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金钱考验真相会否变媚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赵婷导演的《无依之地》(又译《游牧人生》),连获世界级电影大奖,包括金球奖最佳导演奖、戏剧类最佳影片奖。中国网络舆论一时鼎沸,热情洋溢赞美褒扬甚至吹捧之言,在小粉红爱国激情包裹下,充斥且喧嚣了触目能及的舆论场。然而,一滴水能够瞬间冻结沸腾的大海,这不可思议的现象在大陆又现:有人在网上搜寻到赵婷之前的言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过“中国遍地都是谎言”,于是沸腾的赞美立时踪影无存,高举爱国大旗的讨伐只恨难呈刀光血影了。大陆原定的四月二十三日全境上映此片,据说有可能吉凶难卜胎死腹中了。至少大陆对赵婷的热捧瞬间消遁,豆瓣网也将《无依之地》宣传全部撤下。

赵婷对她的作品可以在大陆通演显然十分高兴和在意,她专门制作了中文视屏宣告,她这部电影将于四月二十三日在大陆上演。但是赵婷七年前的直面社会坦率敢言,成为她作品进入大陆公演的一枚随时可能爆炸的暗雷,一旦爆炸定让她进入大陆市场的愿想不但粉身碎骨,而且未来也可能永远关闭大门。现在豆瓣网撤下对赵婷影片的所有宣传,而且大陆对其禁演的传言也甚嚣尘上,小粉红更是将赵婷列入虽远必诛的黑名单。不过中共主管部门毕竟尚未明言禁演,所以赵婷这部电影最终能否登陆,还要看各方施展高招博弈的结果。

当然赵婷是极其盼望此片能够登陆的,这从赵婷两个月前便将自己这些坦率直言,还有早已成为美国人的相关信息统统从网上撤下便可知道。在大陆成长的赵婷显然十分清楚,她刊发在网络上的言行会触怒中共,对她期望将作品在大陆通演是不利的,而将这些从网上撤除已表达了默认不妥的歉意。只是这样一个含蓄的表示,怕是还不够让小粉红息声,或中共装聋作哑放其一马。或许类似央视认罪那类的举措和声势,在中共眼里才有达到改造的标准,可以予以一点甜头让其感受恩威并举的浩荡皇恩吧。只是以赵婷的性格和尊严脸面的需要,能够用违心的媚言涂抹此前的坦荡敢言的人设吗?

如赵婷一般期盼这影片能够登陆通演的、此片的金主制片人和美国影视界推动登陆的说客,理所当然也是期盼和大力推动的。此片金主制片人的期盼无需多加解说,一部五百万美元小制作的影片如果在大陆通演,定有大大超越制作费的票房。虽然这部片子并不是大陆观众蜂拥而上的热门片,但是获得世界上著名重要的奖项,而获奖者是可以追赶李安的大陆背景女士并且此前获得大肆宣传和吹捧,在大陆恐怖的爱国渲染氛围下,即使有百万人掏钱进影院也有可能。至于美国影视界游说大陆的助力,一直致力推动的美国著名制片人芬顿已经出书明言,为了美国片登陆,好莱坞是中共要什么就会喂什么。芬顿唯一感到不满甚至威胁的,是中共对影片内容的要求和限制已经超出了在大陆的审核。什么日本、韩国、欧洲甚至美国,中共也要求影片上映时的内容一如在大陆上映,也就是经过中共审核的内容。但是芬顿依然认为,只要这种审核仅在大陆就没有问题。

 

赵婷导演的《无依之地》(又译《游牧人生》),连获世界级电影大奖,包括金球奖最佳导演奖、戏剧类最佳影片奖。

而在大陆,热切期盼赵婷影片热播的、赵婷非富即贵的亲属关联圈自然不在话下。只要看宋丹丹喜形于色的网帖便可知,他们对此片登陆有多热切期待。赵婷亲友圈在大陆的能量不容小觑,她的亲生父亲退休前是北京首都钢铁公司总经理,这在中共的官衔体系内属于副部级以上;赵婷的继母宋丹丹在大陆演艺圈浸淫数十年;而宋丹丹的哥哥十多年前已是山西副省长。这说明赵婷亲属在大陆官僚圈和演艺圈,全应该有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和能量。当然,如果牵涉到中共视为生死线的政治问题,这些亲属圈不要说为赵婷走关系撬大门,纷纷撇清自保全怕是还唯恐来不及。问题是赵婷无非说了几句实话,大陆的民族主义情感不过是恐惧促成的煽情,社会尚难面对才形成小粉红喧嚣的佐料,中共只要政治考量利大于弊就可能对此无视。

对中共来说,赵婷还是有些可用价值的。赵婷已是华人继李安之后最具世界影响力的导演,而且随着国际演艺圈的热捧,更多奖项乃至奥斯卡的获得可能,使得赵婷在世界影视界影响正在上升。中共对有影响力的名人尤其世界名人,一贯以名利和各种蛊惑为其所用,对世界名导李安就曾千方百计笼络,奈何李安台湾导演的标记始终鲜明,终于成不了中共宣传统战的棋子。但是赵婷的大陆经历和亲属背景,无疑对中共一尝多年的心愿具有更强的吸引力和它们认为的可能性。再有赵婷所拍的《无依之地》,也是中共喜爱、符合政治宣传的上佳材料。“无依之地”讲述美国社会的边缘人人生家庭巨变和工作丧失后,四处游荡以车为家的落魄艰辛生活。作品讲述美国暗淡生活的一面,又获得世界重要奖项的背书,这是中共宣传美国阴暗最需要的。

至于赵婷网上言行在大陆掀起的谴责愤慨,其实对于操控舆论已入化境的中共而言,实在不过小菜一碟无需过多在意。毛泽东横行大陆时的 “白专”是类似反革命的大帽子,但是陈景润被国际数学专家称赞说是推动了哥德巴赫猜想的大山,社会上就曾流传出是典型“白专”说法,江青对此声色俱厉的训斥:谁如果攻击陈景润是“白专”,那他就是现代汉奸反革命。于是大陆舆论瞬间全变调,为陈景润赞美歌。可见,那些义愤填膺不过是些喧嚣的泡沫,中共施压或是编点应景的段子便会烟消云散。所以赵婷的《无依之地》还会否在大陆通演完全与今天大陆社会的公开谴责之声不相干,而要看金钱利益、政治相关各方如何出招博弈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