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前众议院议长推特账户遭封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Newt Gingrich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从3月3日直到今天,我的推特账户都一直被封锁。

推特封锁我是因为我的一条推文。该推文批评了拜登政府对南部边境的处理方式,也表达了对携带COVID-19病毒的非法移民所带来的健康风险的担忧。

推文是我对最近一条新闻的反应:联邦官员没有办法测试被美国海关和边境巡逻队逮捕的非法越境者,也无法强迫他们隔离。

我不是唯一关心这件事的人。

德克萨斯州民主党众议员亨利‧奎拉尔(Henry Cuellar)也对可能感染病毒的移民被允许进入位于美国和墨西哥边境的地区表示担忧。除了担心选区民众的健康,其中包括美国海关和边境巡逻官,众议员奎拉尔说,拜登政府甚至没有告诉当地民众,边境巡逻队抓获的移民在哪里被释放。

正如他本月初所说,“我选区内的边境市长们说,‘喂,停一停,停一停。我们的医院已经满了,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疫苗,然而你在我们的汽车站和社区中心释放无证人员,而不检查他们’。”

现在,我的推文说:

“如果德克萨斯州出现染疫人数暴涨,那将不会是州长(格雷格)艾伯特的常识改革的错。疫情恶化的最大威胁是来自拜登的那些未经检查就非法涌入边境的移民。我们无从知道他们有多少人携带了COVID病毒”。

Twitter立即给我发送了一条消息,解释我的账户被锁定的原因:“违反了我们禁止仇恨行为的规定。”

该消息说:“不得以种族、族裔、民族、性取向、性别、性别认同、宗教信仰、年龄、残疾或严重疾病为由,宣扬针对他人的暴力、威胁或骚扰他人。”

该消息通知我,如果要解锁账户,我必须删除推文或通过上诉程序。

考虑到这一定是公司算法不知何故产生的错误,我们向推特发送了一条信息,指出我的推文没有“促进针对任何人的暴力、威胁或骚扰”。我们要求解封我的账户。

昨晚,我们收到了推特的回应。该公司没有详细说明,但坚称我的推文违反了规定。正如我上周五告诉Mediaite的,我是呼吁公众关注大规模非法移民在瘟疫大流行期间可能带来的健康风险,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会遭到审查。所以,为了解锁我的账户,我今天早上删除了推文。

然而,我决定再次给推特的管理层写这封公开信,询问为什么我的账户被锁定了。

首先,他们没有理由审查我的推文或锁定我的账户。被标记的推文中没有任何内容“促进对任何人的暴力、威胁或骚扰”。它只是指出,那些非法入境者没有接受COVID-19检测,而且可能存在健康风险。

如果推特决定将来审查我这个问题,我有几个尖锐的问题要问它的管理层。

1. 推特审查员是否承认我们正处于瘟疫大流行中?
2. 推特审查员是否承认测试是对抗这一流行病的关键工具?
3. 推特审查员是否承认,与合法进入美国的人不同,非法进入美国的人不曾接受COVID-19测试?
4. 推特审查人员是否承认,与美国公民不同,非法入境的人不太可能自愿接受测试,因为他们试图保持低调?
5. 如果是这样,推特究竟如何证明,审查未经测试非法入境的人对公众健康威胁的讨论是正当的呢?

最后,这整个经历让我更加清楚地认识到,推特只对审查保守派感兴趣。

当我的账户被锁定的时候,路易斯‧法拉汗(Louis Farrakhan,译者注:法拉汗是非裔美国人伊斯兰主义组织“伊斯兰民族”(Nation of Islam)的领导人)却可以自由地在推特上说COVID-19疫苗是危险或非法的。他说:“现在上帝要尽快把你的疫苗变成死亡。”

我受到审查,但中国共产党独裁政权——禁止在自己的国家使用推特——却能够散播有关病毒及其起源的宣传和谎言。

推特和所有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已经成为美国人交流的重要场所。它们目前作为公共论坛受到法律保护。公共论坛要为公众服务,就必须开放和公正。

我希望推特能够停止其咄咄逼人和有偏见的审查制度,回到言论自由的精神和理想中来。推特当初得以繁荣发展正是得益于这种精神和理想。

原文:An Open Letter to Twitt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是共和党人。1995到1999期间,任国会众议院议长,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本文仅表达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