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身是客?清朝官员入梦办公 率军克敌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2日讯】从古至今,梦境和人体奥秘是个探索不尽的话题。当人的肉身睡觉时,人的元神有时会自由活动,远远拓宽了视野和空间范围。当进入睡眠状态时,人想像不到的,元神在另外空间,会做出迥然不同的事。

清朝时期,有位官员名叫闵希濂,字一瀛。他和学者俞樾是甲辰年的同乡同举人。

闵希濂曾说,有一年夏天,他在书房读书,因感到疲倦,于是就小睡一下。梦中,有人持著名片相请。闵君就随之来到一个地方,但见宫殿高耸巍峨,兵卫森严地排列着。他登上台阶,看见大堂上坐着二人穿着古代衣冠;还坐着二个人则穿着清朝衣冠,他们都是面南而坐。两旁还坐着十多个人,惟独末座还是空着没有人坐。

先前持名片的人带着闵君登上大堂作揖三次,坐着的人也都起身回礼。然后,那人带着闵君来到空着的末座,说:“这是您的座位。”

不一会儿,有差吏拿来许多文书和笔墨,分别授予两旁的坐者,而闵君也得到一卷文书。文书卷首写着“吏部天官增减司闵”八字,卷尾也是这几个字。差吏请闵君在卷首的“闵”字下写一个“奉”字,然后在卷尾“闵”字下,写一个“行”字,但文书中间所写的具体内容,就没有展开让闵君阅读。写罢后,差吏就把文书都拿走了,坐者也都各自散了。先前持名片的人又带着闽君来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三间房屋,门额写着三个字“增减司”。持名片者告诉闵君说:“这是您的办公官署。”然后送他出门后,闵君人这边也醒了。

从此,闵希濂常常在梦中到“增减司”办公。在文集记载中,并没有介绍“增减司”的职能。不过在民间传说中,城隍神所辖二十四司,其中包括功过司、瘟疫司、罚恶司、赏善司等等。笔者推测,增减司或许是神明考核人的品行,从而予以增减人的寿命、福禄的地方。

每次闵希濂到“增减司”办公结束后,就从梦中醒来。闵君不太对外人说这些事,惟有他亲近的人听说过一些。到了咸丰末年,江南大乱,镇江府城被反对清廷的敌军攻破。闵君当时寓居上海。

有一天,闵希濂梦到有一位伟岸的大丈夫前来拜见,和他商量如何攻克敌军,收复镇江一事。闵君说:“我是一介书生,不熟悉军旅事务,要怎么办才好?”那人说:“行军贵谋不贵勇,请您不要推辞。”说着,进来几位将领,都穿着戎装,向闵君请命:“我们应从哪座城门攻入?”闵希濂在梦中直率地对他们说:“从东门入。”这些将领异口同声地回答:“好!”一会儿,闵君在梦中也身着戎装跟随众人而行,拔旗斩将,奋勇杀敌,大捷而还,而实际上他的肉身还躺在上海客店里。

尽管人世间的身体是在沉睡着,但是闵希濂参战醒来后,觉得全身疲惫不堪。他静静地躺了三四天,休息够了才起身。不久,就听到传来大清官军收复镇江的消息。

大清收复镇江后,闵希濂不再做梦到“增减司”办公。后来,闵君成为石门教谕,寿终于官任上。除了梦境奇异之外,他的其它方面生活都和寻常人一样。

南唐诗人李煜有一首词《浪淘沙令》,其中一句是说“梦里不知身是客”,只是在迷梦中才忘掉自身是羁旅的客人。人的肉身像是元神寄宿的客店,暂时栖居在此。当肉身睡着时,元神离体自由活动,看上去和人间的那个“我”长得一模一样,却做着不同的事情。

闵希濂的肉身在睡觉,他的元神是在哪个空间办公、在哪儿率军克敌?他在梦中率军杀敌,这边的肉身也疲惫不堪。梦中克敌,现实也收到了克敌的好消息。二边时空如何产生了影响?奇梦奇闻的背后,引申的话题,等待人们的探索。@*#

(据《右台仙馆笔记》卷08)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