到与中国有金融联系的美国公司的代表自然成为中共政策的捍卫者,并传播中共的宣传。”美国保守派网络杂志及播客“The Federalist”的撰稿人海伦·罗利( Helen Raleigh)说。

前中情局官员法蒂斯(Charles Faddis)今年1月撰文列举了美国的一些左派媒体,其中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并揭露了它们在中国存在的商业利益。

1、《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墨西哥亿万富翁卡洛斯·斯利姆(Carlos Slim)拥有该公司17.4%的股份,并拥有董事会三分之一的投票权。斯利姆与中国公司有大量业务往来,包括华为。华为公司目前因间谍罪和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行动而受到美国制裁。

2、《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2013年,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兼亿万富翁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华盛顿邮报》。贝索斯与中国市场有着直接而广泛的联系。亚马逊最受欢迎的产品如Echo和Kindle的生产几乎全部在中国工厂进行。当你订阅《华盛顿邮报》时,会获得一份名为《中国观察》(China Watch)的广告性增刊。该增刊内容由中共官方媒体《中国日报》(China Daily)提供。

3、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该公司由华纳传媒拥有和运营。华纳与中共有着重要的财务和组织联系。华纳传媒投资了由中国共产党监督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CNN通过其总裁杰夫·扎克尔(Jeff Zuckers)参与了NBA在中国的广播,并致力于在中国扩大NBA的节目。

4、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MSNBC和NBC News均由NBC环球(NBC Universal)经营,该公司与中共有着巨大的财务联系。NBC与中国国有媒体新华社合作。新华社已被美国国务院确定为“外国使团”,这意味着,新华社被认为完全是中共的一个分支机构,并不是独立的新闻媒体。此外,NBC环球公司的东方梦工厂由一家中国投资集团全资拥有。

5、美国广播公司(ABC)

迪士尼(Walt Disney)和ESPN均归ABC所有。两家公司都对中国经济进行了大量投资。2019年,当NBA拒绝谴责中国在香港的行动时,ESPN的高级新闻总监指示该网络的工作人员避免讨论中国的政治或与香港有关的事项。

6、彭博社(Bloomberg)

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和他的公司“Bloomberg L.P.”都在中国进行了大量投资。“Bloomberg L.P.”在其中国市场的网站上出售终端,并通过从美国投资者向中国债券市场转移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来帮助中国公司融资。彭博社为364家中国公司提供支持,其中159家是中共国企。2014年,彭博社枪毙了对中共高级官员财务状况的调查。

法蒂斯说,基本上美国所有的主要媒体,除了那些比较保守的媒体,大都受到中共的强大影响。他们所报导的是中共希望他们所报导的,他们所说的就是中共要他们说的。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有关中共病毒(COVID-19)的报导。美国保守派组织“媒体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研究了从1月17日至3月13日的晚间新闻,在634分钟的中共病毒相关报道中,只有3分钟14秒的报导对中共政府提出批评。在20%的报导中,记者引用了中共的统计数字。那些被大多数客观观察员认为是欺诈性的统计数字,在97%的时间内都没有受到挑战。

最近,美国国务院要求中共国家电视台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所有美国雇员填写详细的问卷调查表,并提供个人信息,从中发现6名前CNN记者正在为这家中国公司工作。

法蒂斯说,当美国人打开电视并看到庆祝马克思主义者和革命家的行动时,他们不应该感到惊讶;当美国人看到美国总统和执法部门受到谴责时,他们也不应感到震惊。因为美国媒体里面是中共的奴才,而这一切,是中共统战的成果。

(记者顾帆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