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对亨特·拜登调查为何还没结束?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Cates撰文/姬承羲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过去几个月里,我看到的大部分媒体评论都是这样的论调,不管是达勒姆的特别顾问办公室(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是由前司法部长巴尔任命的特别检察官,对通俄门源头进行调查),还是联邦针对亨特·拜登的税务调查,都不是真的。

权威人士和评论员们都言之凿凿,说这些调查都不可信;即使确有其事,也早就被政治阴影笼罩。

如果确如这些人所言的,它们打一开始或者自开始后不久就变成了虚假调查,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乔·拜登总统已经稳妥地入主白宫,那就没有任何理由再装佯要发生什么事了,可为什么这两项调查还在进行呢?为什么它们还没被叫停呢?

与大多数媒体的断言恰恰相反,我倒是相信,这些正在进行的联邦调查是真实的。

在大选期间对总统候选人的家庭发起联邦调查,这在政治上是非常敏感和棘手的,尤其如果这个候选人还碰巧在大选中获胜,就任了美国总统。所以,到目前为止,着手调查亨特·拜登的探员和官员们都可以说是非常专业的。

他们从没向媒体透露任何调查细节。即使是2020年10月,《纽约邮报》爆出了电脑门事件以后,在媒体的穷追猛打之下,他们也什么都没透露过。

尽管在电脑门事件被爆出后,媒体知悉了针对亨特·拜登的调查,但在过去的四个月里,没有一家媒体能从FBI那里套出任何内情。

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现在,再让我们看看另一项被认定为虚假或者装腔作势的调查。

一个特别顾问办公室(special counsel’s office, SCO),能自行起草和解封起诉书。它独立于司法部行事,有自己的检察官进行调查和起诉。坦白地说,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有这么多媒体记者和专家们好像都不明白这一点。

很多人对SCO 有一种错误的理解。他们认为,尽管SCO 可以进行独立调查,并且针对目标进行立案。但是,一旦SCO 推进到刑事诉讼阶段,总检察长和司法部就会突然插手接管,对特别办公室的起诉意见做出批准或否定的决定。

这种理解大错特错。

试想,如果一个SCO被任命,调查某些前司法部高级官员的犯罪行为,并且想要推进对一名或多名前官员的诉讼,但却被总检察长拦住了,那将会是史诗级的重大政治丑闻。

这样的丑闻,会直接让那个总检察长,因为妨碍司法公正而面临弹劾。

好像都没有人记得,穆勒的特别调查行动,最后是如何极不寻常地收尾的。

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最终拒绝做出决定,时任总统唐纳德·川普是否应被指控妨碍司法公正。穆勒自己没有下结论,而是将决定权扔给了司法部、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和副检察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

因为穆勒和他的独立检察官团队,拒绝就是否起诉做出决定,巴尔和罗森斯坦都曾公开表达过意外和失望。

无奈之下,巴尔和罗森斯坦只好替穆勒做收尾工作,做出了撤销起诉的决定。

然而,在穆勒调查和这些轰动性的公众事件仅仅过去两年之后,媒体似乎集体失忆了。

我确信,达勒姆会向巴尔和现在的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通报工作进展。但是,向人汇报工作进展和征求许可根本是两回事,如果媒体能停止混淆这两者,就太谢天谢地了。

如果认为,达勒姆在执行每项独立起诉之前,其起诉意见都必须得到加兰德的首肯或反对,这种想法根本就是荒谬的。

可是,很多人都被这么误导了。

这种理解是错的。

种种迹象表明,达勒姆不会成为穆勒二号。而且我相信,他也没有计划,要将任何起诉意见丢给司法部,让加兰德来替他做决定。

与对拜登的调查一样,自去年11月达勒姆特别顾问办公室正式成立以来,尽管过程中不断扩充检察官人数,但至今,没有哪位记者能从那个办公室里打探到任何消息。

在我看来,这种沉默令人信服。尽管这种沉默似乎在告诉很多媒体,达勒姆调查不是真的,但我从这种沉默中看到的却恰恰相反。

调查不仅是真的,而且达勒姆还在继续。

原文:Why Haven’t the Durham or Hunter Biden Investigations Ended Ye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布莱恩·卡茨(Brian Cates),是南德克萨斯州的一位作家。他著有书籍《没人问我意见……但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读者可通过Telegram账号t.me/drawandstrikechannel联络卡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