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美会谈 杨洁篪“哀怨”发言打脸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为期两天的中美外交官在阿拉斯加的面对面会谈已于3月19日结束。中共官媒对中共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的相关谈话报导可谓喝采如潮。

与此同时,人民日报微博亦火速制作了宣传图片“两个辛丑年对比图”,分别是1901年《辛丑条约》签订的照片,以及这次美中高层对话的照片。其实,这并不是中共第一次拿辛丑条约事件来制作“中美百年对比图”在宣传口放送并煽动民族情绪。

距今3年前,时值中美贸易谈判2018年5月21日,中共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转发一张“中美百年对比图”,图中把中方官员在美国国会山开会照片,与1901年清朝签订《辛丑条约》著照片放在一起对比。只是,共青团这张图片发出不久随即遭踢爆造假之处,即图片左侧确实是中方谈判团队,只是右侧图片中一排“白发苍苍”的是美国议员,根本不是美方谈判代表。

不论是“中美百年对比图”,还是将美中贸易战比为鸦片战争,中共是有借此暗讽欧美列强今日国力正在下坡,但事实上,这也反而显示了中共就像满清灭亡前夕一样,仍然希望依靠“民气可用”来面对“全球反共”趋势日益增强。

就像今次会谈,杨洁篪回应美方的一些发言,乍听霸气,细听哀怨,例如这一句:难道我们吃洋人的苦头还少吗?而且打脸中共自己,就以鸦片为例,难道中共产销鸦片对中国的毒害还少吗?

不容中共否认的相关史料很多,如台湾中央社曾报导,台湾法务部调查局特藏室保存“中国共产党在抗战期间之整个阴谋”书册,是18集团军所属党支部书记李法卿亲眼亲耳见证实录供述的。

据披露,毛泽东于1940年对18军团内部机密指示,以“7、2、1”策略,虚委应付对日抗战、7分壮大实力之事实,及中共于1931年起,为吸取民间财源、扩充武力,不惜于陕、甘、宁、绥各省大面积种植制造鸦片,戕害人民健康,人民公社时期甚至还以集体制毒、贩毒方式外销世界等。

在调查局特藏室收藏“共匪种毒地区分布图”中,可见当年中共种植鸦片重点县,遍布中国大陆各省分、甚至远达新疆与西藏。

特藏室收藏当年中央缉毒团调查,除种植鸦片面积与数量一清二楚,还详细解释鸦片由来与去向。例如罂粟花怎么取得?这份调查指出,当时中共曾跟日军勾结以取得种子,然后再自己培养逐步扩大种植面积;且当时规定边区人民不得吸鸦片,其目的也是要确保鸦片能往外卖。换言之,当年边区的“后勤支援”,意味着没有跟日军交战,主业是种毒、贩毒;这也是毛泽东多次在接见日本人时,主动表示很感谢日本侵华战争的主因,战争让共产党得以喘息并壮大,最终叛乱、喧宾夺主、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针对杨洁篪所说“难道我们吃洋人的苦头还少吗?”,有的网友认为听起来像个“怨妇”,也有的嘲讽诠释,是在说党官权贵吃拿美国绿卡、民主自由、言论自由的苦。

距今10年前,曾被央视报导引用《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的数据透露,中国部级以上官员(含已退位)的第二代有75%拥有美国绿卡或公民身份,第三代拥有美国公民身份者更达到91%以上。这些人选择移民的主要原因是:方便子女教育、保障财富安全、为未来养老做准备。

去(2020)年7月,美国禁止中共党员入籍消息一出,移民律师表示,中共党员想拿绿卡,只有退党一途。Google搜寻引擎上“退党”(简体字)关键字搜寻量暴增,其中搜寻“如何退党”大增150%、“退党流程”飙升120%,显示很多中共党员还是很想“投奔”美国。

近十多年,随着《九评》的发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国网民很多人很清醒的说,中国人民最大的苦难就是中共窃国。至今中国人还在吃中共集权统治的苦。所以,中共战狼式外交辞令最终打脸自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