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律师余文生健康恶化 坚持无罪拒签承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6日讯】被中共当局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的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在狱中健康持续恶化。余文生妻子许艳促请当局允许他取保就医,并呼吁外界持续关注余文生的情况。余文生一直不服裁决,他拒绝应狱方要求签署承诺书。

3月15日,许艳在推特发视频说,与在南京监狱服刑的余文生律师刚刚会面完,许艳指她身后是南京监狱,这一次终于能够隔着玻璃见面。

许艳在视频中说,丈夫的右手出现严重后遗症。

许艳说:“余文生的右手情况非常严重。一直在这样抖。除了不能写字,夹饭他的右手都用不了了。吃饭都用筷子往嘴里扒了放。南京监狱把他带到医院看神经内科。余文生说,不应该看神经内科,而应该要求它们带他看骨科。其次,他的四颗牙齿现在依然没有得到治疗。”

许艳还透露,狱方曾要求余文生签署“承诺书”。他不接受也不会配合他们这种非法要求。

许艳对自由亚洲表示,承诺书就是要求认罪或者承认错误之类的。他自己一直认为,判刑四年已经是非常的重。他本来就表示不服。

许艳从今年一月开始,每个月都亲自到看守所或监狱探望丈夫。但监狱警察当天却表示,下月不让家属探视余文生。许艳在视频中表示,法律赋予家属一个月一次的探视权,她下个月15日会准时来到南京监狱希望外界给予关注。

对于监狱下月不准家属探视,许艳还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们的理由是说,这是南京监狱自己的规定,说有规定是两个月探视一次。然后我说,你这规定有没有法律条文?或者你拿出来让我看一下。他们没有拿有关的法律条文给我看。另一人竟然说了一句,说它们的规定大于法律。

余文生右手情况转差,许艳促请当局出于人道考量把余文生调回户籍地北京服刑,或者批准他保外就医。

曾经协助余文生的律师谢阳对自由亚洲表示,当局对政治异见分子的管控都是非常严厉的。当局不可能让他保外就医,也不可能把他移送到北京。监狱里面的经费也不是按人头计算的。确保监狱里面不死人就可以了。余文生想获得好的医疗,百分之百不可能。

谢阳估计,当局试图以改善狱中待遇作为条件,换取余文生签署 “承诺书”。

谢阳说,明年三月余文生出狱以后肯定会不断申诉,可能会让中共很难看,所谓的‘保证’可能会有两项内容。第一,不能透露监狱的一些情况,第二是让他保证以后不申诉。”

现年53岁的余文生是北京人权律师,曾为多起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担任辩护律师,并代理多名因709案被捕的维权律师案件。维权律师王全璋2015年在“709”大抓捕中被捕后,余文生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2018年他被当局注销律师证。同年1月19日被捕,4月19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家属担心可能遭受酷刑。

余文生被捕后一直被羁押在江苏徐州看守所。去年6月17日,遭非法羁押900多天的余文生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判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余文生不服判决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余文生被关押3年后,今年1月许艳才首次获准以视频方式探望丈夫,发现余文生牙齿脱落,右手严重颤抖,许艳表示,余文生在监狱曾被当局以家人安危为由要胁。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