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是朝鲜核问题的症结所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拜登政府的对朝政策“即将完成”;而中美高层会谈后,布林肯称中美双方在朝鲜议题上“存在利益交集”,表明其在朝鲜核问题上仍将寻求与中共合作。但是,朝核问题之所以产生,之所以多年来难以解决,主因恰恰在于金氏政权与中共的“唱双簧”,寻求与中共合作解决朝核问题,岂不是缘木求鱼吗?

本文首先强调一点:不能从美国人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去分析中共的动机和行为,而要循着中共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去理解它的重大决策。

以朝核问题为例,从客观性上讲,中美的确“存在利益交集”,因为朝鲜发展核武对中国也是一大现实威胁,所以“朝鲜半岛无核化”也是纸面上的中共对朝政策的主要目标;因此,许多美国人想当然地以为,既然中美有共同利益,那我们不就可以不携手而行吗?但是,这正好是中共设的陷阱——类似于“苦肉计”:为给美国树立一个持久的难缠的对手,中共不惜牺牲本国利益,全面援助金氏政权,助其发展核武、导弹(2017年9月18日《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的“美国情报机构称朝鲜火箭燃料来自中俄”一文,予以部分证实)。

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中共却有自己的逻辑:为达目标,不择手段。中共的终极目标来自于马克思主义的“解放全人类”(其当代表述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分别于2017年、2018年写入中共的党章和宪法);美国被认为是其达成其目的的最大敌人,战胜美国就成为中共的长远战略目标(这就是中共“两个一百年”目标中的2049年“建成社会主义强国”的真实含义),前美国联邦政府官员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2049百年马拉松:中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一书对此有精彩阐述(川普赞誉白邦瑞为中国问题的主要权威)。

由此,我们不难发现,中共并不以中国利益为攸归,而是有其独立的自身利益,中共之统治中国,不过以之为其实现自身目标之跳板;所以,中共没有任何道德底线,随意蹂躏中国之人民,饿死数千万人也要搞“两弹一星”,毛泽东的不怕打核战争“死3亿人”的言论和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战略准备,实在使人不寒而栗。

因此,对中共而言,支援朝鲜发展核武、导弹,与金氏政权“唱双簧”,以此牵制美国,是个极自然的政策(苏联在1950年代也曾向中共提供核技术);虽然,对美国和国际社会而言,这是非常荒唐和恐惧的事情,因为国际社会已经建立了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为中心的防核扩散体系,并竭力推行。

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决朝核问题,美国固然须盯住朝鲜,但更须盯住中共。

第一,无论中共如何鼓噪,美方都须坚持“无核化”目标。如果认为朝鲜核武已不可逆转,而将目标转换为朝鲜核武不扩散,则朝鲜核武将是美国永远的威胁。当前,朝鲜核武已是美国的一个现实威胁。3月16日,美国北方司令部司令、空军上将范赫克(VanHerck)警告说,朝鲜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开始测试一种“改进的”洲际弹道导弹。美方估计,朝鲜拥有15至60枚核弹头;此外,朝鲜还拥有日益多样化的弹道导弹,其中一些的射程范围可能涵盖了美国本土的任何地方。

第二,汲取川普政府对朝政策的成功之处:把中共和朝鲜捆在一起,只要金正恩闹事,就不仅对他极限施压,也对中共极大施压;同时,直接与金正恩打交道,不让中共做中间人从中取利,使中共面临出局的危险。美方尤须提防和破解中共打朝鲜牌。中朝勾结的一个最新事件是,3月22日,在“习近平和中共中央指派”下,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在北京会见了朝鲜驻华大使李龙男,两人分别转达了金正恩和习近平互致对方的口信,重提“朝中友好关系”等。美方要审慎以待。

《九评共产党》有句名言:“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在朝核问题上,尤其如此。美方的对朝政策制定,不可不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