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平等法》将给美国带来不平等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Steve Marshall撰文/慧婕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们的共和立宪制是建立在人人平等的主张之上的。最近在美国众议院已通过并交由参议院审议的、以奥威尔笔调(Orwellian)命名的《平等法》(Equality Act)的支持者声称,他们的法案保护了这一基本的美国理念。但是,实际上,这项立法将给美国人带来不平等,包括为最弱势群体服务的小型企业和基于信仰的非营利性组织。

就像在州和地方各级制定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法律一样,《平等法》将惩处那些乐于为所有人服务但拒绝表达违反其宗教信仰信息的创意专业人士。

在2018年,我有幸遇到了这种法律的最著名的受害者之一:科罗拉多州极品蛋糕店(Masterpiece Cakeshop)的老板杰克·菲利普斯(Jack Phillips)。对他充满敌意的州政府官员在法院对他的案子缠讼多年之后,他刚刚在美国最高法院上诉中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最高法宣判,科罗拉多州政府因为杰克在生活和工作中一致持有的基于宗教信仰对婚姻的态度而错误地惩罚了他。

杰克乐于为所有人服务,就像任何创意专业人士一样。但由于有悖于他虔诚的信仰而拒绝表达某种信息或庆祝某种行为。为此,科罗拉多州政府官员试图利用该州的反歧视法来惩罚杰克,而《平等法》将导致为联邦政府对每个州的创意专业人士采取同样的制裁行动而开绿灯。

惩罚有信仰的人恰好是违反人人平等原则的。平等要求所有美国人享有其第一修正案所规范的全范围的自由。尊重真诚的意见分歧至关重要。政府既不应该强迫追崇堕胎的平面设计师为“生命之游行”创作其宣传艺术品,也不应该强迫有才华的民主党人必须为共和党候选人撰写演讲稿。

同样,政府也不应强迫像杰克这样的艺术家违反他们关于婚姻的宗教信仰。实际上,所谓的《平等法》将剥夺宪法保护的美国人自由,从而破坏平等。

运用这类法律去针对基于信仰的非营利组织的事实非常明显。去年11月,最高法院所审理的“富尔顿(Fulton)起诉费城案”就是这一类案件。该案中,政府官员试图禁止天主教社会服务机构(该机构由费城罗马天主教大主教管区经营)提供儿童庇护,原因就是它的宗教信仰。

我代表阿拉巴马州参加了本案的法庭之友诉状,主张保护基于信仰的专业服务人士,因为只有当政府能确保专业服务人士的多元化时,才能更好地为儿童,亲生父母,以及收养家庭提供服务。而依据《平等法》,渴望找到永久住所的儿童将受到伤害,亲生父母寻求享有共同信仰的养父母的机会将被剥夺。

没有人真正能从这种政策中获益。

当我们努力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和经济衰退的挑战时,很多的慈善机构已经在苟延残喘,使得那些受虐待者,毒瘾者,饥饿和无家可归的人处于更加糟糕的状态。我可以自信地说,阿拉巴马州的人民,他们不希望这个问题被那些华盛顿权力利益者企图关闭曾经持续为我们社区服务的宗教慈善机构变得雪上加霜,使那些迫切需要他们帮助的人变得更加不堪一击。

在我们的历史中,美国人经受了对其第一修正案权利的诸多威胁。然而,今天,这些自由的权利似乎正面临着整个社会的前所未有的攻击,从国会大厅到硅谷的董事会会议室,科技寡头们渴望着政府官员伙同宪政体系联手,并随时准备操起手中的武器配合他们毁灭美国人民的天赋人权。

我们的政府不能忘记其职能是保护这个国家所有公民的自由,而不仅仅是目前在精英中流行的那些信仰。

立法者应该注意:历史从来没有善待过那些企图否定美国第一修正案自由的人。当前,没有一部法律能比《平等法》对第一修正案自由施加更多的暴力了。我鼓励参议院采取相应行动,并投票将这项立法置于其所属的历史垃圾箱中。

原文The Inequality Ac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史蒂夫·马歇尔(Steve Marshall)是阿拉巴马州的司法部长。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