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习近平要“平视世界”遭嘲讽 “得翻墙才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9日讯】习近平要‘平视世界’,释放什么信号?两大民主党州州长都悬了!| 唐靖远 赵培 | 热点互动 03/08/2021

嘉宾: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 赵培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热点互动】习近平要‘平视世界’,释放什么信号?两大民主党州州长都悬了!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3月8号星期一。中共两会最新的一个热点是,习近平说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此话引发不少争议,甚至嘲讽。民运人士王丹称可以平视,不过有点散光。网友也嘲讽说,为什么不直接俯视,或者斜视,看上去好像网友都非常擅长解读,中共表面语言背后的涵义。总体而言,外界认为两会明显在为习近平二十大连任造势,也突显中共的扩张野心。

另一方面,在美国罢免加州州长纽森的征集签名,已经接近200万。一旦核实签名,通过150万的门槛,罢免公投将正式启动。而纽约州长库默近期因处理老人院疫情不当,和性骚扰丑闻也引发各界的挞伐。今天纽约州议会共和党人正式提出,对库默的弹劾。两大民主党州的州长都丑闻缠身,民怨沸腾,这是偶然,还是背后也有一些必然的因素。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来一起分析这些最新的热点事件。

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跟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我们先来谈一谈两会,我想请唐靖远先生先来谈谈,对两会这些热点事件的看法。现在最新的热点就是习近平说的这句话,他说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从字面上来看,这句话好像没什么毛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引发了外界很大的争议,甚至是嘲讽,您怎么看他这句话透露出来的实际的意思呢?

唐靖远:我觉得首先引发争议,这背后有三个原因。第一个,习近平我们都知道他上台以来,一直对内是在加强言论的箝制什么的,对外是实施,搞战狼外交。所以其实这个我觉得可以视为是,他内外强势政策的一种后遗症。就是因为他这个话本身体现出来一种强势态度,我可以平视,他虽然说得客气点是平视,但很多人讽刺。

主持人:像这种客气的说法,意思就是你俯视人家。

唐靖远:对,要俯视这个世界。第二个原因,我觉得他这种话体现出来一种,我把它叫做就是一种比较含蓄的暴发户似的这种,一种得意。就是显得有一点,就没有什么涵养,过去我们是。因为你说这种话,现在我好像可以平视你了,好像是不是代表着意味你过去对别人是仰视的。终于我现在可以发了点横财了,有点钱了,那么我就可以得意一下。所以其实你要按照这个世界上,大家通行的这种比较文明的这种社会,这种涵养,他会认为你比较缺涵养,比较粗鄙。

第三个,我觉得他这个话其实体现出来是一种双重心理在里面,就是自卑和一种自负。一种比较深层次的自卑,和一种比较肤浅的自负,它其实同时交织著。就像刚才我们说的,他说我们现在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其实意味着他过去曾经是,很长时间是在仰视这个世界的。而且他所说的这个世界,我相信他应该是指的第一世界对吧。因为他说平视这个世界,不可能说,我们都知道世界是分为第一世界、第二世界,还有第三世界。

主持人:所谓的发达国家,西方世界。

唐靖远:对,你不可能说你是去跟第三世界进行一个平视,所以他说的应该是指的就是第一世界这些发达国家。也就是说实质上,习近平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他现在并没有把中国真正看成是自己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所谓的,虽然他口头上不断地说,我们是在发展中国家。但事实上,他内心深处是,真的是把中国已经看成可以和这些世界老牌强国,可以平起平坐,然后我们可以来分一杯羹啦。至少这个资格,我已经有这个资格了,所以这个背后其实的确是隐隐透露出来一点野心。

因为我觉得最关键就是,他这个话出来为什么就是不受欢迎,不受待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中共这种,我们都知道它其实是一种流氓,它是一种黑帮式的政权,一个极权统治。国际社会排斥你,讨厌你,并不是因为对你有人种的歧视,而是因为你这种流氓作派,这种流氓的作风,你老是一种非常邪恶的一种方式来发展。

主持人:对,而且这种所谓的现在我们平视,你其实没有平视人家,没有跟人家平等。你战狼外交不就是种欺压吗?

唐靖远:对,战狼外交本身其实就是一种俯视,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和平的,或者是平等的双方友好的来进行一种交往,不是这样式的。战狼外交背后就是锐实力,锐实力其实就是代表了一种强制和操控,它是有这个意涵在里面的。这个本身就不是平等的一种概念。

主持人:所以不符合事实。

唐靖远:对对,所以我觉得他的这样一种说法,他为什么不受人待见,最主要是因为这个原因。

主持人:对,其实你刚才说他背后隐隐透露出野心,我也觉得。不仅是从他这个话,还从近期中共在南海、东海、台海各种激进的军事表现来看,您觉得他现在是真的有一种,我可以开始实行我称霸全球的计划,我在台湾,在亚太,在印太,我要开始付诸于行动,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一个心态和行为了?

唐靖远:有,这个我觉得肯定的。这个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我觉得中共高层他们现在有一个整体的共识,认为用习近平自己的话说,叫做东升西降。东方意思就是中共的力量在开始往上升,而西方整体上在开始衰落。这个背后其实涉及到几方面,首先第一个是西方政府我们看见,尤其是这几大传统强国,普遍都开始出现的是左翼政府。在意识形态上面都在左倾,这个是习近平觉得对他比较有利的一面。

另外一方面,由于疫情的原因,其实这些传统强国的经济都受到重创。而中共因为产业链比较完备,尤其是通过输出医疗产业设备等等,它觉得自己的经济好像相比而言还是恢复得比较好,比较快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习近平他不是自己说了这么一段话,他说认为现在是中共和美国的实力,在历史上有史以来最接近的一个时期。而且还出现了像拜登政府这么一个相对来说,可以说是,可能也是历史上最软弱的一个,对中共的这种态度最软弱的这么一个政府。所以我觉得习近平他现在,整个高层形成这么一种共识的情况之下,所以他在台海以及甚至在南海,你看到做出了一系列强硬的动作。

而且我发现,至少我的观察,我发现中共这边所做的一系列这些动作,它已经开始。过去中共也有一些类似,就是宣示南海的什么主权,宣示台湾的主权是我的了,它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政治宣示意义,大于实质军事性的意义。但是现在我发现它很多的部署,它在发生改变了,它在开始往实质性的军事意义上的这种部署在开始往那转变。比如说,它现在在对福建的一些机场,开始进行扩建。比如说,为什么中共的军舰老是出现在台湾的西南,防空识别区的西南角,它为什么老在那去,因为这个西南角其实跟那个水下的,就是巴士海峡进入到太平洋的巴士海峡是密切相关,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战略要害。

所以它这些动作都可以看出来,它是在开始倾向于一种实战化的一种部署,在我看来是这样。那么相应我们看到国际社会的力量,尤其是以美国为主的,他都有些回应,做了一些回回应。而这种回应我发现,它们也是现在分成两个级别,一方面就是一种例行的带政治宣示性质的。比如说过一段时间就派个军舰。

主持人:它所谓的常规威慑,好像就是。

唐靖远:常规的,比如说,派航母进到南海来搞个什么演习啦,或者说是派军舰来台湾海峡,来这么航行一下,穿越一下。这种我觉得更多的情况下,它是属于一种政治性宣示,自由航行,就这个地方不是你的,你不要怎么怎么地。但是其实它还有另外一方面,我看到最近的,最新的是印太司令部,他们有向国会提交一份这个计划,叫做印太战略什么倡议,大概是这个名字。

这里面就提到一个非常核心的内容,这个计划的内容,就是要在第一岛链,整个第一岛链实现,布置成一张这个精准打击的导弹网络。所以如果说这个计划要真的是实施的话,它就不是简单的政治宣示,它是有非常强烈的军事意义的,这样的一种回应啦。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不管是中共这一方,还是美国这边,包括美国的盟友这一方。双方都在开始往有实质性的军事意义的部署的方向在开始转变。所以从未来的这种角度来看,台海也好,南海也好,的确爆发军事冲突的这种风险是在上升,我是这么看。

主持人:对,这种反应也说明,中共现在这种威胁已经上升到实质性的了。所以您刚刚说的印太司令部,其实还要求国会给它增加拨款,大概增加一倍。从20多亿到明年40多亿。我也想请赵培先生来解读一下,因为两会我们刚才谈论了,这个其实是它对外的一种姿态。也请您解读一下,您怎么看习近平所说的这样一个平视世界这样的一个表述?然后这样表述他其实释放出什么样的信号呢?

赵培:其实这个本身是一种自卑心态的一种表现,大家知道自卑心他会展现对外暴力,他觉得我通过欺负别人能够获得一种尊严和自尊。这就是中共在中国的这种畸形的教育和宣传造成的,大家想一想咱们中国人1945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完之后,蒋介石总统领导我们中国成为一个战胜国,我们成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我们中国不需要仰视任何一国啊,即使在五大常任理事国里面咱们就是不比美国强不比英国强,咱们起码比法国强得多吧,咱们没有亡国啊,那个法国戴高乐组织的是流亡政府啊,咱们中国这个蒋介石总统在这个重庆组织的是这个抵抗政府,还是一个中国政府。所以咱们中国人的自卑其实是共产党宣传出来,它诬蔑中国人的祖宗,诬蔑这个蒋介石先生,诬蔑中华民国,来让中国人觉得,哎!是共产党救了我们,你看我们历史上老祖宗多么不堪。

这种把共产党宣传成救世主的做法,这就是共产党的这个自信的根本。它中宣部是让中国人接受共产主义,认为共产党是大救星,反而这种宣传反过来造成了中共它自己骨子里根深蒂固的自卑,它认为它自己不如别人。而且还有个原因不如别人,是1949年之后中共在大陆进行了社会主义实验,比如说大跃进、文革啊、通通失败让中国变得非常贫穷,而人家日本一个战败国早就发展上去了,而中共号称自己战胜国,而战胜国是中华民国嘛。他却是一度还比战前都不如,中国人都吃不饱饭,大饥荒的地步,你说这样共产党能不能不自卑呢?它非常自卑。所以他现在有了点力量,它就想欺负欺负别人来显示我的自信。这就是这个平视的由来。

但这个平视带来一个问题呢,就是说习近平是说平视,这个平视五毛也不满意,因为刚才我说了中共造成这种自卑,五毛现在很膨胀啊,它要这个要打台湾,明天要干美国了,那么他会觉得这种平视就是辱华,所以习近平说出平视这个话五毛觉得,小粉红刚被挑起来平视,你这就辱华。那么西方世界觉得呢,平常人咱谁看别人家里怎么生活,怎么要跟人比干什么,咱们互相交流一下,咱们互相沟通,这是西方的一个正常的处理事情的方式。大家现在都已经不是打打杀杀的年代,大家都文明了嘛。西方觉得啊你共产党要看我,你就是在窥视全世界,所全世界也在担心,所以这就造成了这句话说出来之后,里外都不是人的这么一个状态。

主持人:对,其实他的这个平视很多人解读就是一种中共觉得现在可以俯视全球,甚至在全球扩张的这样的一种野心了。所以您怎么看现在中共在台海地区、南海地区造成这样一种紧张的局势?您觉得这个地区的风险真的是升高了吗?。

赵培:这个风险确实是升高了,为什么呢?因为大家看到最近美国这边的应对呢,已经不单单是美国一家的应对,在2020年底英国已宣布他最新的这个女王号航母将会在亚洲走一趟,其实英国在亚洲的巡航可能是更早在2018年就开始了。因为当时英国宣布巡航之后呢,中共是非常紧张,说怎么能这么做呢?那么今年他又来了,美国、英国,德国宣布八月份也会派一艘护卫舰前往亚洲,那么再加上印度、澳大利亚、法国也会派军舰,也就是说大部分自由国家都会到南海来兜一圈,来确保南海的自由航行权,这里面有四个国家是北约成员国,也就是中共说是七国领军,其实有四个是北约的成员国。

这说明整个北约的这个重点不再是,不光是这个欧洲的这个俄罗斯也会转移到亚洲。而且是特别是南海地区而且是台湾在这一系列事情之后,蔡英文总统也视察了军舰,强调了每一寸领土都必须是主权必须争取。在这种情况下呢,中共等于是它的一系列军事行动是把所有国家警觉性都调到最高。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呢,它未必能够真的搞出太大的阵仗,比如说直接的攻打台湾这种事情,它现在还是做不出来。那么它能干什么呢?能够引发一些局部的冲突,所以这些东西的风险性应该是现在已经调到最高了。

主持人:好的。那唐靖远先生其实我觉得刚才说到,它在这种制造的这种紧张的局势也好,在某种程度上也许也是为习近平明年二十大造势。所以这次大会呢,很多人解读就说因为各种的比如说,他之前就说脱贫啊,全面脱贫啊,然后现在对香港的如此这样一个重手啊,再加上这个两会期间官员的这个歌颂之词不断,各方面的因素都让人觉得说,这是一个为习近平在明年进一步极权的一个造势的会议,您怎么解读这方面?

唐靖远:我觉得主要是集中在两方面,首先第一方面的就是说对习近平,我们看到这次两会出现了非常突出的特点,就对习近平的歌功颂德是达到了一个新高度,这种是已经很有接近于当年毛泽东那个搞个人崇拜的这种东西了。

主持人:还用了“舵手”这种词。

唐靖远:对,使用了“舵手”这种词,而且它是这样突然一下子大家好像不约而同似的集中突然出现的,所以我觉得它背后应该是有官方,自上而下做了一个安排, 系统的故意地引导的。就是他为什么习近平他需要赢,他明明知道这个东西是很引人反感的,尤其是民间,毕竟很多人经历过文革嘛,但是我觉得他是需要一个什么东西呢?就是他需要制造这么一种假象,就是说在二十大他因为面临着连任的问题,所以我二十大连任的时候呢,一定得是,不是说我个人习近平要恋权,而是你看这个党和国家和人民不允许我退,是吧,他们认为是缺了我不行,我这个领袖也好,什么定盘星也好,很多肉麻的这样的一个词。

我觉得他是需要营造这么一种假象来达成至少在声势上在政治上,达成他好像连任的一种合法性。

那么另外一方面的就是我们看到,就是拚命地鼓吹他的所谓几大政绩,对吧,好像是司法政绩,这个什么经济的快速发展啊,还有这个就是国家的什么社会的一个长期稳定,还有就是这个防疫如何的成功,然后最后还有一条是这个脱贫。就是说你可以看到他这四大所谓的脱贫,其实我觉得他把拿下香港这个是视为把它归纳到就是社会保持长期稳定这个里面来的。因为这个在外界看来,这个是习近平的一大罪状,但是要是站在中共极权他们体制内的这个角度上讲,他认为这个是习近平的一大功劳,相当于消除了一大隐患。就是为中共这种极权制度,社会稳定的,的确是他视为一大功劳的。也就是为了挽救了党,在关键时刻挽救了党。

那么他要鼓吹他这几大功劳时,也是他将来在二十大连任,他必须要达成的一个什么东西,那就是我们知道你二十大你要想达成连任,是相当于突破打破了常规。你要想打破常规你就需要打破常规的功劳,你才可以的,你才能够对党内对党外你的有个交代嘛,不然你什么成绩都没有,你就说你想要连任,那你凭什么呢?你总得有个资格嘛,所以我觉得其实他现在拚命地在开始渲染这些东西,他其实就是要故意地做成一种,啊你看这个脱贫也是史无前例的,抗疫成功也是史无前例的,你看有这样史无前例的功劳,所以他就可以史无前例地连任。

主持人:那您觉得他为什么要用这么多的东西来造势?就是说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难道他的连任会有这种风险,或者说他不一定能够顺利吗?就是他这个权力的本身的稳定性有多大呢?

唐靖远:我觉得习近平他现在,就我个人的判断他现在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就是说他基本上他的权力架构可以说是还是稳定的,但是呢,他的确还是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和不确定性,这个挑战和不确定性来自于在国内最主要是反习的一帮势力,比如说过去传统的江派跟他一直都是不对付的,因为反腐嘛,当时结下了这种仇,还有就是他因为现在回归毛泽东路线以后,他实质上是对邓小平路线的那帮人,包括很多的红二代,他是采取了排斥和打压的一种态度,所以这部分人其实现在也是反对他比较强烈的,这是他们内部面对的问题。

那么最外部最关键就是美国,跟美国的这个关系,尤其是跟川普政府恶化到可以说是到了极点,那么导致他自己说是被这个卡脖子,已经到这种程度,这种卡脖子的状态其实对他来说,是对外政策的首先一大失败,他会成为反对派的一个攻击的这个要害,那么另外一方面呢,卡脖子实质上客观也严重地损害到了就党内权贵的很多的这些利益。因为你看这个金融也脱钩啊,科技也脱钩啊,其实好多这些,尤其是中共好多企业因为受到打击,好多企业背后其实是权贵家族在掌控的,所以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失,就会把这把火,他就怪罪到习近平头上,你把中美关系搞砸,你弄得连我们都跟着倒楣,是有这么一个关系在里面。

所以我觉得习近平从这个角度上讲,他的确还是存在着很大的风险。但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凭借的,就是他靠着这种,哪怕是人为的创造出来一个丰功伟绩,也要把反对派给镇住,把他们的声音给压住,只要确保能够在20大,他只要能够顺利连任,就是不管你是心服还是口服,还是口服心不服,他没所谓,只要把这关过去以后,他就可以大刀阔斧的进行他的下一步。

主持人:另外,还不只是树立个人权威的问题,今天中国很多事情似乎出现了一种,急速的还是继续往左,甚至是某种新文革的趋势,因为像他说的打土豪分田地,立刻地方也开始这么说,甚至给小孩也灌输这种,开始洗脑,然后党史也要在小孩小学,甚至幼儿园就要开始这种党史。像这种东西,这种社会整体的往文革化的方向走,您觉得这个是他的一个副产品吗?还说他必然要这么做?

唐靖远:我觉得是必然的。他只要回归到毛泽东那种集权,完全一种高度集权的状态之中去,就会必然出现。因为实质上,要照我的观察的话,现在中国大陆的社会状态就是一种软文革的一种状态了。我们知道文革还有几大特征,首先第一个,最突出特征就是法治形同虚设,公检法都被砸烂了。现在中国大陆,你看虽然表面上还有着一个法制的外壳,有一个公检法的系统,其实整个司法系统基本上已经黑恶化了。具体例子我们就不举了。

主持人:要用核心价值来代替法律。

唐靖远:它甚至都公开的,最高法院都公开喊出来,如果说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我们用核心价值观作为判罚的依据,这个其实已经就是以言代法,整个司法的原则已经都不存在了。

主持人:我想怎么判你就怎么判你。

唐靖远:对,已经都不存在了,而且像这次蜡笔小球这个案子,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分水岭,非常关键的,就是它打破了法律最基本的一个原则,就是对既往不具有追溯力的,就是法律从哪天生效,那么是从生效这一天以后,发生的违法的行为,你才可以去判他,现在它是倒过来,在生效日期之前的行为,倒过来还要去判罚他,其实就意味着所有的法律,其实基本的原则的基石已经没有了,所以这是一大特征。

第二大特征,我们知道在文革时期,就是那个文字狱,大兴文字狱是文革一个非常突出的一个特点,现在我们看见,不是已经有了明显的这样一种趋势了嘛,刚才我们说的蜡笔小球这个案子。第三个特征,就是这种相互告密,民众互相之间破坏了最基本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亲情,鼓励去进行告密,这些我们看到在现在的中国大陆的社会,实质上已经可以说是大行其道了。我为什么说叫做软文革,唯一有一点还没有达到文革那种程度,暂时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群众斗群众这样的事情,这样的暴力。如果到了这一步,那就是非常标准的二次文革的重演。

主持人:好的。赵培先生,我想问问您怎么看这次的两会,是不是在为习近平在二十大进一步集权造势?他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些造势呢?

赵培:其实为二十大造势,这是肯定的。首先说一个问题,他怎么造势和这个过程当中的事。刚才说到脱贫,其实是其中之一,因为在历史上,中共的历史上,邓小平等于是,中共自己宣传,实际上老百姓吃饱饭了,临产责任制、承包,允许农民当干,让中国人吃饱饭了。习近平要打破常规,他必须有一个更大的名头,现在的更大的名头,不可能全民达到小康,他不敢吹这个牛,因为大家都穷失失的,立马就会引起反感,他只能说脱贫,但这种脱贫,大家不要站在当权者去想,大家都是普通老百姓,我们站在我们的角度上去想。

脱贫对最贫困的中国人有没有好处?没有好处,因为脱贫之前,中共还给你补助,还给你一定的福利做做样子,起码能拿到钱,拿到几十块钱,或者甚至医保能够被每年省下一两百块钱,你一旦脱贫,这笔就省不下来,而且最贫困线的财政,你甭管它以前这种贫困线怎么来的,但是他评上贫困线,中共中央就给他补助,现在这种补助也会大规模的减少。他对下面的公务员也会更加刻薄,公务员对百姓也会更加刻薄,所以对我们真正的老百姓来讲,是没有好处的,所以这个大家不要谈,所以脱贫是他的一个政绩。

另外二十大上,其实在这次两会之前也讲了一个接班人的问题,可能中共党内还在打,也就是说习近平可以做到二十大之后,但是你一定得给我们指明一个接班人,不可能是说到你为止,所以这个政治权力的架构在二十大的时候,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接班人有谁,这就是二十大整个过程的变化。这是整个两会上一个造势和变化的一个过程。我补充一点香港问题,香港一个问题,除了它要强硬要保证香港,它不允许中国人还可以拥有自由,还过得很幸福,这是共产党不允许看到的一个对比,甚至它对台湾都是这种仇恨的心理,不允许台湾人过得自由幸福,因为一对比看来,大陆人过得太惨了,不是全是你共产党搞坏了吗?全是你共产党的恶毒吗?所以它不允许这种对比,所以这才是它对香港一定要吃下来的原因,它也要香港在这种制度下想保留一个经济制度,想学新加坡保留一个经济制度。当然能不能做到,是一个问题,但是这是它的想法。

但是香港问题还有一点,除了上面说那点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一点,它要继续打击党内的,反对它的势力,就是江家。大家看到江家的博弈投资,已经有两个合伙人,把他的办公室从香港迁往新加坡,也就是说香港进一步的陷落过程当中,中共的内斗也会继续延伸到香港,习近平会对江家势力进一步做赶尽杀绝的准备,这个也是为二十大做准备,因为它经济上不允许出错,这也就是,现在要收拾阿里巴巴的原因,你必须让江家人把股票退出去,你不能再江家人服务,这是一系列为二十大准备的原因。所以这一系列的原因,这一系列的动作,其实也就是习近平巩固权力二十大,给党内做个妥协,我指定的接班人,二十大之后我接着做下去,其实这就是中共以后的一个政治局势吧。

主持人:其实说到中共内斗,我很快再问一句,很多人在关注习近平地位是否稳固,所以这一次,像他位置上放了两个茶杯,很多人也在解读,看上去是小事,但是我不知道您怎么解读呢?

赵培:我觉得这个,因为中共不透露消息,都是这种表面文章,很多人不愿意去分析,所以只能从细节去讨论,所以考虑两个茶杯。这两个茶杯已经显示出习近平的特殊,其实你从座位上看,他坐在正中央两边必须对称,这些东西都显示出了他的特殊,但是习近平两个茶杯,未必是为了防止投毒,他很可能身体出现问题,他需要喝更多的水,或者是有一杯水不是水,而是某种补品,或者是药剂,让他有精力去挺过这么长时间坐在那儿开会,这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觉得大家小问题不要过于猜测,但是中共整体大家一定要认识清楚。

主持人:是,我觉得很多人其实也不是真的拿这个来猜测,可能也是一种情绪的发泄,或者是高级黑吧,有人还在说,两个茶杯中毒的概率就下降很多等等。反正中共的两会,我们就解读到这里。美国这边我也想请二位谈一谈美国的事情。我想先请唐靖远先生谈一下,我们现在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两大民主党州,一个加州,一个纽约州,他们的州长都遇上麻烦了。

加州罢免加州州长纽森的活动是如火如荼,现在收集的签名已经接近200万,超过200万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这个门槛是150万,所以核查签名之后,只要超过150万,罢免的公投程序就正式开始。说到这里,我插一句,罢免要查签名,为什么投票不查签名?但是纽约这个州长库默也是,最近他被他党内,民主党人都要求辞职,他自己说不辞职,他说你们就弹劾我好了,那好吧,那人家就开始弹劾了。所以今天州议会共和党人就已经提出弹劾。两大民主党州的州长可以说是丑闻缠身、民怨沸腾,这当中我觉得可能不仅仅是偶然,应该也有些必然的因素,这方面您怎么看?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这两个人,他们都是堪称过去民主党力捧的明星州长,所以两个明星州长几乎是同步出事,而且都是出的大事,我觉得这肯定不是偶然的,它背后一定有些必然因素。因为我们看看纽森被发起罢免案,其实已经是第六次了。

主持人:他才没当多久。

唐靖远:在此之前已经搞了五次,只不过五次都没有达到这个数,很快就废除掉了,但是这一次出人意料地人数特别高,然后一下子冲到了200万。我觉得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主持人:为什么这次人数特别高这方面?

唐靖远:我觉得最主要是跟他处理疫情的到现阶段,就是它有点相当一个积累效应。其实我们可以发现库默也好、还是纽森也好,这次库默出事儿和纽森出事儿,最大的跟头就是栽在应对疫情方面。而且他们两个都是属于以极左的方式来应对这个疫情的,而且实质上都是失败的,而且是惨败。库默不用说了,库默最主要为什么被弹劾?就是因为他隐瞒。

主持人:对。

唐靖远:表面上被打造成了一个抗疫明星,结果后来发现他是隐瞒了老人院的疫情。

主持人:而且他处理不当,他把染疫的人放到老人院去。

唐靖远:对,放到老人院去,结果导致老人院死亡其实数字非常高的。事后他又掩盖,还去修改这个数据,弄虚作假弄了一个报告,还遭到FBI的调查。所以这样一报出来,说明你当初的那个防疫的所谓的成绩,你的那个什么明星其实是假的。你死了这么多人,其实你的防疫是失败的,这个是一个。纽森也是,纽森其实这次被罢免,不是列了好几条罪状,我看起码是五、六条的罪状。其中最主要的首先是防疫,因为防疫不是要进行救济吗?结果救济的资金管理不善,导致大批的10%左右,应该是200亿美元所谓的资金,落入了不法之徒的手上去,就是欺诈。

就是你这个州长特别无能,这个全是纳税人的钱,就被你弄丢了,这个是一个。二就是关于疫情,尤其是疫苗。疫苗数据管理之混乱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所以这个是导致民愤,因为现在疫情很严重,大家都对这个疫苗的事情关注,结果你竟弄得一团糟,可以这么来形容。这是第一个因素,他们两个人都是在防疫政策上面出现了大问题,第二个就是人品问题。加州的纽森的人品是因为出在最典型的这是一个双标政客,他弄了一个非常严厉的封锁,不准所有人出门,然后餐馆什么全都不准用餐,不准室内用餐只能在室外。结果他自己带着一些家人,他说他的一个亲人过生日怎么地,他自己跑到这个室内,而是还是一家顶级的豪华餐厅去,结果被人拍下来抓到了,他最后不得不被迫出来做了一个道歉。

但是这种双标政客,就引发整个,我觉得其实不光是右派,可能连左派很多人都非常的愤怒。因为他在加州实行非常严格的封锁政策,是导致大批的左派人士也是受害非常深的。就是因为很多的中小企业确实都破产、倒闭了,所以这个是一个人品问题。库默就不用说了,是因为受到性骚扰指控。现在有些出来是五个人,最新的进展是出来了五个人。所以你就可以看到就这两个所谓的明星州长,一旦他们的底牌被翻出来,其实现在翻出来还只是一部分。你都可以看到第一是能力欠缺,而且这种极左的防疫政策其实是失败的,然后还要千方百计的造假来掩盖,还有加上人品很低劣,人品很差。所以是这么样的一种形象,他对整个民主党的打击其实都是蛮大的。

因为如果说库默被弹劾成功,或者说纽森被罢免成功以后,那么继任的州长如果真的是出现了一种意外的情况,出现了共和党的人来担任继任州长。那么他接下来所采取了防疫政策也好,或者是对这个州的管理,因为人会比较嘛,一旦如果这种管理跟前任的比较出来一个明显的对比之后,很有可能会导致这两大深蓝州,他的选情都有可能会发生改变。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讲,这个对民主党是最大的一个损失,一个打击。

主持人:对,我觉得都不用等到选共和党的州长,你光现在民主党州和共和党州做个对比,就知道了。挺有意思的是加州很多人他想搬,他第一个选择是德州,甚至有一些加州人已经搬到德州去了。纽约是这样的,它是很多人在佛州就有房子,平时就是经常去佛州的。现在很多人要逃离纽约,他干脆就搬到佛州先去住一段儿。所以这两大州的人选择的都是共和党的红州。所以其实在这种方面也可以看出民主党州和共和党州政策不同,给民众生活带来的不同。另外对于这些州的州民或者居民来说。您觉得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做些反省?或者他从这样的事情中应该学到些什么呢?

唐靖远:我觉得最主要是两点,首先可能很多人应该已经通过这样的一个对比,你看佛州和德州现在可以说是蒸蒸日上,就非常的吸引人。

主持人:完全开放,经济呀各方面。德州是周三开始要完全开放。

唐靖远:对,加州和纽约州你看就是死气沉沉,这个对比非常的鲜明。而且从防疫的角度上讲,这两个看上去开放的州,并不见得比所谓封锁很严厉的州做得差。

主持人:它比它反而好,佛州的州长DeSantis提出统计数字,说比纽约和加州都要好。

唐靖远:对,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面来看的话,他们其实对这些民众来说,我觉得至少是有两点值得去反思的。首先第一个,自由永远比物质、财富的这种生活,其实是要可贵的。因为很多人其实投奔德州、投奔这个佛州,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对极左这些政策、这种议程已经感到厌倦了。就是左派政客不断地操纵这些东西,让他们觉得是实在受不了,这个我觉得是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那么另外一方面,它客观上会带来一个影响,就像刚才说的红州和蓝州这种分界线会越来越明显。我觉得这个客观上会带来甚至是经济上面的一种趋势。这一点像香港当初黄色经济圈和蓝色经济圈一样,你看在美国现在已经有点出现这种雏形。就是如果这样的人群的流动再继续下去,本来你看纽约州和加州都是最富裕的州,可以说是经济都是非常发达的,相对来说。结果现在这些人和他们的资金、财产都在开始往这些红州去流动,它 就是慢慢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个红色经济圈,一个蓝色经济圈。就这种对比,要是再这么下去可能会越来越明显。所以我觉得对这些民众来说,他们其实真的值得去反思。就是整个左派的政策,它究竟带来的是繁荣还是贫穷。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好,赵培先生也请您谈谈,您怎么看算?虽然您人在加拿大,但是对美国也很了解。您怎么看美国这两大民主党州的州长同时出事,这样一个挺有意思的现象?然后背后您觉得是什么因素造成的?

赵培:除了这个唐靖远先生说这些因素,我再补充一点。就是当初纽约州州长被捧上这个抗疫英雄的这个神坛的时候,是为了对抗川普,其实他当时已经做得非常差了。比如说川普给他的钱,他用于中共那边去购买呼吸机,结果钱等于是扔到太平洋里。因为这个生产非常缓慢,货运也非常缓慢,他们计算了一下到年底能不能运得来,还是个问题。但是到2020年底整个高峰期就过去了,而且是这两个州的州长都跟川普申请,就是需要医疗舰的救助。结果医疗舰开到了两个州,纽约州我是非常清楚的,开到那之后没有被完全利用,甚至利用率非常低。

主持人:很空。

赵培:很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你是对资源的一个浪费。剩下的华盛顿州看到眼都红了,也没要来这个两艘医疗船。那么你说你这个州长怎么指挥的?这个就不是资源问题了。而且他们伸手要的物资是越来越多,但是效果却并不好。而且在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刚批准的1.9万亿的纾困基金里面,里面有一大部分钱是川普屡次拒绝的,为什么呢?因为这笔钱就是给这些民主党州去擦屁股的,因为他们花了巨额的钱来做这种社会福利,做各种大的项目,说得都非常好听,但最后造成的财政的赤字,怎么办?那么这赤字演化下去,它现在是由联邦来擦屁股。

但是美国在2020年底的联邦政府的总债务,已经达到了GDP的135%。这1.9万亿发下去,也就2021年美国联邦政府的总债务将会超过30万亿美元。美国联邦政府能不能还得起这个利息?还不起这个利息是美国政府破产,还是美元破产呢?这会给美国的经济造成了严重影响,都不只是蓝州和红州之间的影响,是对美国整体国体的一个沉重打击。也就是说整个左派政策将会造成国家的货币的债务货币化。也就是说由美联储或者中共的人民银行,直接买下所有政府债务,直接发给他们人民币,发给他们美元。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的政府的发的这笔钱谁还敢花呢?大家都会转向真金、白银,这就会造成整个政府信用的破产。政府也就破产了,整个世界都会面临着一个无政府的一个状态,这才是更深远的问题。所以我觉得美国人应该是把川普请回来,继续美国优先的这个政策,继续回归美国传统的这个政策,才能保证美国的这个繁荣走下去。

主持人:是呀,如果说像加州这样的自己弄疫情200亿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那美国联邦政府给钱,这不就是填无底洞吗?而且是当地的这个官员腐败造成的。所以现在如果说纽森和库默都面临着很可能下台的命运,那么您觉得下一步在加州和纽约州有没有可能选上共和党的州长?对于民众来说他能不能看到其实是左派这种政策带来了很多灾难?然后由此转向去选一个能够有传统保守理念的人做州长呢?

赵培:这个在2020年大选的时候,我还甚至很乐观地预计加州有可能翻红。

主持人:加州和纽约都有人预计翻红。

赵培:对,内华达州的一个保守估计,内华达州翻红,然后加州有可能翻红,这是当时一个保守估计。但是问题在于纽约州和加州都采用的是电子投票系统。我们现在当然这个大选舞弊的问题,很多政治正确不让各大….YouTube不让说、不能谈。但是你不解决这个问题,你怎么能够让选民表达正确意见。

如果让选民表达正确意见,我觉得加州能翻红。加州即使不翻红,加州也会拆成两半。一部分会要求独立,就是跟几个大城市分开,就是乡下这些地方,他会觉得我喜欢传统价值,我都喜欢共和党的这些政策,所以他可能都会转向共和党。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大选舞弊不解决的情况下,我觉得这两个州还是蓝州。还会继续恶化下去,他的产业还会继续向德州和佛罗里达去迁移。

主持人:所以如果这个选举不能反映真实的民意的话,那您对这个选举出来的结果并不乐观。

赵培:不抱希望,因为他们这个太可怕了,这种舞弊情况。

主持人:但是有一些在红州的人,他们其实担心的是蓝州的人跑到红州,但是还带着蓝州的这样一个思路和思维方式。您觉得有没有可能在这些方面,就是这些蓝州的居民他会做些反省?很快。

赵培:很难。因为他们根深蒂固的可能认同有一些现象,他们到了一个更宽松的环境认为情况更好了,不一定会发生加州的情况,他们还可能会继续选左派的政策,这就是一个很难的情况,我觉得大家是应该反省,但是这个宣传不够。

主持人:是,因为现在各种的媒体和社交平台的问题,确实造成了这个因素。好的,那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