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边境大开是在冲击常理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Frank Miele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天经地义的……”

人类自由进程中最伟大的宣言之一就此问世了。透过这句最强音,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向英国国王、议会乃至整个根深蒂固的精英阶层发起了挑战。直至其时,统治阶级仍然凭借教育、传统和财富等手段,牢牢掌控权力。

杰斐逊坚称,必须作出变革。杰斐逊高呼人人生而平等天赋人权等真理是“天经地义”的,从而把平民百姓从长久以来的压迫枷锁中解脱出来,他们再也不必如奴隶般听命于“上级”。

一言以蔽之,美国民主的精髓,就在于其建立在“常理”基础之上。“常理”不止是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的名著书名,更是这个概念本身。美国人民发现,造物主赋予他们力量以完成任何使命,迎接任何挑战,面对任何压迫。民众可以独立思考,这就是关键所在。

由于杰斐逊以及其他开国元勋们表达了这个革命思想,人民赋予他们进行革命战争的权力,他们的权力“来自民众的授权”(正如《独立宣言》所言)。

在过去的245年里,正是这种授权构成了我们民主的根基,但这绝不是理所当然。杰斐逊认为:“各级政府一旦破坏这些宗旨,人民就有权利改变或废除现有政权,建立新的政权;在这些原则下奠定基础,以这种形式行使权力,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实现人民安全和幸福。”

杰斐逊告诫人们不要轻易更换政府,这是正确的,但我们亦须对根深蒂固的权力持谨慎态度,并要追问,一个对本国公民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权等产生敌意的政府,是否会侵蚀民众的授权。在当今美国公共政策的许多层面,常理似乎已经被学说和教条所取代——这种状况非常危险,尤其是当人民受过足够教育,能够用事实反驳学说的时候。

这种冲突自然会导致对民众授权的严重违背,因为不能相信政府会说真话的人民最终会质疑这个政府的合法性。自1787年宪法修正了最初的联邦条例以来,这种违约的剧烈程度是前所未有的。

不久前发生的选举合法性争议表明,民众的“授权”正在受到严峻考验,这种考验也同样发生在关于变性、枪支管制和言论自由等议题的政策辩论中。最明显的例证莫过于拜登政府怪异地坚持认为,边界就像它口中的性别概念那样,是流动的、易变的,而且显然是完全可塑的。

边境大开对民众和政府之间的社会契约构成了根本威胁,因为民众得不到保护。人民应该效忠政府,同理,政府也应该效忠人民。这里指的人民,不是无界限的人民,也不是全世界的人民,而是全国的人民。保障本国人民的“安全和幸福”必须是任何政府的指导原则;然而显然,美国政府有意对大量非公民涌入美国视而不见,这是对人民健康和安全的直接威胁。

罗伯塔‧雅各布森(Roberta Jacobson)曾任美国驻墨西哥大使,现任拜登总统的“南部边境协调员”,上周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称,政府此举是为了“改革我们的移民制度”;其实她还不如据实以告,此举是为了从根基上改变我们的国家。

雅各布森称:“我们不能只是废除上届政府四年的工作。”但看起来这正是他们当前所为。川普(特朗普)政府孜孜不倦地努力阻止非法移民,而拜登团队却在铺设红地毯张开怀抱。边境墙?停止建设。“留在墨西哥”政策?终止。抓捕后释放?恢复。一车接着一车的非法移民分流至全美各地,其中许多人甚至携带着新冠病毒(COVID-19)。

雅各布森还说,美国正在向中美洲国家投资数十亿美元,期冀这些国家条件能够得到极大改善,可怜的民众不再背井离乡、长途跋涉、闯美入境。这位大使声称,这些资金注入将解决非法移民问题的根源,她说,这些根源是“腐败、暴力和因气候变化而加剧的经济破坏”。

的确如此吗?

向危地马拉、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等国的贪官污吏输送40亿美元就能减少当地腐败?何以至此?我们的美钞可以帮助结束这些国家的暴力?好吧,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花40亿美元来终结芝加哥的暴力事件?在那里,民主党执政导致2020年枪支暴力和谋杀案增加了50%。

这种政策主张反映了一种脱离常理的乌托邦世界观。雅各布森认为生活条件“迫使”人们移民,而常理却提供了明确的证据,证明几十年来美国的政策起到了吸引移民的磁铁效应。

她的新闻发布会所言显示,这些政策显然不会趋好,形势只会变得更加糟糕。我们将“重新审视庇护流程,确保公平和效率”。根据雅各布森的说辞,一切政策实施都应该“为家庭提供希望”,但不是美国家庭,而美国民众将为此买单,很有可能薪资下降或者完全失业。

这些政策绝对是自相矛盾、无稽之谈。雅各布森一方面告诉公众,拜登将努力寻求“扩充进入美国的安全和合法途径”,另一方面却“希望明确”,美国政策无意“建议任何人进行危险的旅行,试图以非正常方式进入美国。边境没有开放”。

我想,拉美人越过边境流入美国的视频只是右翼阴谋论者“匿名者Q”(QAnon)或政治说客罗杰‧斯通(Roger Stone)的深度造假产物而已,其惯常伎俩就是选取最理想的保守派替罪羊!。

雅各布森甚至抱怨墨西哥人口贩运集团故意误导移民,以为美国边境开放。同样,这种抱怨——代表了美国政府的官方立场——违反了常理,即托马斯‧杰斐逊承诺美国宪法保卫美国。任何看过上周边境视频的人都清楚地知道,边境处于开放,危机真实存在。这些事实是众所周知、无法掩盖的。

但拜登团队并未看清这些。与前任川普总统的“美国优先”政策相对,当前联邦政府志在为外国公民的“希望和梦想”承担责任。不仅如此,即使损害美国民众利益也在所不惜。

别忘了,民主党还计划大赦多达二千多万非法移民。此举相当于给我们国家增加了10倍于蒙大拿州的人口,实质上意味着蒙大拿州以及其它地方的选民将沦为二等公民。如果我们的民选领导人可以为所欲为,通过大赦或削弱选举规则等手段,致使选民门槛降低,重设新的选民体系,从而稀释美国公民的选票,那么,民众的授权只不过是一个廉价的马戏团把戏而已。

美国人民的耐心正在经受考验。常理会最终胜出吗?还是为时已晚?

刊自RealClearWire。

原文Open Borders: An Assault on Common Sens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弗兰克‧D‧米埃勒(Frank D. Miele),蒙大拿州卡利斯佩尔市《湖际日报》(the Daily Inter Lake)退休主编,是政治新闻网站《真清晰政治》(RealClear Politics)专栏作家。他出版的新著是《我们何以至此地步——左派的宪法攻击》(How We Got Here: The Left’s Assault on the Constitution)。关注方式:脸书账号:@HeartlandDiaryUSA,推特或Parler账号:@HeartlandDiary。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