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黑:一个中国的缅共女兵 

—缅共女兵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缅甸军事政变昂山素姬被软禁,中国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联手否决了美国等西方国家提出的谴责缅甸军政府的提案,缅甸民众上街抗议,军政府断网镇压升级,最新消息周末发生的流血镇压已经导致18名抗议者丧生40人受伤,缅甸未来局势演变动荡不安,走向不明。

缅甸,与我的老家云南接壤,历史上交往频繁关系密切。云南与缅甸接壤的两个地方西双版纳和德宏我都去过。我到过德宏瑞丽,曾经站立在只有一河之隔的瑞丽一边的边境口岸,眺望对面的缅甸山川。印象最深的是那条隔界河太窄水太浅,非常容易跨越。

从最近的缅甸动荡局势,想起了曾经有一面之缘的缅共女兵梅。

1978年刚到北京读书时,在李伯伯家碰见过一个比我年龄大几岁来自四川的女性梅,她当时是北京邮电学院的工农兵学员。李伯伯把我介绍给她时说,这是某某(姐姐名字)的弟弟。以后听说梅是姐夫父亲介绍去李伯伯家的,她曾经是缅共游击队员。

在凤凰卫视看过中国知青参加缅共游击战争的访谈节目,以为梅也是以知青身份跑去当缅共。以后问了姐姐姐夫,查了些网络资料,才知道她的故事比知青当缅共复杂得多。

共产主义从一开始,就是世界性的革命理想。马克思讲过,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毛泽东时代,从大力批判“三合一少”(对帝国主义和,对修正主义和,对各国反动派和,支援世界革命少),到1965年人民日报文章《人民战争胜利万岁》提出农村(亚非拉)包围城市(欧美)的世界革命战略,一直坚持解放全人类的革命理念,力图把共产红色革命实践推行到周边国家去。最出名的是红色高棉,其次就是缅共游击战争了。

上世纪50年代末期,德钦丹东领导的缅共武装,由于不抵缅甸奈温政府的军事打击,退入到了中国境内。中国政府把其中的克钦族大多安置在了贵州,而缅族则大多安排在了四川省。他们中的许多人在中国住了近十余年的时间,并在中国政府里担任一定职务,有的还与中国女性结婚生子。梅的单身母亲就是在这个时间段里,带着梅和弟弟嫁给了安置在四川的一个缅共中央委员。

文革开始后,毛泽东的世界革命理念发展到了极致,当时中国被称为世界革命的井冈山,为了支援世界革命,推翻缅甸反动派,1969年3月,原分散在贵州、四川的原缅共人员,在中国政府大力援助下,迅速集中受训,被配备了当时最先进的武器,首先打回缅甸果敢地区,并接着重新占据缅甸北部大片土地。梅和弟弟,跟随母亲和继父回到了缅甸。梅的继父当时是缅共东北根据地某县县委书记。梅跟随父母参加了游击战争,她十几岁时就身背电台跟随部队在深山老林中行军打仗。嫁给缅共干部的四川女性不只梅的母亲一人,最有名的一个名字叫黄文兰,当过果敢县委书记。

70年代,缅甸共产党的武装斗争进入到一个高潮期。在整个70年代,缅甸国内最大的一支反政府武装就是缅甸共产党与人民军。缅共控制了萨尔温江以东的大块土地,在萨尔温江以西,也建立了根据地。它的势力范围,北边是几乎所有的缅中边界地带。往南走,它的势力范围已达缅老边境,在缅泰边境的莱朗等地,也有缅共的正规武装与游击队。其鼎盛时期,缅共控制了近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50-200万人口,武装力量达到近3万人。

梅的母亲可能考虑两个孩子都被她带出国参加缅共游击队可能有点欠妥,就想方设法把女儿梅送回中国。姐夫父亲与梅的母亲是四川同一个县老乡,他接受了梅的母亲的请托,帮助已经到缅甸参加了缅甸共产党游击队的梅,顺利重新回中国设籍生活。梅在文革结束前被推荐上了北京邮电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广州邮电系统工作,目前听说在香港。

而参加缅共游击队搞世界革命的梅的母亲和继父以及弟弟以后的结局就比较悲惨。

中国文革结束后,对外革命外交政策急速调整,停止了对缅共的支援,缅共迅速瓦解。

缅甸共产党发动的革命,其实质不是什么阶级斗争,而是基于民族冲突。

以下缅甸地形图显示,缅甸国土呈现马蹄形状:中间绿色部分,为主体民族缅族居住的伊洛瓦底江平原低谷富饶地带,而东西北边缘黄色部分为少数民族居住的贫穷落后山区,黄色东北部分与中国云南接壤,缅甸共产武装革命就是以背靠中国云南省的东北地区为革命根据地。这些地区居住的都是缅甸少数民族克钦族,佤族,果敢人等等。

缅甸地图(网络图片)

缅甸共产党的领袖人物都是缅族知识分子,但他们宣扬的共产革命理念在主体民族缅族中却没有号召力,因为缅族居住地区自然资源富饶,生活富裕,没有人会愿意革命动乱。而居住于山区的少数民族,则长期以来就与居住于平原谷地控制着中央政权的主体民族缅族矛盾很大。缅甸共产党在东北山区少数民族地区发动革命,正是居于这种民族矛盾,由此造成这样一种奇特现象:缅甸共产党武装的基层干部和战士都是少数民族克钦族(中国的景颇族),佤族,果敢人(缅甸汉人),和中国知青等等,但高级领导都是清一色缅族。

因为东北根据地地理位置背靠中国,缅共武装很容易就直接取得了中国军事援助当然有包括财力物力的援助。整个缅甸共产党的武装斗争完全依赖中国巨大的革命援助。

这样的革命,其基础非常脆弱,当中国文革结束,为了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不得不停止对缅共武装斗争的支持后,缅共共产革命马上土崩瓦解。

1979年底,中共中央召见了缅共领导人,宣布了中方的决定:给缅共5年的过渡期,从1985年1月1日起,中国将全部中止对缅共的援助。那些当年嫁给缅共高级干部的中国女性,纷纷提出离婚。紧接着,那些背井离乡出境参加缅共的中国知青们,也纷纷打点行装开始回国。据说一时间,在中缅边界上,一片丈夫送妻子儿女过境的悲哀哭泣场面。缅共东北军区赵云(取中国名字的缅族)旅长在送走中国妻子后,抱着一捆TNT炸药轰然炸死了自己。网上有这样一段描述和议论:“接着,接二连三的自杀枪声,在东北军区根据地响起。……在那段阴暗的日子里,有多少人自戕而亡啊!他们跟随缅共浴血苦战,盼望着有朝一日解放全缅甸,荣登执政者的宝座,但是理想竟像泡沫一样破裂。一切只是一场虚幻的梦!”

梅的母亲继父和弟弟最后都回到中缅边境中国一侧,生活主要依靠微薄的社会救济,梅经常给予他们经济帮助,这是我听到的最后的信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WANWEI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